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秀色可餐
    比起那些高档餐厅,这种路边大排档弄出来的东西卖相自然没有那么精致,但是味道还不错,关键这里氛围很轻松。

    当然,此刻的某同志自然感受不到,看着仿佛酒场豪杰般频频举杯的杨雨晴,他现在有些骑虎难下。

    他上次喝醉,就和姚晨曦稀里糊涂发生了关系,因此今天还受了不小的惊吓,他可不想同样的事再发生第二次,况且杨雨晴的身份可比姚晨曦复杂太多,真和她发生了什么,恐怕很难收场。

    “你别总是喝酒啊,吃点东西吧。”

    他放下酒杯委婉劝道,主动拿起一串鸡腿放进了杨雨晴碗里。

    从小娇生惯养结婚后同样养尊处优的杨雨晴也不嫌这里的东西脏,莞尔一笑,捋了捋发丝低下头拿起鸡腿轻轻咬了一口。

    “嗯,味道还不错。”

    贵妇就是贵妇,吃东西都那么优雅,让人赏心悦目。

    “你点这么多东西,你怎么不吃?”

    杨雨晴抬起头看着盯着她瞧的某人,“我一个人可吃不完。”

    “秀色可餐,哪还用吃什么东西。”

    李浮图下意识轻叹道。

    杨雨晴微微一怔,随即眼中浮现笑意。

    李浮图很快反应过来,恨不得刷自己大耳朵刮子,轻咳一声连忙解释道:“咳咳,我的意思是我并不是很饿。”

    “来都来了,还是吃点吧,我一个人吃怎么好意思。”

    杨雨晴也没让李浮图难堪,当作没听到刚才的话,神色温柔拿起一串腰子放进李浮图的碗里,这番景象落在周围那些小市民眼里,可真是让他们羡煞不已。

    要是自己的娘们能和这美女一般姿色,少活十年也他妈愿意啊。

    很显然,这些市井小民把李浮图和杨雨晴当成了一对情侣,甚至有的认为他们是一对夫妻。

    确实,虽然杨雨晴已经结婚,但是单说年纪的话,她现在也才二十八岁,而且养尊处优五指不沾阳春水保养得当,说她二十三四岁恐怕也不会有人怀疑。

    “我自己来。”

    李浮图现在是浑身不自在,杨雨晴的行为举止让他产生了一种浓重的威胁感。

    他敢肯定,杨雨晴的婚姻绝对出现了问题,否则她绝对不可能这么晚还陪一个男人单独出来,而且还不惜以失足女的身份来调戏他。

    别人的夫妻感情自然轮不到他去操心,但有一点李浮图很清楚,哪怕杨雨晴真想红杏出墙,他也不能去当这个第三者。

    “杨小姐,认识这么久,我还从未见过你丈夫呢?看什么时候有时间杨小姐能把你先生约出来引见引见?”

    李浮图笑着开口,像是闲话家常,实则是想以这种方式委婉提醒杨雨晴注意自己有夫之妇的身份。

    杨雨晴什么人?自然提出了李浮图的弦外之音,她手中的烤串一停,笑容不变,扭头烟波流转的瞧了李浮图一眼:“老板,以咱们现在的关系,你见我男人……恐怕有点不太合适吧?”

    李浮图眼角猛地抖动了下,连忙申明道:“杨小姐,你我清清白白,有什么不合适的?”

    “哦,是吗?”

    杨雨晴轻轻叹了口气:“我手机里可还是有你让我的短信呢……”

    李浮图眼皮直跳,这个问题可一定要说明白。他赶紧道:“那纯属误会,我根本不知道是杨小姐,况且我们不是还什么都没做不是吗?”

    杨雨晴看着他,咬了咬唇,眼中貌似有羞愧闪烁:“但是我已经精神出轨了啊。”

    李浮图表情凝滞,哑口无言。

    如果杨雨晴非得这么说,那他当真无从辩驳了。

    “杨小姐,这种事非同小可,不能乱开玩笑。”

    李浮图喝了口酒,面带苦笑。

    “你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传出去对你的声誉影响不好。”

    杨雨晴似乎不以为然,反问道:“你是在关心我?还是害怕惹麻烦?”

    李浮图默然。

    这哪是怕不怕的问题,这分明是原则问题。

    “杨小姐,我不知道你和你丈夫之间出究竟出了什么矛盾,但是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应该珍惜这段缘分,即使一时不合,也不要冲动行事,我觉得你和你丈夫应该两个人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李浮图苦口婆心劝道,活脱脱一个古道热肠三观端正的好青年呐。

    杨雨晴饶有意味的看了他一会,最后轻叹一声:“局外者果然大度啊,我想你也应该喜欢过人吧?你当真觉得有些问题真的是可以解决的吗?”

    李浮图眼神凝缩,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有些感情,明明知道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又何必让它一错再错?”

    杨雨晴静静道:“视而不见,听之任之,那才是最大的不负责任。”

    到了这个时候,李浮图终于清楚杨雨晴的婚姻出的问题恐怕比自己想象得要严重许多。

    他承认,杨雨晴说的有道理,长痛确实不如短痛,况且别人的生活如何选择,他也没资格指手画脚,但他可不想莫名其妙的被卷进去。

    “杨小姐,快点吃吧,待会可就凉了,吃完我送你回家。”

    李浮图不再劝说,但已经决定以后得和这个极品少妇保持距离。

    玫瑰虽然娇艳,但却有刺啊。

    “怎么?不劝我啦?”

    杨雨晴笑容玩味,“你这劝解员也太不专业吧?”

    李浮图苦笑。

    “喂,那你呢?像你这样的人,以前的情感史应该很丰富吧?怎么到现在还孑然一身?”

    杨雨晴反倒问起李浮图的事,谁都青春过,她的学生生涯是伴着不论怎么清理第二天早上永远都会被塞满情书的抽屉和扔不忘的鲜花礼物度过的。

    所谓青春,不就是躁动的激情和暴走的姓欲吗?

    她觉得像李浮图这样的人,在那些年,应该也是很多女孩心中的白马王子吧。

    “你可太高看我了。”

    李浮图摇头一笑,端起酒杯喝了口酒:“我以前就属于那种扔在人群里毫不起眼的那种,哪会有女孩看得上我?”

    “那位宋小姐呢?”

    杨雨晴脑海里浮现出慈善夜当晚那道艳冠全场的高贵身影,她当时站在沐语蝶身边,亲眼看到李浮图跟着对方离开。

    她盯着身边的男人,轻声问道:“你和她之间……应该关系匪浅吧?”

    李浮图笑容缓缓收敛,捏着酒杯,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让杨雨晴的心猛然一颤的沧桑。

    那好像已经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