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娇客临门
    杨雨晴之所以猜得如此精准,自然不是因为她有窥心术,只是这种事情她平日里见多了,早已司空见惯。

    那些到她伊人坊保养美容的贵妇们平日里可没少抱怨自己老公在外面不清不楚有的甚至养起了外宅,所以当听到李浮图让自己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的时候,杨雨晴下意识就想到对方难不成也和那些男人一样,打算把这当作金屋藏娇的地点所以才要保密?

    李浮图显然没想到杨雨晴的直觉居然如此惊人,简直称得上一语中的。虽然他自认和何采薇关系很纯洁,但不可否认,他如果把这间宅子送给何采薇,不提别人,就哪怕何采薇自己恐怕都会觉得自己是打算金屋藏娇了。

    犹豫了下,李浮图没有直接否认,也知道否认不了,既然杨雨晴就住在自己楼上,以后何采薇要是住进来,两人难免会碰面。当然,李浮图也不可能承认,只能避重就轻道了句:“这所宅子我打算让一个妹妹住,她母亲身体不好,需要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

    杨雨晴似笑非笑看着他,倒也没鄙夷,只是笑问道:“你们男人是不是都有很多妹妹?”

    李浮图摸了摸鼻子,没有作声。

    “唉,才说不是嫌弃人家年纪大,现在转头就要把这么一所豪宅送给‘小妹妹’,男人真是喜欢口是心非啊。”

    杨雨晴长吁短叹,一副很受伤的模样。

    知道这种事情只会越描越黑的李浮图轻咳一声,将沉默是金贯彻到底。

    果然,见李浮图不开腔,杨雨晴很快就将那副自怜自艾的样子收了起来。

    她瞧着李浮图,眼中闪烁好奇轻叹道:“你还真是舍得啊,我还真是想看看究竟是怎样的‘小妹妹’,能价值大几千万。”

    “我如果说我只是单纯的想帮她一把,你信吗?”

    李浮图还是忍不住解释了句,可结果不出所料,得到的是杨雨晴你当我三岁小孩的眼神。

    没想到这年头居然做好人都如此困难。

    暗叹一声,李浮图摇摇头移开了目光。

    “要不你把宅子送给我算了,我给你当情人,你看我,除了年纪大点,但其他方面不差啊,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在床上当得了荡妇,出门扮得了贵妇,你真的不考虑一下?”

    杨雨晴开始自卖自夸,尺度之大让李浮图都大感吃不消。

    当时在战国会所见她第一面,李浮图就觉得她气质里有股淡淡的风骚,现在看来自己的感觉确实没有出错。

    这种话,哪怕是开玩笑,一般女人也绝对是说不出口的。

    李浮图曾说沐语蝶热情如夏,可和杨雨晴比起来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这位美少妇简直就是座活火山啊。

    “杨小姐,如果你觉得生活过于平淡,想找找刺激,我不反对,但恕我无法奉陪。”

    宛如斩断七情六欲的某人面无表情的盯着指示屏,只觉得这电梯怎么这么慢。

    李浮图的表现让杨雨晴难免有些懊恼,不提她的话究竟几分真几分假,起码她好歹也是东海有头有脸的一位大美女。

    作为美女,心中都有骄傲。

    可这一晚上无论她如何诱惑,李浮图却始终不为所动,这种现实不禁打击了杨雨晴的自尊心。

    难不成自己现在的魅力真的这么差了?

    看着连瞧都再瞧她一下的某同志,杨雨晴暗暗咬了咬牙,不打算善罢甘休。

    她坚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坐怀不乱的君子,就这么收场,只能证明她个人的失败。

    “上我家喝杯咖啡吧,以后就是邻居了,可得好好熟悉熟悉。”

    杨雨晴笑着发出邀请。

    这个点,喝咖啡?

    李浮图不傻,自然不可能答应,杨雨晴既然敢这么说,证明她现在是独居,但哪怕是这样,孤男寡女深更半夜同处一室的消息如果传出去,不知道会传出怎样的流言蜚语。

    虽然泄露的可能不大,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现在太晚了,改天吧。”

    李浮图客套一句,见电梯终于来到二十一层,终于松了口气。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

    “杨小姐,晚安。”

    李浮图礼貌道别,然后迅速走出电梯,和杨雨晴在一起,让他有种自己像是被妖精盯上的唐僧一样的感觉。

    可让他预料不到的是,他前脚走出电梯,杨雨晴后脚居然跟了出来。

    “既然你怕去我家,那我去你家也是一样的。”

    杨雨晴似乎不知道客气为何物。

    李浮图哑口无言。

    杨雨晴都把话说到这份上,李浮图再开口拒绝,那无疑就太过伤人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将杨雨晴领进了门。

    “这所宅子一直空着没有卖出去,我还好奇以后会和谁做邻居,没想到居然是你。”

    杨雨晴在房内随意逛着,似乎并没把自己当外人。“命运还真是妙不可言呐。”

    如果早知道的话,自己恐怕真要考虑考虑会不会买这宅子了。

    李浮图暗自苦笑,可世上哪有后悔药。

    “杨小姐,我才搬进来,什么都没准备……”

    “没关系,你这不是有酒吗?喝点酒也行,那天你不是说一个人喝酒很寂寞吗?今晚我陪你。”

    杨雨晴转身笑道,似乎完全没有防人之心。

    可她不怕,李浮图怕啊。

    一般来说,都只有男人推倒女人,可从杨雨晴之前的言行举止,相反的情况很有可能发生。

    “刚才我们在大排档已经喝……”

    李浮图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杨雨晴轻车熟路的走到酒架上取下了一酒和两个高脚杯,然后朝阳台走去。

    “快过来,我都很久没有好好的赏赏月了。”

    看着那道拉开落地窗走上阳台的曼妙身影,李浮图话语凝滞,瞠目结舌。

    他很好奇大唐一品每所宅子的格局是不是一模一样的,怎么杨雨晴在这里像在家一样熟悉?

    缓缓吁了口气,李浮图只能跟着走上阳台。

    听着身后响起的脚步声,杨雨晴给两个高脚杯倒上酒,在月光的辉映下,杯中酒水荡漾着妖冶的色彩。

    放下酒,杨雨晴轻声道:“你不要害怕,只不过孤独久了,我想找人说说话而已。”

    这他妈多像男人哄骗女人时的说辞?

    李浮图想笑,却发现根本笑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