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有惊无险
    十分钟后,李浮图拎着一个袋子匆匆上了车。

    “你买这么多干什么?”

    姚晨曦看着那个袋子,里面起码少说有五六支验孕棒。

    李浮图回答道:“一次的结果可能不准,哪怕用不完也可以留着备用。”

    姚晨曦一愣,随即脸色微红,又是好气又是觉得好笑。

    这家伙把这当感冒药了?

    还留着备用?

    这种事情社会还想经历第二次不成?!

    姚晨曦咬了咬唇,知道这家伙现在神思不属恐怕只是无心之言,也没和他计较,吸了口气道:“走吧,回学校。”

    李浮图言听计从。

    重新回到东大门口,姚晨曦让李浮图把车停下。

    “好了,就送到这把,麻烦了。”

    姚晨曦的语气很客气,说着就打算推门下车,可发现车门打不开。

    她皱了皱眉,扭过头:“把锁打开。”

    “我送你进去。”

    李浮图语气很轻,但却流露出一股不容拒绝的坚定。

    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不得到一个准确答案,他怎么可能离开。

    而且要是真有了,姚晨曦接受不了立马就跑去医院,那他不得后悔一辈子?

    虽然猝不及防完全没有任何准备,但毕竟自己的骨肉,如果姚晨曦真的有了,他会承担起该承担的责任。

    不待姚晨曦再开口,李浮图直接把车开进了东大校门,他去过一次姚晨曦的教师宿舍,也不需要姚晨曦指路。

    准确把车开到姚晨曦宿舍楼下,李浮图拎着那袋验孕棒下了车。

    见这家伙已经下定了决心,姚晨曦也没再继续抗争。毕竟这里是教师宿舍,动静闹大了对她没有任何好处。

    李浮图虽然顺利上了楼进了门,但明显再也享受不到第一次的待遇。

    “茶壶里有水,要喝自己倒。”

    姚晨曦面无表情,“把东西给我。”

    李浮图把手里的袋子递了过去。

    姚晨曦接过袋子,转身朝卫生间走去。

    这里的装饰和第一次来并没有什么不同,目送姚晨曦走进卫生间,李浮图才收回目光,在沙发上缓缓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他自然没心思喝什么水的,他现在所有的心神都牵系在姚晨曦身上。

    本来两人都商量好当作什么也没发生,彼此也都在尽力这么去做,可谁料到会出这种事?

    如果那晚真的开花结果,毫无疑问将会给他的生活带来巨大的影响。哪怕暂时不去想那些未来的事情,最为迫在眉睫的问题就是如何说服姚晨曦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自己和姚晨曦无名无分,而且姚晨曦还是属于那种传统书香女子,她会愿意当一个未婚母亲?

    想到这,李浮图一个头是两个大。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李浮图不住看向卫生间,觉得一分一秒都是如此漫长。

    不知道过了多久,卫生间门被拉开,姚晨曦终于走了出来。

    李浮图立即站起身迎了上去,本想从姚晨曦的脸上看出点什么,可那张淡雅脸蛋却没有任何表情。

    “怎、怎么样?”

    李浮图忐忑的开口,把紧张全部写在了脸上。

    恐怕只有这个时候才看得出来他如今也只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你想要什么样的结果?”

    姚晨曦看着他,神色没有任何波动,平静得让人发慌。

    “你就直说吧。”

    李浮图吸了口气,那表情像是即将英勇就义的烈士一般,满怀壮烈。

    姚晨曦沉默下来,目光在他脸上转着,看得李浮图心跳不断加速。

    等待的过程无疑最为煎熬。

    李浮图浮现苦笑,“究竟怀没怀,给句痛快话好吗?”

    姚晨曦看着他,突然噗嗤一笑。

    李浮图一愣,被姚晨曦弄得有些发懵。“你笑什么?”

    “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

    姚晨曦终于笑着开口,让凝重紧张的气氛瞬间消散。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浮图虽然已经猜到了答案,但还是想亲耳确定。

    比起之前,姚晨曦整个人明显放松了下来,她走过去给自己倒了杯水,“不好意思,是我想多了。”

    “你确定?”

    李浮图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个什么心情,好像松了口气,又仿佛有点失落,他跟了过去,还是有些不放心道:“要不我陪你再去医院检查一下,医院的结果毕竟要准确一些……”

    姚晨曦端着水杯回过头,“这种事情对我而言会造成多大的影响,我会马虎?”

    女人月事延后几天本来不算什么太大的事,也可能因为很多原因,诸如作息饮食不规律都有可能造成这种后果。但有时候人总是会望最坏的情况去想,月事应期未至,姚晨曦下意识就想到了醉酒的那晚,从而自己把自己吓了两天,为了以防万一,她刚才还专门测了两遍,最后证明只不过是虚惊一场。

    走出来后,想到自己担惊受怕了两天,她也想让某人尝尝这个滋味,所以才装模作样没有第一时间说出来。想到刚才这家伙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她就不禁想笑。

    “好了,你现在可以放心了,时间不早了,你快点回去吧。”

    姚晨曦喝了口水,开始送客。都说这种时候最能看出一个男人的真面目,很多男人提了裤子就不认账,只顾风流不会管女人死活,但从李浮图刚才的表现,姚晨曦勉强能给他个七十分,算是及格了。

    李浮图本来还怀疑姚晨曦是不是故意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想骗过自己,然后再偷偷跑去医院把孩子打掉,可观察了一会后发现她轻松的模样是发自肺腑不是装出来的,这才彻底放了下了心。

    “你差点把我心脏病都快吓出来。”

    李浮图摇头苦笑道。

    姚晨曦睨了他一眼,脱口而出道:“这个时候知道害怕,松裤子的时候怎么那么洒脱?”

    李浮图哑口无言,神色古怪的看着姚晨曦。

    这还是神圣庄严的人民教师?

    姚晨曦也意识到以自己的身份不该说这么轻佻的话,有些羞赧的放下水杯推搡着李浮图望门口走去,“好了,今天麻烦了你了,我知道你肯定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

    “我自己会走,你这只有一张床,难道还怕我赖在这里过夜不成?”

    李浮图哭笑不得,被推出门的时候止住脚步,转过身,犹豫了下,柔声道:“最近天气转凉,你……好好照顾自己。”

    姚晨曦眼神颤动了下,没说话,把门给关上。

    看着紧闭的大门,李浮图摇头一笑,没再逗留,转身下了楼。

    宿舍内,姚晨曦背靠着门,咬着唇,神色复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