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陈咬金
    这一晚,短信了一个月后终于见面男女并没有进行某种肮脏交易。

    喝了几杯酒说了一些没对任何人说起过的话后,杨雨晴脸上带着微醺的醉意提出了告辞。

    李浮图亲自把她送到门外。

    “我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谢谢你陪我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

    走到门口,她转身笑道:“晚安。”

    李浮图回以微笑:“做个好梦。”

    目送杨雨晴走进电梯,李浮图才关门转身回屋。

    他先把阳台上的酒杯酒收拾放好,然后回屋洗了个澡,躺在床上,他拿起手机,想把备注改了,可看着失足妇女几个字,他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两人的那几次聊天,情不自禁笑了笑,最后还是把手机放在了床头并没有改动。

    ……

    第二天早上,李浮图突然接到了沈嫚妮的电话,对方在电话里支支吾吾,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这样吧,我去春秋华府找你,当面聊。”李浮图善解人意开口。

    “好,我在家等你。”

    沈嫚妮语气轻柔道,虽然李浮图已经从她那里搬了出来,但不知为何,两人之间的关系不仅没有疏远,反而似乎变得和谐了许多。

    李浮图出门下楼,驱车赶往春秋华府。

    “媛媛那丫头上学去了?”

    等李浮图走进别墅的时候,发现只有沈嫚妮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她昨天就回学校了。”

    听到声音,沈嫚妮站起来转过身,看着李浮图手里的袋子,“这是什么?”

    李浮图笑道:“刚才路上随便买的早餐,你应该还没吃吧?”

    他轻车熟路的走进餐厅,“边吃边聊。”

    沈嫚妮眼神闪了闪,迈步朝餐厅走去。

    当把偏见抛开后,她才意识到这个男人身上的优点确实有很多,难怪媛媛会对他如此依恋,甚至语蝶都沦陷了进去。

    有种男人,他或许从来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但他的温柔却总能悄然无声的沁透人内心深处。

    “说吧,究竟是什么事?”

    李浮图咬了口汤包抬头问道。

    他本来还琢磨着准备方子让沈嫚妮敷一敷,可现在看她的脸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贾洪梅那一耳光已经看不到痕迹。

    好在那个贾洪梅并没有太过疯狂,否则真毁了这张脸蛋的话,恐怕对龙国无数男人而言都是一件值得心痛的事。

    沈嫚妮咬了咬唇,手中的一次性筷子停顿了下,“我想让你陪我去一趟公司。”

    “去找董志远?”

    李浮图恍然,虽然他已经把合约还给了沈嫚妮,但以沈嫚妮的地位想要解约并不像菜市场买菜那么简单,即使董志远不会为难,但想必还有许多事务需要双方沟通处理。

    沈嫚妮咬着唇缓缓点头,凭心而论,她已经亏欠这个男人太多东西,光这份合约的人情恐怕她就很难还清,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的话,她真的不想再去麻烦这个男人。

    可无奈的是,沈嫚妮很清楚董志远之所以会还她自由是因为什么,所以这件事情她只有找李浮图帮忙。

    “没问题。”

    李浮图笑了笑,爽快的答应了下来,“等下我陪你去时幕。”

    虽然知道这个男人不会拒绝,但见他毫不犹豫的点头,沈嫚妮心底一时间还是有些复杂。

    对方对她越好,沈嫚妮越是感到一种压力越来越沉重。

    她毕竟不是那种能心安理得享受对方付出的女人。

    她和这个男人无亲无故,她以后能拿什么东西来回报对方?

    沈嫚妮缓缓从李浮图脸上垂下目光,低下头,低声道:“谢谢”

    她知道这两个字实在是太轻微了,但除了这两个字,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李浮图莞尔一笑,“吃东西吧。”

    ……

    虽然李浮图开了车,但两人像是有默契一样,当沈嫚妮看了他一眼然后走进自己那辆玛莎拉蒂的时候,李浮图也没有犹豫的跟着上了车。

    和第一次陪沈嫚妮去时幕集团相同,仍然是沈嫚妮开车,李浮图同样坐在副驾,位置没变,人没变,时间也只过了两个月,却仿佛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李浮图不再是那个需要人收留的落魄‘海龟’,沈嫚妮也即将解脱,不再是那个看似星途璀璨却受制于人对未来始终心怀忧虑的超级天后。

    “这还是你这次回东海第一次出门吧?”

    李浮图扭头笑问。

    走出别墅,沈嫚妮就拿起那副蛤蟆镜戴上,样子和李浮图那一次被她撞的时候没有太大差别,只不过那张绝色容貌上的表情不再那般的冷艳。

    沈嫚妮点点头,把车驶离别墅。

    “想抽烟的话,就抽吧。”

    沈嫚妮打开车窗。

    李浮图一愣,他这时候确实有些想抽烟,这娘们莫非会读心术不成?

    “你不介意?”

    李浮图记得,当初他住进别墅沈嫚妮和他约法三章的时候,可是清楚的把全别墅禁烟写进了条款里,怎么这个时候居然如此宽容了?

    沈嫚妮沉默,没有说话。

    李浮图从来不是一个客气的人,既然沈嫚妮主动开口,他也不再顾忌什么,掏出根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

    “我真不知道你们男人怎么想的,这东西明明有害,你们却仍然不可自拔。”

    听着身边传来的话语,李浮图吐出口烟,扭头笑道:“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化妆品难道没害吗?你们女人还不是每天望脸上抹。”

    沈嫚妮看了眼头一个能在自己车里抽烟的男人:“强词夺理。”

    李浮图摇头一笑,没再争辩。

    突然,只听一道沉闷轰鸣声从后面响了起来,一辆路虎突然一个危险系数极大的超车将本与沈嫚妮的玛莎拉蒂并列而行的一辆大众给挤到一边。

    大众车主本规规矩矩的开车,不经意扫过后视镜只见一道黑影倏然窜了上来,心惊肉跳下立马猛打方向盘给对方让位才险而又险避免了惨祸的发生。待危机过去后,惊魂未定的大众车主正待破口大骂,可是当目光触及横亘在一旁霸气侧漏的车型,他瞳孔猛然一瞬,嘴唇嗫嚅着将已经涌到嘴边的喝骂声硬生生憋了回去。

    虽然这件事他完全占理,但是如今这个世道,理这个字眼只有配上与之相衬的实力时才讲得通。

    升斗小民和有钱人去讲道理,也许只能当个滑稽的笑话来听。

    鸠占鹊巢的路虎里面坐着一个大约二十六七岁左右的年轻人,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身型消瘦,脸色有些苍白,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油光发亮,单薄的嘴唇微微翘起一个弧度,一股盛气凌人的傲慢气质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

    他先是淡淡瞟了眼李浮图,嘴角的刻薄弧度更大了,目光中投出明显的不屑然后掠过李浮图朝里面看去。

    瞬间惊为天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