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入戏太深
    ,

    李浮图把杨雨晴重新带回地下车库。

    坐进车里,看着身边的美艳少妇,他一个头是两个大。

    那几次在短信里李浮图觉得对方也是无聊之人,而且一辈子都不会有碰面的机会,所以开起玩笑并没有任何压力,但是现在想起来……

    “杨小姐,你是怎么知道……我号码的?”

    李浮图强忍尴尬问道。他和杨雨晴见过几次,但他记得他并没有和对方交换过联系方式,否则他怎么可能不认识杨雨晴的电话号码从而导致这么难堪的误会。

    “你现在可是东海的名人,想知道你的联系方式并不算一件难事。”

    其实李浮图的号码是那次战国会所碰面后杨雨晴找沐语蝶问的,这种小事沐语蝶转眼就忘了,自然也没告诉李浮图。而杨雨晴现在也没有出卖沐语蝶的意思。

    以杨雨晴的身份,真想查他的号码确实不难,可李浮图不解的是,他好像并没有得罪这美少妇啊,对方何苦要不惜自践身份的来调戏他。

    当然,这种事情李浮图也不好直接开口询问。

    暗叹了口气,李浮图苦笑道:“你想去哪吃?”

    杨雨晴看了他一眼,“客随主便,都听老板的安排。”

    李浮图眼角抽搐不止。

    他最后没再多说,把车开出地下车库。

    无论是三四线城市,还是生活水平足以让普通人望而生畏的东海,都会有一条看不见的分界线,泾渭分明的将社会上不同阶级的人分割开来。富人有富人挥金如土的奢靡天堂,穷人也会有穷人栖息栖身的犄角旮旯。

    李浮图开车,没去什么高档有格调的餐厅,直接把杨雨晴载到了市北远离市中心的一处街头大排档。

    这里离何采薇的家不远,当时他从葛陆山上下来开车送何采薇回家时就路过过这里。

    李浮图的野马车算不上多么豪奢,但走下的杨雨晴却引起了不少关注的目光。

    平时这种路边大排档吃东西的都是市井小民,他们哪里见过这种贵气美少妇光顾?

    “老板,来几瓶啤酒,烤条鱼,上盘花甲,再来二十串肉,五只鸡腿,五串腰子,还有其他什么东西看着给我来点。”

    李浮图随便找了个空桌坐下,杨雨晴说客随主便,他当真就没客气,甚至都没问杨雨晴的意见便吆喝道。

    “好嘞。”

    老板应和一声,很快有服务员送上一次性碗筷和白开水。

    “杨小姐应该从没来这种地方吃过饭吧?”

    李浮图扭头笑问道,他把杨雨晴带到这种地方吃宵夜,显然是想小小的报复一下,可让他失望的是,杨雨晴半点不满或者厌恶都没有,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以往我看到的都是戴着一张张面具的虚伪面孔,还是这里的人真实,想笑就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杨雨晴看了眼周围围着桌子撸起袖子边吃边大声侃天侃地的普通人,似乎完全不觉得他们吵闹。

    “你第一次来,会对这种地方产生不一样的感觉不奇怪,要是你以后都来这种地方,听着周围的吵闹声,只怕就会感到厌烦了。”李浮图看着周围道。

    富人对穷人的生活有兴趣甚至想去体验一番那也是一时兴起,如果让长时间过风餐露宿的下里巴人生活绝对是不会情愿的。

    杨雨晴莞尔一笑,没有进行辩驳,“那你呢?你是怎么知道这种地方的,以你的身份应该不大可能会来这种地方啊?”

    “我什么身份?”

    李浮图不禁笑问,他自然不会说自己是故意的。

    杨雨晴端起水壶给自己和李浮图分别倒了杯水,“你可是住在大唐一品的老板。”

    李浮图一怔。

    前天晚上他好像确实在短信里吹嘘过自己是住在大唐一品的有钱人。

    尴尬的轻咳一声,李浮图端起水杯喝水,不再说话。

    大排档上菜速度不错,十分钟左右的功夫就开始把李浮图点的东西逐渐端了上来,

    上菜的服务员退下时忍不住多瞧了杨雨晴几眼,以他的位面,还从来没有和如此极品的女人这么近距离接触过,估计这辈子也唯有这一次了。

    杨雨晴似乎并不介意,还平易近人的对那小服务员礼貌的笑了笑,对方顿时脸红,窘迫之下差点撞到一旁一桌客人的桌子。

    李浮图见状忍俊不禁的摇摇头,不过他也可以理解。对于像这服务员这样的小年轻而言,像杨雨晴这种极品少妇的魅力可谓是核弹级的,根本难以抵挡。

    周围原本不少大快朵颐的汉子们此时都注意到了排挡内进来了个让粗鄙的他们想不出用什么词汇形容只知道真他娘好看的娘们,眼神频频朝杨雨晴瞟去,连高谈阔论的声音都不禁再度提高了不少。

    原本被服务员撞了一下饭桌导致汤水溅了出来的那桌客人为了维持在美女面前的风度,都很大度的没和服务员计较。

    当然,小人物有着小人物的淳朴,或者说他们的淳朴也是因为知道自己没有飞扬跋扈的资本,不管怎么说,即使明知道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坐在自己不远处,他们也顶多只是多看两眼,在心中意淫一番,至于见色心猎欺男霸女的桥段,确实不大可能在这种路边排挡发生。

    杨雨晴似乎没有察觉到四面八方的偷窥目光,旁若无人的拿起啤酒瓶启开,然后把李浮图杯里的水倒掉给他换上了啤酒,“感谢老板的‘款待’,我敬你一杯。”

    “这酒我给自己点的,你就别喝了吧?”

    李浮图苦笑着握住酒瓶。不管怎么说,杨雨晴可是有夫之妇,吃吃宵夜没什么,要是真喝醉了,传出去恐怕影响不好。

    “一点啤酒算什么。”

    杨雨晴推开李浮图的手,给自己也倒了杯,然后端起杯子眨了眨眼:“再者说,陪酒也属于我们的服务范围噢。”

    这娘们,难不成入戏太深,真把自己当成上门服务的应招女了?

    李浮图张了张嘴,提醒的话却不知道如何说出口,最后只能陪杨雨晴喝了杯。

    看着又主动开始倒酒的美少妇,李浮图开始觉得,自己几次当玩笑的短信,恐怕惹出了大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