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不愿做扑火的飞蛾
    “好了,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这些也没有任何作用,现在关键的是赶紧把媛媛找回来。”

    在沐语蝶心里,她也一样把苏媛当妹妹看待,得知那丫头哭着开车跑出去,她同样着急。

    “我一直在给她打电话,可她一直没有接……”

    沐语蝶看了沈嫚妮一眼,苦笑道:“她现在当然不会接你的电话,我来打试试吧。”

    沐语蝶从包里拿出手机,拨通了苏媛的电话,虽然没有关机,但是嘟了半天同样没人接听。

    沈嫚妮眼里的期待目光渐渐暗淡下来,“她连你的电话也不接吗?”

    沐语蝶放下手机,苦笑道:“那丫头现在恐怕知道我和你在一起……”

    沈嫚妮默然。

    “好了,不用太担心……”

    沐语蝶轻轻拍了拍沈嫚妮的手,柔声安慰道:“大白天的,而且那丫头这么聪明,肯定不会出什么事的,她恐怕只是躲到哪个地方哭去了。”

    “你说她会去哪里呢?”

    沈嫚妮喃喃道,突然眼神闪烁了下,看向沐语蝶:“语蝶,你说媛媛会不会……是找他去了?”

    “谁?”

    沐语蝶微微一怔,随即反应了过来:“你说李浮图?”

    沈嫚妮缓缓点头。

    “确实有这个可能。”

    沐语蝶眼神明亮起来,“即使媛媛没去找他,但要是他的电话媛媛肯定不会不接的。”

    沈嫚妮咬着唇,“我现在……”

    沐语蝶自然知道沈嫚妮的为难,柔笑道:“放心吧,我来给他打,你不在东海的这段时间,我看的出来,他对媛媛的爱护是真心的,媛媛出事他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握了握沈嫚妮的手,沐语蝶再度拿起手机。

    “语蝶?”

    李浮图难得颓废了一把,昨晚一个人喝了酒然后在六千万的豪宅里睡了个懒觉,听到沐语蝶的电话才醒。

    沐语蝶当然听出了他语气里的慵懒:“你还在睡觉?”

    这家伙,还真是心宽啊,她本以为被沈嫚妮扫地出门这家伙应该会有些难受,可他倒好,这边人家两姐妹为他吵的不可开交,他自己却还在呼呼大睡。

    李浮图从床上坐了起来,揉搓了下脸让头脑稍微清醒了点,笑道:“这么早打电话是不是想问嫚妮的事?我昨天就把她带回来了,你可以直接去问她……”

    沐语蝶看了身旁的沈嫚妮一眼,“我现在就在嫚妮家里。”

    李浮图一怔,随即疑惑道:“那你找我是……”

    “媛媛不见了。”

    “什么?!”

    李浮图语气下意识提高了许多,随即坐直了身子眼神变得严肃起来:“你说的不见是指什么意思?”

    “你先别这么激动。”听到这,沐语蝶就已经知道苏媛也没去找李浮图。

    李浮图对苏媛的关心通过波动的声音从手机里清晰传了出来,就连沈嫚妮都听得清清楚楚。

    “昨晚都好好的,怎么就突然不见了?”

    李浮图眉头皱起。

    难道倭国的余孽还没有彻底清除干净?莫非除了藤原刃之外东海还有藤原家族的死士?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好吗?”

    沐语蝶苦笑道:“事实或许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你不是昨晚瞒着那丫头从嫚妮这里搬出去了吗?媛媛早上起来发现你离开后有些接受不了,认为是嫚妮把你赶走的,所以……”

    沐语蝶顿了顿,看了神色复杂的沈嫚妮一眼,“所以她和嫚妮大吵了一架,然后哭着开车跑了出去,我们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打电话也不接,她现在情绪激动,我和嫚妮担心她会出什么事,所以不得不麻烦你,我想她不接我和嫚妮的电话,但你的电话应该不会不接的,你能帮忙劝劝那丫头吗?”

    吵架?

    离家出走?

    李浮图着实没料到那丫头的反应会如此激烈,不过听到那丫头只是自己跑了出去,眉眼间的凝重之意放松了不少。

    “这件事因我而起,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李浮图顿了下,接着道:“你也让嫚妮不要太过担心,我会把那丫头毫发无损的送回来,我保证。”

    “谢谢。”

    沐语蝶叹了口气,缓缓放下了手机。

    “你都听到了?”

    她扭头看向沈嫚妮。

    沈嫚妮怔怔的点头。

    “既然他答应帮忙,那就肯定不会有事了。”

    沐语蝶握住她的手,感慨万千道:“你当初在街上撞到了他,是种不幸,也是种大幸啊。”

    叹息一声,沐语蝶没再说这个话题,“你脸上的伤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沈嫚妮苦笑着把南阳发生的事缓缓讲述了一遍。

    “没想到那个施宏毅表面上挺爷们,实际里居然这么懦弱。”

    沐语蝶鄙夷道。不论是非对错,恐怕对危难关头抛弃妻子以求自保的男人哪个女人都不会有好感。

    沈嫚妮皱了皱眉,她觉得沐语蝶好像关心错了重点。

    “你不觉得他的处事手段太残忍了吗?”

    沐语蝶一怔,随即问道:“你是因为南阳发生的事情所以才赶他走的吗?”

    沈嫚妮没说话,形同默认。

    沐语蝶明白过来,她本以为是这段时间东海发生的事沈嫚妮才会做出这个决定,现在看来她还不知道这些,起码不会完全清楚,要不然她就不会说李浮图处理施宏毅的手段残忍了。

    “嫚妮,有时候我挺羡慕你的,真的。”

    沐语蝶轻轻一叹,神色复杂:“一直有人把黑暗挡在了你的世界之外,以至于你能始终保持这份良善。”

    沈嫚妮闻言沉默了半饷,然后轻轻开口:“你也喜欢他,对吗?”

    沐语蝶瞳孔猛然收缩了下。

    沈嫚妮神情平静,仿佛没有看到沐语蝶剧烈波动的眼神。“你知道吗?他临走时,一句抱怨都没有,甚至把我和时幕的合约给了我。我未来的自由,竟然只是让一个人在家里住了两个月就轻易得到了。”

    时幕?

    合约?

    沐语蝶满脸不可思议之色。

    沈嫚妮恍若未觉。

    “他那样的男人,的确和毒品一样,有的人明知有毒,却仍然无可救药的沦陷进去,而我不想做那样的人。我让他离开,与其说是为了媛媛……不如说是为了我自己。”

    说到最后,沈嫚妮看向门口,轻喃道:“我不愿做那扑火的飞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