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你带孩子先走
    对于董事长的事,沐语蝶在沈嫚妮面前只字没提。

    “嫚妮,要不一会一起吃个午饭吧?”

    沈嫚妮正要答应,可身后却有道声音传了过来,“恐怕不行。”

    两女同时扭头。

    打完电话的某人出现在她们的视线之中。

    “为什么?”沐语蝶疑惑道。

    李浮图看了眼沈嫚妮,“她得跟我出去一趟。”

    沈嫚妮同样不解:“什么事?”

    “刚才燕老哥打来电话,贾家来人了。”

    “燕老哥?”

    沈嫚妮皱了皱眉。

    这次不用李浮图开口,沐语蝶看了李浮图一眼,代为解释道:“他指的是燕东来。”

    沈嫚妮眼眸骤然凝缩了下,东海王的威名,她当然有所听闻。

    这个时候,她也无心去问这个男人和燕东来又是怎么认识的,皱眉道:“你指的贾家,是贾洪梅的贾?”

    李浮图点点头。

    这么多人在旁边,沈嫚妮也没再多问,看向沐语蝶歉意道:“语蝶,不好意思……”

    “没事,既然有事,你们就先去忙吧。”

    沐语蝶善解人意笑道。

    沈嫚妮点点头,然后和崔梦涵道了声别,随即和李浮图转身离开。

    目送两人离去,崔梦涵缓缓道:“沐小姐,你和沈小姐之间的感情还真是让人羡慕。”

    沐语蝶轻轻笑了笑。

    崔梦涵扭头看了她一眼,眼神闪烁。

    她是个女人,而且年纪轻轻能在尔虞我诈的职场混到这个地位,又怎么可能简单。

    有些心事,即使嘴里不说,但还是会从眼睛里跑出来,作为旁观者,崔梦涵看得更加清楚。

    她知道,沐语蝶肯定对那个男人心存好感,这点在慈善夜上她就看出来了,可今天看到沈嫚妮对那个男人的态度,她才觉得有趣了。

    都说红颜祸水,可蓝颜何尝不是?

    多少闺蜜因男人形同陌路甚至反目成仇,这在当下并不是稀奇事。

    娱乐圈里最出色的两位女星,目前好像也碰到这种困境。

    她们最终会走向何方?

    想想都让人期待啊。

    沐语蝶并没有发现崔梦涵饱含深意的眼神,等沈嫚妮和李浮图的身影消失后,她转过身:“继续拍摄吧。”

    ……

    走出海韵集团重新回到车内,四下无人,沈嫚妮才开口问道:“贾家的人来东海干什么?难不成是要给贾洪梅报仇不成?”

    不怪她有如此想法,李浮图逼死了贾家女婿,而且还把贾洪梅打伤,贾家会愤怒是人之常情。

    可作为当事人,不谈惊慌,沈嫚妮在李浮图脸上竟然连半点紧张都看不到。

    “你能不能用脑子考虑考虑问题?”

    李浮图摇头笑道。

    沈嫚妮皱眉,“你什么意思?”

    “如果贾家要报复,他们肯定会暗自派人趁我不备要我性命,怎么可能大张旗鼓的通知我?”

    沈嫚妮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那他们来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

    李浮图耸了耸肩,“我又不是神仙,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不过不管他们想干什么,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沈嫚妮犹豫了下,低声道:“你……不做做准备?”

    李浮图闻言一愣:“什么准备?”

    “你不会打算一个人去吧?”

    “不是你和我一起吗?”

    李浮图还没有领会。

    沈嫚妮沉默,最终开门见山:“再怎么说,贾家也是敌非友,哪怕现在在东海,你也应该小心谨慎一点。”

    李浮图看着她,突然不可抑止的笑了起来。

    他终于反应过来了,这娘们居然是让他叫人。

    见这家伙莫名其妙发笑,沈嫚妮蹙起漂亮的眉毛:“你笑什么?”

    “所谓上将伐谋,其次伐交,再次伐兵,放心吧,一切竟在我的掌握之中。”

    某人收敛笑意,一脸高深莫测。

    “你能不能不要故弄玄虚?”

    沈嫚妮紧紧盯着他道:“我知道你能打,可一块钢板能钉几颗钉?你就不怕贾家如法炮制拿你在南阳对付贾洪梅的那一套对付你?”

    “你觉得贾家这次是请君入瓮?”

    沈嫚妮毫不犹豫点头:“你不觉得你现在和贾洪梅很像吗?同样的骄傲。”

    不得不承认,沈嫚妮说得有几分道理,而且顾擎苍已经提醒过自己燕东来和贾家和秦家的关系,虽然可能性不大,但却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况且,以自己现在与顾家的关系,自己的存在,恐怕已经对燕东来产生威胁了。

    李浮图缓缓沉默下来。

    见这家伙似乎开始明白轻重,沈嫚妮不禁松了口气。

    “你现在不是战国会所的主人吗?你让他们来战国会所不就行了。”

    沈嫚妮思索了一会,建议道。

    闻言,李浮图哑然失笑。

    虽然沈嫚妮说得确实是个万全之策,战国是他的大本营,自然不怕对方整什么幺蛾子,可如果真那么做,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贾家既然都敢来东海,他还心怀顾忌非得在战国和人碰面,那外人肯定会觉得他贪生怕死胆小如鼠。

    虽然李浮图并不在意外人的眼光,但他绝不允许自己做出这么跌份的事。

    与黑手党斗,与古老财阀斗,与国际上那些悠久豪门斗,与圣殿斗,与各国顶级特工斗……多少次大风大雨他都闯过来了,现在难道还怕了一个贾家,或者一个燕东来不成?

    不管李浮图回国后如何锋芒内敛,他骨子里流的仍然是睥睨天下的血液。

    “如果我真的如你所说那样做,你难道不会对我感到失望?”

    李浮图笑问。

    沈嫚妮一愣,随即微微移开了目光,没有说话。

    不可否认,比起步步为营瞻前顾后的谋士,女人往往更青睐于无畏无惧一往无前的雄主。

    “就算贾家这次是请君入瓮,我想我不是贾洪梅,更不是那个薄情寡义的施宏毅。”

    李浮图扭过头,沈嫚妮正以为他要说什么气壮山河的豪言壮语的时候,只见这个家伙眨了眨眼。

    “到时候如果真的被你料中陷入了险境,我也肯定会为你争取一条活路,那时你千万不要管我,尽管带孩子先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