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你若撒野,我定当把酒奉陪
    苏媛现在根本无心多想这个家伙究竟是怎么找到这里的,看到李浮图走过来,她下意识撇过头,装作没有看见。

    经过刚才何采薇的一番话,苏媛心里的难受确实减弱了很多。

    人总是哭自己没有鞋,直到有一天碰到一个没有脚的人。和何采薇经历的一切比起来,她这点委屈算得了什么?

    一路加速赶过来的李浮图看了眼何采薇的背影,随即收回目光,也不在意苏媛的态度,自顾自走到她边上坐下。

    他一坐下,苏媛立即望旁边挪了挪。

    李浮图很不识趣,也跟着挪。

    两人一个退,一个贴,最后苏媛挨到了扶手退无可退,终于扭过头板着脸道:“你不是走了吗?还管我干什么?”

    “怎么?我离开了你表姐那,难道你就打算和我成为陌生人了?”

    李浮图笑道。虽然这丫头的表情很冷,但情绪却比自己想象中的要稳定很多,不知道何采薇刚才和她说了什么。

    “哼,你不要恶人先告状,是你不要我了!”

    李浮图闻言下意识朝周围看了眼,好在没人注意,这要是被不知情的人听到,恐怕还会以为他始乱终弃。

    “丫头,我只不过是换个地方住而已,又不是离开东海,更不是出国……,再者说,你表姐是房东,她不想让我住,我能怎么办?”

    “那你之前是怎么住进来的?”

    苏媛振振有词道:“我知道,你如果想留下来,哪怕表姐不愿意,你也肯定有办法说服她,你这么做,其实也是你自己想走对不对?”

    李浮图张了张嘴,却发现无言以对。

    “你是不是现在觉得住在表姐那里不方便?”苏媛紧紧盯着他。

    李浮图下意识问道:“什么不方便?”

    苏媛毫不犹豫道:“顾倾城!你是不是怕被顾倾城发现你住在表姐那里?怕我会影响你和顾倾城之间的发展?”

    这哪跟哪啊。

    李浮图哭笑不得。有时候他真的搞不清楚女人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我说过,我只把她当朋友而已。”

    李浮图叹了口气,“再者说,她也知道我住在你家,你说的那些根本就不成立。”

    “她知道你住我家?”苏媛不禁一愣。

    李浮图点点头,“她家也是在春秋华府,在你姐别墅的后面,十二号别墅,不信你可以自己去验证。”

    “反正我不管,你早不搬晚不搬,偏偏等她在全校面前跟你告白后就立刻搬走,你肯定是因为她。”

    苏媛似乎就咬定了顾倾城。

    校庆那晚这丫头表现得很平静,他还以为这丫头没把顾倾城的示爱之举当回事,但现在看来,这丫头是藏在心里了。

    “我要怎么说你才肯相信?”李浮图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很简单。”

    苏媛似乎早就准备好了说辞,很快开口道:“你重新搬回来我就相信你!”

    李浮图苦笑。

    “丫头,你应该知道这根本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

    苏媛满眼认真:“只要你和我一起去和表姐说,她一定会同意的,如果她不同意,我、我……”

    苏媛咬了咬唇,“我就也搬出来和你一起住!”

    李浮图眼皮猛的一跳。

    要是这丫头真的和他住在一起,那还得了?恐怕到时候他什么事都不用做了。

    “丫头,你知道你姐姐为什么会让我离开,而我也没有争取留下来吗?”

    李浮图轻咳一声,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苏媛皱着眉,“为什么?”

    “因为她知道,和我在一起的人都会处于危险之中……”

    苏媛立马将之打断,斩钉截铁道:“不会,你那么厉害,你会保护好我们的!”

    “你看,你也是说我会保护好你们,说明你也知道你表姐的想法没有错,和我在一起确实会有危险。”

    李浮图郑重道:“的确,我确实会尽全力保证你们不受伤害,但是我也不是神,也会有疏忽大意的时候,而并不是所有错误都是可以弥补的。”

    李浮图凝视着苏媛的那双大眼睛:“你想想,因为我的原因,这段时间你被人绑架,还遭杀手追杀,虽然都有惊无险,但如果那两次其中稍微有点差错,你会是什么下场?”

    苏媛眼神颤动,说不出话。

    “你也在害怕对吗?”

    李浮图低沉道:“正是因为未来恐怕还会发生类似的事,所以我才决定从你表姐那里离开,我不想因为我的原因连累无辜的人处于危险之中,否则要是你们出了什么事,我恐怕会自责一辈子,媛媛,希望你能理解。”

    苏媛脸上的冷漠之意缓缓消退,“可是、可是……”

    “丫头,就算你不在意,你也不能不顾你表姐的安危吧?难道你也想让她经历你之前经历的一切?”

    知道这丫头已经快被自己说服,李浮图趁热打铁:“我刚才就说过,我不是离开东海,只不过换个地方住而已。就算不住在你表姐那里,也一样是你的浮图哥,有人欺负你,只要一个电话,我一样会帮你出气。”

    “真的?”

    “当然是真的。”

    李浮图笑了笑:“除非你不打算认我这个哥哥了。”

    “哼,就算你离开了表姐那里,你也休想甩掉我!”

    苏媛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伸出一只手。

    李浮图疑惑道:“干什么?”

    “拉钩。”

    苏媛不由分说直接拉起他的右手,然后拽着他的小拇指和自己的小拇指缠在了一起,“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如果你说这些只是为了哄我然后把我甩开,那我会恨你一辈子。”

    如果自己真的打算这么无情的话,你这丫头恨不恨自己又哪会在意。

    李浮图摇头一笑,也没拒绝,配合着和这丫头拉了拉勾。

    “现在是不是可以笑一个了?”

    苏媛似乎并没有变得乐观起来,抱住李浮图的胳膊脑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有些低沉的道:“浮图哥,你说我们以后会不会渐渐变得生疏啊?”

    “放心吧丫头。”

    李浮图摸了摸苏媛的辫子,笑道:“你若撒野,我定当把酒奉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