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初级阶段
    李浮图自然不会回答这种怎么答都会得罪人的问题,开始装聋作哑。

    沐语蝶似乎也并不真想得到一个明确答案,也没再紧逼。

    “喂,你从嫚妮那里搬出来了打算上哪去住?自己买房子了吗?”

    “我在……”

    李浮图张了张嘴,随即很快意识到大唐一品的宅子还不能泄露,转口道:“我打算先在战国会所里落落脚。”

    沐语蝶恍然,“对,那里确实多得是地方。”

    她顿了顿,好奇道:“不过战国再大,终究不能当家,你就没打算在东海买所自己的房子吗?”

    东海的房价虽然傲视全国,但对于这个男人而言不值一提。

    “我这不是才搬出来吗,还没来得及考虑。”

    李浮图轻咳一声,看了眼窗外,把车靠向路边停了下来:“好了,到了。”

    菜市场人多眼杂,虽然都是人来人往,但超市明显环境要好点,而且超市里现在什么也有。

    “米油盐酱醋,要买的东西可真多,我看咱们不如去外面吃得了。”

    走进这家大型超市的大门,李浮图头疼的叹息道。

    “这怎么能一样,既然要感谢你,不自己做怎么显示得出诚意?”

    沐语蝶道:“而且嫚妮现在也不适合出门。”

    “也是。”

    李浮图点点头,拿了个推车,随即想到了什么,顿住脚步,扭过头郑重道:“你们谁会做饭?不会想让我做吧?”

    “怎么可能。”

    沐语蝶拍了他一下,“放心吧,我和嫚妮可都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女人,以前都是自己做饭的,只不过后来工作越来越忙,也就没有了时间……”

    “呦。”

    李浮图诧异笑道:“还真看不出来,我还以为你们两属于五指不沾阳春水的类型,看来是我眼拙了。”

    “小瞧人了不是?”沐语蝶横了他一眼,随即又从包里拿出副口罩戴上。

    李浮图见状摇头一笑。什么事都有得有失,享受了镁光灯下的靓丽光鲜,自然就失去了普通人的自由自在。

    虽然墨镜和口罩几乎把她那张艳若桃李的妩媚脸庞给完全遮挡,但身材妖娆惹火的沐语蝶还是引起了不少关注的目光。

    为了避免曝光,两人推着个推车基本上拿了东西就走,就像小鬼子进村扫荡一样,可哪怕就是这样,仍然有位哥们锲而不舍鬼鬼祟祟的跟在两人后面,视线不住地在沐语蝶的胸前臀部与修长美腿上扫来扫去。

    沐语蝶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沐语蝶都发现了,李浮图自然早就看在眼里,看了眼那位仁兄,嘴角勾勒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直到结账的时候,那兄台仍然紧跟不舍,像极了一位痴汉。

    结完账,帮李浮图拎起一个袋子,沐语蝶正打算离开,可后方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声。

    只见跟了她一路的那男人无比错愕的看着收银员从他购物车里发现的几条女性内裤和一盒杜蕾斯,面红耳赤的道:“这真的不是我拿的,我也不知道怎么跑到我车里的……”

    周围的人眼神像是看变态一样,纷纷离远了点。

    那厮急得都快哭了。

    沐语蝶噗嗤一笑,拉下口罩,媚态横波的瞥了眼身旁的家伙:“你干的?”

    李浮图脸色一本正经,轻咳一声,“有证据吗?没有小心我告你诽谤。”

    “你可真坏。”

    沐语蝶娇笑着捏了他胳膊一下。

    把大包小包塞进后备箱,两人重新上车。

    沐语蝶摘下墨镜和口罩,想到刚才的场面,还有些乐不可支,“你究竟是什么时候把东西丢到他车里的?我居然都没有发现。”

    “要知道当年我可是有着岁月神偷的称号,一双手的速度可谓惊天地泣鬼神,要是你都能发现,我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李浮图玩笑道,把车驶离。

    “你就吹吧。”

    沐语蝶白了他一眼,心里却难免有些感慨万千。跟这个家伙在一起,永远不会觉得枯燥与无味。

    回到春秋华府,李浮图拎着此行的战利品进了门,除了米油盐酱醋之类的必需品外,他和沐语蝶还买了不少菜,荤素都有。

    “回来了。”

    沈嫚妮迎了过来,想帮忙接东西,可这点事李浮图自然不会让一个女人代劳,笑着说了声不用麻烦了,然后把东西拎到了厨房。

    “嫚妮,你知道吗,刚才在超市里……”

    沐语蝶把刚才发生的事笑着说了遍,听完后,沈嫚妮和苏媛都是忍俊不禁。看得出来,两姐妹早上的那点误会已经消除。

    “浮图哥,做得好,那种色狼就应该让他吃点教训。”

    把东西放好回到客厅的李浮图闻言一笑,没理会苏媛那丫头,看向沈嫚妮道:“要不要帮忙?”

    “不用,我和语蝶就行。你就和媛媛在客厅里看会电视吧。”

    “对,君子远庖厨,这种事还用不着你来帮忙,我都好久没做过饭了,这次可得好好展示一下。”

    “对啊,浮图哥,你就别去添乱了。”

    苏媛那丫头把李浮图拉到沙发上坐下。沈嫚妮转身和沐语蝶走进了厨房。

    “浮图哥,表姐说了,以后欢迎你来家里做客。”

    一坐下来苏媛就忙不迭的宣布这个好消息。

    李浮图微微一愣,随即笑道:“你是不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才逼你表姐答应的?”

    “哪有。”

    苏媛翻了个白眼,“是表姐自己说的。我看的出来,表姐其实心里是感激你的,只不过以她的个性,不会说出口罢了。”

    李浮图笑了笑,打开电视。

    “浮图哥,我觉得你已经成功了一大步。”

    李浮图不解的扭头:“什么成功了一大步?”

    “万事开头难,我看的出来,你现在度过了革命最艰难的初级阶段,已经在表姐的心里占据了非同一般的地位,只要继续努力……”

    “停。”

    李浮图哭笑不得,连忙将之打断:“还革命的初级阶段?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是不是又想被你姐教训了”

    “浮图哥,你相信我,我的直觉绝对没有错。”

    苏媛满眼认真:“除了亲人之外,表姐这还是第一次为一个男人下厨,我知道你担心跟在你身边的人会出现危险,但是我相信你迟早能把所有问题都解决的,等那个时候,你不就可以没有顾忌的和表姐在一起了?”

    所有问题都解决?

    李浮图一时间有些失神。

    会有那么一天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