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月下观美人
    不可否认,杨雨晴是自己回国以来遇到的最奔放的一个女人,哪怕沐语蝶都远远无法与之比肩。

    难不成是因为两人之间在短信里的交流让杨雨晴形成了惯性,哪怕现在见了面仍旧还沉浸在失足女的身份里,所以才会如此具有侵略性?

    李浮图暗叹了口气,已经避无可避的他只能在阳台上坐下。

    庆幸的是,杨雨晴并没有再说些什么露骨的话题,此刻还不到晚间十一点,而且正值十一月中旬,月色正好,杨雨晴捏着高脚杯,杯子液体微微荡漾,她仰望着头顶的星空,笑意轻柔:“有人说每个人都是夜空中的一颗星,你觉得你自己是哪一颗?”

    李浮图扭头看了她一眼。

    月下观美人,确实是世间的一大美事,穿着绘花雪纺裙的杨雨晴本就娇艳如花,此刻笼罩在清幽的月光下,更散发出一股动人心弦的朦胧美感。

    李浮图拿起杨雨晴给自己准备的酒杯,轻轻一笑:“我是哪颗不知道,但我相信杨小姐应该是最闪亮的那一颗。”

    杨雨晴将目光从夜空缓缓移到了李浮图脸上:“你如果说的是真心话的话,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我了。”

    李浮图低头喝起了酒。

    杨雨晴摇头一笑,也没继续为难李浮图,优雅的端起手中酒杯抿了口酒,重新把目光投向星空:“其实没关系的,每个人的成长都是逐渐接受自己平凡的过程,我从没认为自己有多么耀眼,多么特别。”

    “世界和夜空有时候确实很相似,每个人都是天上的一颗星,看似不起眼,但如果每颗星辰都因为这样而不发光,我们哪能看得到如此灿烂的夜空?”

    李浮图抬起头,嘴角微微上扬:“星空永远不会因为一颗星的点缀而璀璨,也不会因为一颗星辰的缺席而黯然失色,所以我们做好自己就行。切莫与自身的平凡为敌,也不要与周遭的平庸为伍。”

    杨雨晴扭头,如花似玉的脸蛋布满了讶异,“人人都说战国的新主人飞扬跋扈,残暴不仁,但今天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

    李浮图不怒反笑,“既然我风评这么不好,你还敢和我单独相处?”

    杨雨晴摇晃着酒杯,眨了眨眼:“不管外界怎么说,但我知道,你对待女人还是很绅士的。”

    那次在战国会所,李浮图虐杀三人后拥抱沐语蝶的场面至今仍然铭刻在杨雨晴的心里,每每想起都让她有些心神恍惚。

    原来这位美少妇之所以如此有恃无恐,是算准了他不会干什么?

    李浮图内心苦笑,面上却装出一副深沉的模样,“你就不怕你感觉出了错?

    “出错了我也没办法啊。”

    杨雨晴轻叹一声:“现在就我们两个人,即使你真想做什么,我一个弱女子难不成还能反抗不出?”

    这娘们,话没说几句,又开始诱惑他起来了。

    李浮图沉默不语,下意识避开了杨雨晴的目光。

    杨雨晴眼中含笑。

    “对了,认识了这么久,还没听你说过你家人呢?我真的很好奇你的父母是怎样的人,能培养出你这样的孩子,我觉得他们一定很了不起。”

    杨雨晴像是闲话家常般问道,随即就看到身边的男人的神色一瞬间变得似乎比周围的夜色还要阴暗,只不过只维持了片刻,很快便又恢复那张平静如水的表情,他轻轻笑了笑,低头喝了口酒,然后轻声道:“我没有亲人。”

    杨雨晴一愣,这件事她确实不知道,沐语蝶虽然知道李浮图好像是孤儿,但这种个人,沐语蝶自然不可能随便往外说。

    凝视着那张笑容平淡却让她心神悸动的脸庞,杨雨晴嘴唇动了动,下意识想道声对不起,但咬了咬嘴唇,最后终究还是没有将这声道歉说出口。

    并不是所有人都需要别人来可怜的,有时候一句道歉不仅仅不是能抚慰人心灵的良药,反而会成为一瓢灼伤人伤疤的盐水。

    “你知道吗,我小时候最喜欢看星空了,那时候没有污染,也没有雾霾,星空可是比现在要灿烂的多,我爸说过,等我什么时候数完了天上究竟有多少颗星星,就给我买我一直想要的娃娃,可很显然,到现在我都没有数完。”

    杨雨晴从李浮图脸上移开了目光,喝了口酒,想起儿时趣事,那张成熟的风韵脸蛋浮现出一抹像孩子般的纯真笑意。

    “虽然我没有完成爸爸的要求,但在我八岁生日那天,他还是把那个娃娃买给我了,那个娃娃比当时的我还要高。”

    杨雨晴似乎想到了当时年幼的自已抱着大娃娃的滑稽场景,甚至忍不住笑出了声。

    李浮图缓缓喝着酒,安静听着,眼神平静。

    “后来逐渐长大,父亲逐渐开始变得忙碌起来,甚至有时候一连几天不回家,更别提再有时间陪我数星星了,妈妈说,爸爸要赚钱,这样才能给我买更高更大的娃娃。”

    一个风情万种的美少妇此刻望着星空,脸上的神情像极了一个孩子。

    “我理解父母,所以当他们想要我嫁给一个人的时候,哪怕我不喜欢,我也并没有拒绝。虽然没有感觉,但我的丈夫在其他各方面确实无可挑剔。父母把我交给他,想必是认为将我交到了最放心的人手上。”

    “可怜天下父母心呐,我想,天底下的所有父母都是一样的,他们所做的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幸福的活着,虽然他们其中有人可能无法亲手达成这个愿望,但是他们心中一定始终是这样想着。”

    李浮图动作微微凝滞,片刻后,他的动作恢复自然,缓缓喝了口酒。

    晚风轻拂,夜空中的繁星似乎在眨眼。

    李浮图望着星空,仿佛看到了一张在记忆里从未褪色的温柔容颜。

    这个如钢浇铜铸一路独行铿锵走到今天从未流露出半点柔弱的男人微微仰头,眼角似乎隐隐有些泛红。

    他喃喃一笑。

    妈,我想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