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君当仗剑,妾愿抚琴
    在别人的地盘上赖账闹事,孔傅杰不仅没惊慌,相反脸上带着笑意,他不闪不避,目光与李浮图对视,眼中透着玩味。

    “我从何而来,重要吗?”

    李浮图没再追问,无视四面八方的目光,目光移到唐嘉豪身上,“唐少,上次的事我欠了你一个人情,这次就算两清了。”

    唐嘉豪苦笑,他自然知道李浮图指的是大唐一品那所宅子的事,本来经过上次他和李浮图的关系还不错,可现在这么一闹,恐怕又得回到原点了。

    李浮图没在多说,“送客。”

    卢克上前一步,面无表情:“各位,请吧。”

    “李少,感谢你的慷慨,我会在东海待一段时间,你这红楼很不错,我相信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

    孔傅杰意味深长开口,没再纠缠。唐嘉豪对李浮图苦笑着点点头,跟上了孔傅杰的脚步,一群大少们脸色尴尬的也紧随着离开。

    “李先生,那人明显不是我们东海人,需不需要我去调查对方底细?”

    卢克低声道。

    “不用。”

    李浮图望着孔傅杰的背影,眼神平静。

    ……

    春秋华府。

    顾家别墅。

    为了避开沈嫚妮那里,李浮图刻意绕了一条道。

    “顾老呢?”

    接到顾擎苍电话赶来的李浮图拎着一袋茶叶进门,顾家大小姐亲自迎接。

    “爷爷在楼上书房,马上就会下来了。”

    顾倾城看了他手里的礼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

    李浮图笑了笑,“一点心意而已,顾老好歹也是长辈。”

    顾倾城看了他一眼,也没再客套,从他手里接过礼袋交到一旁的女佣手中,“邓婶,麻烦泡两杯茶。”

    “是的小姐。”

    “过来坐吧。”

    顾倾城领着李浮图来到沙发上坐下,李浮图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他和顾倾城认识的那天他就被顾倾城带回家住了一晚,可比起那一次,李浮图现在甚至还要更加不自在。

    “这两天、我给你发消息你也不回我,是不是……”

    顾倾城咬了咬唇,看向某人的眼神里充满了幽怨,“是不是……因为那天校庆我在台上说的话让你生气了?”

    李浮图不禁有些头疼。

    苏媛那边勉强安抚了过去,这边还有一个。

    暗叹一声,他挤出一副轻柔笑意。

    “你别多想,想必你也应该知道,沈嫚妮最近出了一些事情,这两天我去了一趟南阳,所以没顾得上回你的消息。”

    再忙也不可能连回条短信的时间都没有,李浮图明显是在撒谎,而且没有一点技术含量,但遗憾的是,恋爱中的女人智商无限接近零,她们需要的并不是多么有力的解释,而是一个可以用来自欺欺人的借口罢了。

    听到李浮图这么说,东海大学最高贵的一朵校花神色缓和了些,随即关心的问道:“沈小姐没事吧?”

    沈嫚妮遭人掌掴的超级新闻已经轰动全国,顾倾城自然不可避免的听说了,而且她也很清楚,这个男人就住在沈嫚妮的家里,当初她生日那晚,李浮图和她才认识没多久就能为她挺身而出对付汪阳,以他的性格,沈嫚妮这次出事,他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一点皮外伤,过几天就没事了。”

    李浮图摇摇头,没多做解释。女佣这个时候把茶端了过来,李浮图接过,道了声谢。

    “那就好。”

    顾倾城捧着茶杯,犹豫了下,低声道:“苏媛……没找你麻烦吧?”

    李浮图不禁苦笑了下,他自然知道顾倾城为什么会这么问。

    “没有,那丫头这几天的心思都在她表姐那里。”

    顿了顿,李浮图复杂道:“不过你以后尽量……少和那丫头碰面。”

    虽然校庆那晚顾倾城在舞台上公然示爱过后苏媛的表现出乎意料的平静,但是李浮图很清楚,这并不代表那丫头心里一点芥蒂都没有,从他从沈嫚妮那里搬出来那丫头开始一口咬定他是为了顾倾城就可见一斑。

    只怕那丫头现在已经把顾倾城当作仇敌,两人如果碰到会发生什么李浮图不敢多想。

    “我不怕!”

    顾倾城立即开口,眼神就像是站在校庆舞台上那晚,如出一辙的坚定。

    从下决心不再掩饰开始,她就做好了准备。

    “她有喜欢你的权利,难道我就没有吗?!”

    多么掷地有声啊。

    李浮图愈加头疼,喝了口茶,沉默不语。

    “你放心吧,我不会和她闹的。”

    顾倾城呼出口气,把情绪缓缓平静下来,“毕竟再怎么说,她也认识你在前。”

    “倾城,你有家世,有容貌,知书达理,德艺双馨,天底下那么多好男人可以任你挑,我真的不是一个适合的人选。”

    李浮图静静道:“我不是一个好人,死在我手上的人不止一个汪阳,我手上沾染的血腥洗都洗不干净……”

    李浮图抬起眼,看向顾倾城的眼眸,“你真的确定喜欢一个恶贯满盈的魔头?”

    “我相信,你杀的都是该杀之人。”

    顾倾城终究不是像苏媛那样从小生活在温室里没见过多少黑暗的女孩,她不闪不避和李浮图对视,直言不讳道:“爷爷和你也是一样,也有很多人死在他的手上,甚至连爸爸都不理解很早就离开了他的身边,但是我清楚,爷爷从来没有害过一个无辜的人。”

    “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人,在最崎岖的地方,努力行着正路!”

    闻言,李浮图眼神恍惚了一下。

    “你知道吗,在校庆舞台上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我的肺腑之言。在创作那首起曲谱时,我就下定决心,以后当那个我愿意为他弹奏这首钢琴曲的男人出现,哪怕他是与世界为敌的枭雄,我也愿意站在他的身后。”

    这个一直温雅如大家闺秀的女孩终于展现出顾家女的风采。

    “所以你不需要担心,出身顾家,我从来没幻想过能过上普通人的安稳生活,那天你在小公园说得话很对,好与坏,对与错从来不是绝对的,世事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就行。”

    李浮图默然无语,他没想到顾倾城居然拿他的话来说服他,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顾倾城喝了口茶,眼望着李浮图,恬静一笑。

    “君当仗剑,大杀四方。妾愿抚琴,浮沉随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