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
    既然苏媛不是被人掳走,李浮图倒也不是那么着急。

    他确实没想到那丫头为了他居然和她表姐红了眼,甚至沈嫚妮还要托沐语蝶向自己求助,由此可见这对姐妹这次吵的相当厉害。

    看来平日里倒没白疼那丫头。

    李浮图略感欣慰,下床穿上衣服洗漱了一番,随即出门下楼。

    东海很大,茫茫几千万人,要是没有目标就这么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李浮图没这么傻。

    虽然沐语蝶说得很轻巧,认为苏媛一定会接他电话,但是李浮图却没这么乐观。

    这次那丫头和她姐都闹得那么厉害,甚至都开始离家出走,很大可能也已经把他给记恨上,毕竟不管怎么说,他确实也算是不告而别。

    所以李浮图想了想,并没有直接给苏媛打电话。

    按照常理来推测,那丫头哭着跑出去,很大可能是找人倾诉委屈去了,可她在东海基本上不认识什么人,恐怕熟悉的也就她那几个室友。

    张欣兰和周乔他都见过,而且不止一次,但李浮图也没她们的号码,姚晨曦应该知道,但关于这档子事,李浮图一时间倒还真不好意思去麻烦她,虽然说是要当作那晚的事没发生过,但人又不是机器哪能说格式化就格式化。

    走进地下停车场坐进车里,李浮图拿起手机思索一会,最后打算先问下何采薇,如果苏媛没去她那里,那他也能问下何采薇周乔两女的号码。

    东海第二人民医院,住院部楼下的长椅上,何采薇看着还在抽泣的苏媛,不禁也有些心慌意乱。

    认识两年,她还是头一次看见苏媛这么难过过,那双大眼睛都已经开始红肿起来。

    “媛媛,你先别哭了,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她本来打算等苏媛情绪冷静一下再问,可现在看这架势,苏媛的泪水简直像是洪水决堤一样根本止不住。

    “都是坏人,没有一个人考虑过我的感受,都是坏人!”

    苏媛抽噎着道,李浮图想得不错,这丫头确实也埋怨上了他。

    何采薇抽出一张纸巾递了过去,扶住苏媛的肩头,“媛媛,你说谁是坏人?”

    “谢、谢谢。”

    苏媛接过纸巾,抽着小巧的瑶鼻扬起梨花带雨的小脸对着何采薇道了声谢,然后又很快垂下了脑袋,并没有说出是在骂谁。

    何采薇轻抚着苏媛的背,看着苏媛擦着泪水,脑海里不禁开始浮想起来。

    能让苏媛伤心,肯定和那个男人脱不了关系,可是刚才听苏媛的话,好像也并不像吵架了啊。

    何采薇疑惑不解,正想着再问问的时候,手机却响了起来。

    她的手机,一般都用来和母亲联系,并没有几个人知道她的号码,也很少会有人给她打电话。

    奇怪的拿出手机一瞧,何采薇眼神微微一变,随即对苏媛低声道:“媛媛,你平静一下,我先去接个电话。”

    还沉浸在难过伤心里的苏媛抹着泪点了点头。

    “喂……”

    何采薇刻意走远了一点。

    “媛媛今天跟你联系过没有?”

    李浮图拿着电话,直接开门见山。

    看了眼坐在长椅上还在默默哭泣的苏媛,何采薇嗯了一声,轻声道:“她现在就在我这里。”

    “真的?”

    李浮图心里一松,“你们现在在哪?”

    “在医院呢。”

    何采薇犹豫了下,问道:“她一跑过来就哭,问她什么也不说,是你和她……吵架了吗?”

    “没有,这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

    李浮图面露苦笑,把车发动:“你先把她给稳住,不要让她离开,我马上过来。”

    “嗯。”

    听到手机里传来的挂断声,何采薇放下手机,重新朝苏媛走了过去。

    她坐在苏媛的身边,看着医院来往的人流,轻声道:“媛媛,其实说句心里话,我一直都很羡慕你呢。”

    苏媛因为哭泣而轻轻颤抖的肩膀微微停缓了一些。

    “你也知道,我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从出生到现在都没见过父亲一面,甚至连一张相片都没看到过,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死是活,从小到大,我和母亲相依为命……”

    何采薇轻轻吁了口气:“这种感觉,其实真的不好受呢。”

    苏媛抬起头,泪水缓缓停止了下来。

    “我小学放学后就会跟着妈妈去摆地摊,因为妈妈担心我年纪小,一个人呆在家里不放心。初中女孩都开始爱美,但我一条牛仔裤可以穿三年,人家喝各种饮料,我只有家里带的白开水,高三最后备考的一年,冬天家里没有空调,深夜复习,妈妈就会给我准备一点白酒,你肯定不知道,那种酒虽然便宜,但是去寒的效果很好。”

    苏媛怔怔失神。

    “没有人一开始就是刀枪不入的,从小到大,很多人都嘲笑过我,说我是穷人,没有父亲,我也曾难受的哭过,但是我也只敢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躲在某个巷口偷偷的哭,不敢被妈妈发现。因为我知道,她一直在为了我而咬牙坚持,如果我不坚强,我的家庭恐怕会真的走入绝境。”

    “当人无路可退的时候或许才会发现自己能强大到何种地步,哭着哭着,我随后也就渐渐习惯了。”

    何采薇扭过头,看着苏媛泪痕斑斑的小脸,笑意轻柔,“我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媛媛,即使现实不如你意,那你也要学会自己放过自己,并不是什么时候,都会有人来解救你的。”

    “薇薇……”

    “好了。”

    何采薇握住苏媛的手,“这二十年来,没人安慰过我,我也不需要安慰,我和你说这些,只是希望你明白,哪怕让你感到痛苦无比的日子,恐怕也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生活。”

    何采薇伸手抹去苏媛脸上的泪痕,“以后伤心的时候,只要想想我,你应该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好啦,我该上去了。”

    何采薇展颜一笑,突然站起身,朝住院部大楼走去。

    苏媛一愣,然后就看到一道人影替代了何采薇,缓缓走进了她的视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