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我佛慈悲
    距东海三百公里外的金陵城。

    栖霞山。

    栖霞寺。

    作为四大名刹之一,江南佛教三论宗的发源地,一年四季前来栖霞寺烧香拜佛的游人络绎不绝。

    这个秋中的上午,一名身穿丝绸上衣的女子拎着个酒葫芦,徒步上山。

    有些女人不到三十岁就可以在脸上看到皱纹,可有些女人,却格外被时间眷顾,女子在豆蔻年华就脱颖而出让人迷恋的,只能说得上是倾城,却终究少了一分被岁月打磨出来的温润和成熟,能彪悍的打败时间依然容颜不老的女子,才当得倾国二字。

    这个女子显然就是如此,过往游人频频侧目,却没人看得出她的年纪。皮肤吹弹可破宛如青葱少女,可身上的气质却仿佛阅尽红尘。

    望着她,慕名而来的香客都不禁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们觉得无论岁月如何变迁,这个女人都绝对不会衰老,相反,会随着年龄的增加,而越来越诱人。

    吸引了无数关注目光的女子对周围的视线视若无睹,偶尔饮上一口酒,脚步却未曾停歇。

    就在她跨过山门的时候,栖霞山山脚出现了一对形象出众的男女。

    “听说过三论宗吗?”

    女子望着一眼看不到头的山道轻声问道,高挑的身材被素朴青衣所掩盖,一张素雅的脸蛋不染铅华,仿佛与俗世格格不入。

    “是佛教的宗派之一,渊源于古印度大乘佛教的观宗,三论宗以《论》、《十二门论》、《百论》为主要典据,由鸠摩罗什翻译,流传我国。实际完成三论一宗的大业者为隋代吉藏。该宗着重阐扬诸法性空的理论,也称法性宗。一切众生智能成佛,只因迷故,为无明妄想所蒙蔽,所以成佛与否,关键在于迷误。”

    她身旁的男子缓缓答道,有条不紊,面面俱到。估计一般的导游都没他这么博学。

    青衣女子也不惊讶,扭头看了他一眼,“难为你了。”

    她知道他是个无信仰者,来这里都只不过是陪自己罢了。

    男子摇头一笑,“姐,上山吧。”

    青衣女子点点头,拾阶而上。

    终究是千年古刹,底蕴幽深,越接近山门,一股庄严和厚重的气息便越加浓重。

    经过彩虹明镜,来到明征君碑前,两人顿住脚步。

    看着相传由唐高宗起草的碑文,男子叹道:“太平佛入世,乱世道下山,如果没有少林棍僧救唐皇的故事,恐怕佛家没有今日之鼎盛的辉煌。”

    从言谈来看,他对佛家似乎并不怎么尊崇。

    “各家各派理念不同而已。”女子神情平静,看了会碑文,随即迈步进寺。

    “姐,听说三叔曾经喜欢一个佛门女子,究竟是不是真的?”

    跨过山门,男子扭头问道。

    青衣女子看了他一眼,那双清幽的眼睛仿佛能洞察人心:“想问什么,你就直接说吧,我们是姐弟,在我这,你不用打什么机锋。”

    男子苦笑,“姐,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颜面?”

    女子默然。

    男子叹了口气,望着前方的弥勒佛殿:“三叔可真够痴情的,人都死了这么久了,却仍然念念不忘,甚至至今未娶。”

    青衣女子看了他一眼,“或许你以后碰到了真正喜欢的人,或许就能理解三叔的感觉了。”

    “姐,你可别诅咒我。”

    堪称南方天字号大少的年轻男子苦笑愈浓,“我宁愿一辈子遇不到喜欢的人,也不愿意像三叔那样悲苦。”

    女子沉默了片刻,轻喃道:“苦不苦,恐怕也只有三叔心里才知道。”

    “我倒是真的很好奇究竟是怎样的绝代红颜,能让三叔那样的人记挂了一辈子,可惜这辈子是无缘见识了。”

    男子摇头叹息,随即一笑:“不过在我看来,无论对方是如何的风华绝代,恐怕也和姐你差不多。”

    女子嘴角微扬:“是不是最近本事长进,所以想找姐操练操练了?”

    闻言,男子脸色一变,赶忙离远了些:“姐,寺里这么多人,你可得照顾照顾小弟的面子。”

    男人直接求饶,毫不顾忌男儿尊严。

    他显然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类型,他虽然身手不凡,但那也是看对谁而言,和大姐打,那纯属找虐。

    女子摇头一笑,从他身上收回了目光,朝毗卢宝殿走去。

    男子赶忙跟了上去。

    穿过法堂、念佛堂、藏经楼、过海大师纪念堂,一对姐弟来到了著名的舍利塔。

    石塔八角五级,高约十五米,是龙国最大的舍利塔,建于隋代。基座围以勾线造石栏杆,为近代发掘五代原物复原。基座地面雕刻海水及龙凤鱼虾等图形,现仅残存一部分。塔身下须弥座各面浮雕释迦八相。

    塔顶原为金属刹,有铁链引向脊端重兽背铁环,后世改用数层石雕莲花叠成的宝顶。宝塔图像严谨自然,形象生动,雕刻十分精致,为五代时期佛教艺术的杰作。历经千年风雨,虽有部分石檐毁坠,仍巍然屹立,成为金陵佛气极盛的见证。

    阳光普照。

    佛声浩荡。

    此刻的舍利塔下,一个腰间悬挂一个酒葫芦的婉约女子双手合十,面朝舍利塔,微微弯腰,神色无比虔诚。

    距离她不远处的一对姐弟显然注意到了她的存在,脚步不约而同一顿。

    女子直起身,不知道是因为光线的渲染还是身处佛门庄严地的原因,那张让无数人忌惮的妖冶脸蛋此刻看起来竟然无比圣洁。

    她转过身,像是若有所觉,视线偏转,缓缓和青衣女子四目相对。

    两人几乎同时点了点头,随即错开。

    “没想到她居然信佛?”

    回望着对方离去的背影,男子有些不可思议。

    青衣女子望着舍利塔,静静道:“她同样出身佛家。”

    于无声处起惊雷!

    男子一愣,难以置信道:“姐,你没开玩笑?”

    这个事他真没听说过。

    青衣女子没再说话,面色平静朝舍利塔走去。

    男子愣神片刻,随即哭笑不得的摇摇头。

    以血腥手段杀得整个川蜀草莽俯首称臣的刀马旦,居然出于佛门?

    还真是我佛慈悲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