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 红线
    杨雨晴自然注意到了李浮图的神态变化,一时间竟莫名的有些心疼。

    她见过这个男人在战国会所的锋芒毕露无人能敌,也见过这个男人在慈善夜上的温文尔雅君子如玉,但此时此刻这个样子,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还是如今整个东海风头最盛的年轻枭雄吗?

    怎么看起来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般迷茫与无助?

    每个女人骨子里都蕴含着与生俱来的母性,这一瞬间,杨雨晴甚至涌起了一股想要把这个男人拥入怀中的冲动,但理智最后还是克制了情感。

    她从李浮图脸上移开了目光。

    她知道,有些男人的软弱,并不希望被女人看到。

    是啊,人一辈子这么长,一路走来,谁没经历过坎坷辛酸与苦痛?

    杨雨晴默默喝着酒,眼神复杂。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说说你和你先生的事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响起了一段淡淡的话音,听语气,似乎已经从某种情绪里恢复了出来。

    杨雨晴捋了捋腮边被风拂乱的发丝,莞尔一笑,“我和他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好说,不过是父母之命,正巧彼此看对方也不厌恶,再加上双方心里也没有愿意为之奋不顾身的那个人,所以就这么顺理成章的走到了一起。”

    她扭过头:“我的婚姻就是这么平淡,是不是很失望?”

    李浮图轻轻摇头。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看似属于封建旧社会的那一套,但是在如今社会的上层,这种联姻其实很常见。

    “人们常说日久生情,像上几代人,他们结婚时甚至有的面都没见过,最后还不是度过了美满的一生?”

    常言道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虽然和杨雨晴才见过几面,真正意义上恐怕连朋友都还不算,但李浮图也不想看到对方误入歧途。

    “就像你刚才所言,既然你父母愿意把你交给他,虽然我并没有见过,但想必你丈夫是一个值得依靠的男人,你何不尝试着接受对方?”

    “你以为我没试过?”

    杨雨晴苦笑:“可有些事情,不是努力就可以的,我也劝过自己就当自己和他是因为情投意合才结合的正常夫妻,但根本没有用,我和他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我慵懒,有时候甚至能在家睡一天,可他却每天早上七点准时起床,雷打不动,我感兴趣的是时尚潮流,可他关注的永远是军国大事,你知道吗,有时候我和他坐在一起,甚至说不上一句话,不是不想,而且根本没有共同话题,这对一对夫妻而言,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

    “我和他本就不应该有交集的,可因为背负着双方父母的期待,所以才互相蹉跎了这么些年。”

    杨雨晴喝了口酒,笑容复杂:“他也应该感受到了,但以他的个性,不会去做那个负心人,我知道,他只是在等我开口而已。”

    李浮图确实没想到杨雨晴的婚姻居然已经走到了濒临边缘的地步。

    他现在终于明白,杨雨晴为何会对自己如此主动,她自然不可能是爱上了自己,恐怕只是想找一个彻底结束这段婚姻的借口罢了。

    “杨小姐,你们夫妻之间的问题,应该双方坐下来开诚布公的好好谈一谈,是和是散,两人共同决定,你现在想把我这个外人牵扯进来,为免有些不负责任了。”

    杨雨晴看了他一眼,没有否认。

    “我以为你会愿意的,但没想到你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种人。”

    李浮图苦笑,他自然明白杨雨晴的意思。对方明显把他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那种男人。

    也对,哪怕会担上一定的风险,但能和杨雨晴这样的极品少妇一夜,想必很多男人也肯定愿意吧。

    “抱歉,是我误会了你,我只是想给自己找一份勇气而已。”

    杨雨晴眼神真挚对李浮图致歉。

    李浮图这个时候终于明白,对方今晚并不是开玩笑,而且真做好出轨的准备了。

    如果杨雨晴真的失了身,恐怕她就没有了选择的余地。

    恐怕这个晚上,这个女人的心里,也同样忐忑吧。

    “哪怕真的走不下去,也没必要以这种方式。”

    李浮图摇了摇头,“好歹也是缘分一场,纵使不能走到白头,也应该微笑道别。”

    闻言,杨雨晴似乎有些失神。

    李浮图也没打扰她,抬头看着夜空,缓缓饮酒。

    “谢谢。”

    半饷后,耳边传来话音,杨雨晴深深吸了口气,灿烂道:“如果能早点碰到你,说不定我真的会爱上你的。”

    李浮图闻言,静静一笑:“我不值得人爱。”

    杨雨晴不置可否,和对方碰了碰杯,“我们现在算是朋友吗?”

    李浮图微微一怔,随即笑着点头:“当然。”

    两人相视一笑,随即一同举杯饮了口酒。

    杨雨晴长长呼出口气。

    “我这辈子恐怕就这样了,不过一个人也好,自由自在,也不用再去迁就谁。”

    听这话,李浮图明白杨雨晴恐怕是打定主意结束这段婚姻了。

    作为局外人,他也没再盲目的劝说,柔声安慰道:“何必这么悲观,你哪怕不相信别的,也应该相信自己的名字。”

    “我的名字?”

    杨雨晴扭头,眼神疑惑。

    “雨过天晴。”

    李浮图嘴角含笑:“月老年纪大了,有时候难免会犯糊涂,但月老终究是月老,错牵的姻缘总会在下一段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让人如愿以偿,要对时光有耐心。”

    杨雨晴一怔,随即不可抑止的笑了起来,这恐怕是她结婚以来笑得最开心的一次。

    “这话可是你说的,如果月老没有补偿我,我可没能耐去找月老,到时候我就只能来找你了。”

    李浮图挑了挑眉,“那恐怕你得考虑好。”

    杨雨晴不解道:“考虑什么?”

    “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这次按兵不动只不过是底线问题,下次恐怕就另当别论了。”

    听着这饱含‘狼子野心’的话语,杨雨晴不怒反笑,面靥如花。

    “你就装吧,希望到时候,你可别像今天表现得这么‘孬种’就好。”

    李浮图莞尔一笑,主动端起酒杯和对方碰了碰。

    月光透射下,两人举起的手臂在阳台上印出一道影子,像极了一条被系上的红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