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姐妹反目
    有关沈嫚妮遭人掌掴的事件还在持续发酵,当所有人把目光还集中在南阳恒达影视城时,殊不知主角已经回到了东海。

    第二天一早,当苏媛下楼时,发现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

    似乎正打算上楼的沈嫚妮停住脚步,笑道:“正打算上去喊你,过来吃早餐吧。”

    “表姐,这早餐谁买的?浮图哥吗?”

    闻言,沈嫚妮眼神闪烁一丝复杂之色,随即摇摇头,笑道:“我让别墅的工作人员送的。”

    她现在这个样子,自然不适合出门。

    “哦,那我去叫浮图哥。”

    苏媛说完就转身噔噔噔朝楼上跑去。

    沈嫚妮红唇动了动,看着苏媛的身影,最终没有开口。

    苏媛跑到李浮图门前,敲着门喊道:“浮图哥,太阳晒屁股了,赶紧起床。”

    一边敲着门,苏媛心里难免觉得有些奇怪,以前李浮图每次都比她起来的要早,怎么今天现在都快九点了还在睡?

    敲了半天,里面却没有任何回应。

    苏媛皱起眉头,伸手摸向门把,尝试的扭了一下,却发现门并没有锁。

    “浮图哥……”

    她把门缓缓推开,探着头望去,却发现床上整整齐齐,房间里空无一人。

    苏媛心中瞬间一惊,一把把门给大力推开,然后冲了进去。

    在房间里看了一周后,她连忙跑进卫生间,发现里面也没有李浮图的身影。

    难道他一大早就出去了?

    苏媛皱着眉走出房间,站在二楼扶拦处喊道:“表姐,浮图哥怎么不在房间里?他去哪了?”

    “你先下来。”

    沈嫚妮似乎很平静。

    苏媛又蹭蹭蹭重新跑下楼,回到餐厅,“表姐,浮图哥呢?他是不是去什么战国会所了?”

    “先坐下吃点东西。”

    苏媛坐了下来,可心头那股莫名其妙的不安感却越加强烈。

    虽然面前都是自己最喜欢吃的餐点,但是拿着汤匙,苏媛却没有心思去动。“表姐,浮图哥到底去哪了?”

    沈嫚妮喝了口鸡蛋羹,“他走了。”

    走了?

    苏媛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这么早他就有事要忙吗?”

    沈嫚妮看向苏媛,沉默了片刻,轻声道:“他离开了。”

    苏媛一怔,随即‘啪嗒’一声,手里的汤匙掉在了桌子上。

    “表姐、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媛愣愣的看着沈嫚妮,眼神颤抖不止。

    沈嫚妮移开目光,搅动着鸡蛋羹,静静道:“他之所以会住在这里,是因为他之前刚回国,没有落脚的地方,现在他已经有了可以容身的去处,自然就离开了……”

    “不、一定不是这样……”

    苏媛僵硬的摇头,小脸苍白,“之前还好好的,他怎么可能突然就离开了?”

    苏媛喃喃道,最后把目光盯在沈嫚妮脸上,颤声道:“表姐,是你、是你赶他走的对不对?”

    沈嫚妮没有回话。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苏媛再也控制不住心里剧烈波动的情绪,猛的站了起来,一双大眼睛有晶莹开始闪烁:“他听到表姐你受伤,不辞辛苦立马赶到南阳去为你报仇,表姐你怎么能这么无情?!”

    不顾从眼角滚落的泪水,苏媛激动的道:“表姐,你经常教导我要懂得感恩,他帮了你,可你就是这么报答他的吗?!”

    沈嫚妮眼神波动不止,她紧咬着嘴唇,抬起头:“媛媛……”

    “我不要听!表姐、我恨你、我恨你!”

    苏媛慢慢的后退,最后抹着眼泪转身跑了出去。

    “媛媛!”

    沈嫚妮迅速站了起来,可根本没来得及抓住情绪失控的苏媛,眼睁睁看着她跑出了别墅大门。

    沈嫚妮焦急的追到别墅门口,可看到苏媛已经上了她那辆甲壳虫迅速驱车离开。

    看着甲壳虫消失在视线中,沈嫚妮站在门口,怔怔失神。

    以往无论她说什么,哪怕那丫头再如何觉得委屈,也只会闭着嘴不吭声以这种方式来表示抗议,这还是近二十年来头一次与她红脸。

    特别是那丫头最后转身时那道目光,看着她这个表姐就像是看着陌生人一样。

    那个男人在这丫头心中,真的已经重要到如此地步了吗?

    ……

    半个钟头后,一道跑车轰鸣声从门口传来,随即沐语蝶急匆匆的身影出现在别墅门口。

    “嫚妮,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南阳的事解决了吗?媛媛怎么了?”

    坐在沙发上握着杯茶发呆的沈嫚妮回过神,扭头看向急步走来的姐妹,挤出一抹笑意,“麻烦你还要跑过来……”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沐语蝶坐到她身边,握住了她的手,仔细看了眼她脸上的耳光印,当时照片上看起来确实很严重,但是经过了两天,已经消退了不少。

    “还好,你脸上这伤过几天就会完全消失了。”

    沐语蝶松了口气,随即凝眸问道:“你刚才在电话里说得不清不楚,你说媛媛怎么了?”

    沈嫚妮露出一抹苦涩笑意:“那丫头把我骂了一顿,然后开车跑出去了。”

    沐语蝶闻言一愣,一双媚眼下意识瞪大难以置信道:“媛媛把你骂了一顿?”

    她可是知道,那丫头虽然古灵精怪,但在她姐面前却乖巧得不得了,那丫头怎么突然有这种胆量了?

    沈嫚妮神色复杂,把来龙去脉缓缓讲述了一遍。

    “你……,唉……”

    听完一切后,沐语蝶张了张嘴,最后化作了一声长叹。

    沈嫚妮看向她,眼神竟破天荒的有些迷茫与无助,“你也认为我做错了吗?”

    “你做的没错。”

    沐语蝶握紧沈嫚妮的手,摇头轻叹道:“……但是你做的太急了,那丫头还小,而他又那般……与众不同,媛媛会对他产生仰慕依恋之情,完全可以理解。你虽然是她姐,但你我也都是女人,你也应该知道陷入感情里的女人是盲目的,没有任何理智可言,哪怕亲人的话有时候也根本听不进去,你为她好,她根本考虑不到,她只会认为你在干涉甚至操控她的幸福,在其他方面,那丫头或许不会违抗你这位表姐,但如果涉及到感情…恐怕没人愿意逆来顺受的……”

    不得不承认,沐语蝶剖析得十分精准。但其实她还并没有把话说完。

    她和苏媛与李浮图是一同经历过那场杀戮之夜的,只有亲身体会过的人才能明白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恐怕在苏媛心里,那个男人身影的伟岸程度远远要超出沈嫚妮的想象。

    沐语蝶叹息道:“你应该让他主动与媛媛提出的,如果他自己说要离开,媛媛就不会那么激动,而我相信他也绝对不会拒绝这个请求。”

    沐语蝶能想到,沈嫚妮何尝不能想到这些。

    “都到了最后,我不能让他再去牺牲付出了。”

    沈嫚妮喃喃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