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虽然这已经不是两人第一次发生亲密接触,但比起第一次被某人强来,这次的意义明显大不一样。

    以沈嫚妮的个性,做出主动献吻这种事情,可想而知她鼓起了多大的勇气。

    兑现承诺是一方面,但更大的原因是因为她确实知道她欠这个男人太多了。

    无论是马不停蹄赶赴南阳帮她出气,还是终结与时幕的合约还她自由,每一件事都是大恩,沈嫚妮不知道如何回报,只能以这种方式缓解自己心头对这个男人的亏欠感。

    身处污秽横流的娱乐圈,沈嫚妮却像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从没听说过有什么绯闻,更别提和哪个男人接吻这种事了。今天这事传出去,指不定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可某人得了便宜还卖乖,上了车还在懊悔不已心有不甘的喋喋不休。

    “嫚妮,你也太敷衍了,你那叫吻吗?你都这个年纪了,怎么连接吻都不会,看来我得好好教教你……”

    某人一副好为人师的热心模样,说着就往沈嫚妮凑了过去。

    主动做出这种事情心里羞赧不已的国民女神这个时候顾不得害羞了,连忙往车门处缩了缩,眼神警惕的看着某人,国色天香的脸蛋还残留着淡淡的红晕:“你干什么?!”

    “放轻松,不用这么紧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某人恬不知耻,继续往沈嫚妮身上凑。

    沈嫚妮脸蛋娇艳欲滴,哪还有平时那副冷若冰山模样,简直都快滴出水来,眼见着那张脸庞越来越近,沈嫚妮连忙打开车门,逃了下去。

    “哈哈……”

    李浮图动作停住,放声大笑。

    见状,沈嫚妮哪还不知道他在逗自己,咬着红唇又羞又怒,“混蛋!”

    “你平常总是绷着脸,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我知道你是为了保护自己,可面具戴久了,恐怕你都会忘了自己真实是什么样子。”

    看着站在车门前生动了许多的佳人,李浮图收敛笑意,轻叹道:“我希望你得到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自由,心灵上希望也是如此。”

    沈嫚妮眼神轻颤,羞怒之色渐渐褪去,沉默片刻,看着李浮图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李浮图眨了眨眼:“男人对女人好无非因为两个原因,一是想得到她的身体,二是想得到她的心,你认为我是哪种?”

    沈嫚妮无言以对。

    换作别的男人,这个时候恐怕会千方百计的粉饰其词,挖空心思的说甜言蜜语,可这个家伙总是特立独行,坦诚的让人无语。

    可为什么越是这样,自己对他的感觉越是与众不同呢?

    “好了,上车吧。”

    李浮图笑了笑老老实实坐回了自己的副驾。

    沈嫚妮重新上车,经这么一闹,刚才主动献吻后的羞赧莫名减轻了不少。

    “你还没和我说过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把车驶出时幕大楼地下停车场,沈嫚妮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

    “你怎么突然成为了战国会所的主人?”

    这个问题当时在南阳沈嫚妮就问过,只不过被自己以回东海再说搪塞了过去。

    李浮图恍然,随即无奈叹息道:“金子总是金子,总会有发光的一天,唉,没办法啊……”

    天可怜见,沈嫚妮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没脸没皮自夸自耀的人,但让她感到绝望的是,她发现自己根本讨厌不起来。

    “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以高冷著称的国民女神不禁扭头瞪了某人一眼,就像是被人拉入了凡尘,多了分烟火气。

    李浮图果然立马变得严肃起来,一本正经道:“无论江山还是美人,自古以来都是强者居之,我把之前战国会所的老大给干掉了,战国会所自然就是我的了。”

    沈嫚妮一怔,随即笑了:“你在说戏呢?”

    不管再怎么说,现在终究是法制社会,不再奉行以前谁拳头大谁厉害的那一套,这家伙说得就好像是土匪头子争抢地盘一样,况且,战国会所主人是说干掉就能干掉的?

    “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李浮图叹了口气,女人这种生物确实奇怪,有时候实话实话,她们却总觉得在撒谎,相反说谎她们却往往能信以为真。

    “算了,你不想说我也不逼你。”

    沈嫚妮顿了顿,轻声道:“只是你要小心安全,你既然接管了战国,就相当于踏入了江湖,我在街头撞了你,现在想来也是一种缘分,我不想看到你……”

    说到最后,沈嫚妮抿住了唇,没再继续说下去。

    战国会所主人,地位看似崇高,但往往站得越高如果摔下来就会越惨。

    时至今日,她对李浮图的观感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不愿意见到他有凄惨落幕的一天。

    听到沈嫚妮的话,李浮图哑然一笑。

    细细想来,他何曾离开过江湖?

    “你就不能盼着点我好?”

    他扭过头,眼神深邃,透着玩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难道我就不能从此一飞冲天,日后君临天下?”

    “现在是白天,还没到晚上,做梦还不到时候。”

    沈嫚妮自然认为这家伙又在开玩笑。

    她承认,这个男人身手很强大,城府也很深沉,绝对有枭雄的潜质,假以时日叱咤一方或许不难。

    但君临天下?

    那得达到什么级别才能称得上这四个字。

    至少沈嫚妮目前还想象不到。

    “你就这么看不起我?”

    见这娘们居然说自己在做梦,李浮图不禁有些郁闷。

    “我不是看不起你,人有豪情壮志没错,但也要脚踏实地,东海,长三角,再往大整个南方北方,多少厉害的人物?你就算运气再好,单枪匹马,能斗得过几个?”

    沈嫚妮的话很中肯。这个年代,想要白手起家都是一件困难重重的事,没根基没背景,你说你要称王称霸,被旁人听到肯定会说你脑子被门夹了。

    当如今是时势造英雄的古代战乱时期呢?

    沈嫚妮其实已经算是客气了。

    李浮图叹了口气,像是被沈嫚妮一席话说得颓然下来。

    沈嫚妮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下,轻声安慰道:“其实你现在已经很不错了,年纪轻轻已经站在了很多人都需要仰望的高度……”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呢?”

    李浮图貌似很执着,仍然没有放弃之前和做梦没区别的幻想,盯着沈嫚妮问道:“你会爱上我吗?”

    沈嫚妮一愣,随即笑了。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陪你看这江山如画,又有何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