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爷也是有钱人呐
    开车驶出春秋华府的大门,李浮图不禁踩了下刹车,把车停了下来。

    他打开车窗,点燃了一根烟,透过后视镜静静看着那熟悉的大门。

    回国近两个月来,他无数次进出这个地方,但是今晚和以往不同,这一次过后,他恐怕会很少再进去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沈嫚妮的抉择是正确的,这段时间以来的遭遇让李浮图很清楚,哪怕回到龙国,他也很难获得真正意义上的平静生活,苏媛因为他的原因,已经两次遇险,谁敢保证不会发生第三次?

    或许也只有自己离开,才能让她们重新回到原来无忧无虑的生活里去。

    默默的抽完一根烟,李浮图重新关上车窗,脚踩油门,野马呼啸一声,在夜色下化作一道魅影迅速驶离了春秋华府。

    确实如沈嫚妮所言,今时不同往日,他不用再去住酒店,战国会所里多得是住的地方,不过李浮图想了想,还是没去战国,把车开到了大唐一品。

    一周前他豪掷六千万在这里购置了一栋豪宅打算‘金屋藏娇’,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作为唐山地产近年倾力打造的高端住宅区,这里的服务可以说比五星酒店还要专业,从购房日起,早就有家政人员开始收拾打扫准备户主入住的一切。

    李浮图把车驶入地下停车场,然后拎着行李箱来到a栋,刷卡打开门禁乘电梯直上二十一层。

    一层一户,总面积近六百平米的豪宅那得多大?普通人恐怕难以想象,光是客房就有八间,想要把格局记清楚恐怕都不是一时半会的事。

    李浮图不挑剔,随便选了个房间把行李放下,然后走到面积巨大的客厅,诧异发现酒架上居然还摆了几红酒。

    不用想,肯定是大唐一品方面准备的,这些酒虽然都很名贵,其实也花不了多少钱,但不论怎么说,这是份心意问题,从这些细枝末节就可以看出唐山地产能如此成功不是没有道理的。

    李浮图拿下一酒,抽出一个高脚杯,随即打开客厅那面占据一整面墙的落地窗,走到了阳台上。

    站在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高耸入云的东海明珠塔,在夜色下放射出白色光线,宛如黑暗中的一盏明灯。

    李浮图坐在椅子上,然后启开红酒给自己倒了杯酒,悠悠叹息道:“从现在开始,又要迎接‘单身生活’了。”

    品尝了一口,味道不错,只不过李浮图觉得遗憾的是,少一个对酒之人。

    一个人虽然自由,但却也难免会感到寂寞啊。

    或许是老天爷此刻正在注视李浮图,从而听到了他的心声,他缓缓的咽下一口酒,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现在都过了十一点,谁还会给他发消息,莫非是苏媛那丫头?

    不对,苏媛应该明天早上才会发现才对。

    李浮图疑惑的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的显示,不禁笑了。

    又是那个失足妇女。

    他真的很好奇对方究竟是什么人,从对方发的那张照片和两次聊天来看,李浮图觉得对方应该不是她嘴里所说的‘服务行业’的人,但却总是深更半夜给自己发短信,难不成是那种空闺寂寞的无聊少妇?

    “卖包子的,在不?”

    看着屏幕上的一行字,李浮图摇晃着酒杯,按着键盘:“有事起奏。”

    “最近天气转凉,行情转淡,人家好段时间没有接到客户,化妆品都快买不起了,求支持……”

    李浮图哑然失笑。

    皮肉行业的红火程度还会受天气影响?

    欺负他读书少?

    喝了口酒,李浮图回复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人家好长时间都没有生意了,咱们认识这么久,你是不是应该照顾人家一下?”

    李浮图忍着笑:“不是,上一句。”

    对方似乎有些纳闷,过了一会才回了过来:“卖包子,在不?”

    李浮图干净利落回了两个字:“不在。”

    手机沉寂了好一会,然后屏幕再度亮了起来。

    “你这个混蛋没良心的,见死不救,你就不怕遭雷劈?!!!”

    自己这叫洁身自好,不被红粉骷髅所迷惑,坚守本心不动摇,应该值得赞扬和表彰才对,怎么就要遭雷劈了?

    李浮图笑意馥郁,抿了口酒,“很抱歉,我也是有心无力,因为职责不允许,其实……我是警察。”

    对方似乎一点都害怕,不假思索回复道:“你如果是警察那我就是米国总统了!”

    这娘们怎么就如此肯定?

    李浮图挑了挑眉,也没多想:“好了,不逗你了,我最近也时运不齐,刚和女朋友分手,并且被她从家里赶出来了。”

    “……真的假的?”

    “这么丢人的事我有必要骗你吗?”

    李浮图半真半假继续回道:“我正借酒浇愁呢,你居然这么巧发消息过来,或许真是缘分,也罢,见你一片诚心的份上,在下也就从了你吧。”

    能把嫖唱说得如此清新脱俗理所当然,这或许是头一份。

    消息发了出去,对方却半饷没再回话。

    李浮图又给自己倒了杯酒,嘴角挂着笑意:“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一直在逗我玩吧?”

    “当然不是!谁会那么无聊。”

    我看你就这么无聊。

    李浮图摇头一笑,步步紧逼:“你不是支持全国吗?明天直接坐飞机过来,机票我报销。为了庆祝回归单身,咱也奢侈一会。”

    不按套路出牌啊。

    对方似乎没想到他这次会如此主动,过了一会才回道:“行啊,你家在哪?”

    还不肯认输?

    李浮图眼中闪烁笑意,直接回道:“东海大唐一品a栋二十一层。”

    电话那头,一个女人从床上立马坐了起来,满脸的震惊之色根本掩饰不住。

    “你当我傻?谁不知道大唐一品那可是顶级富豪区,你一个卖包子的,住的起?”

    “其实一直没告诉你,爷也是有钱人呐。”

    女人呼吸都不自觉变得急促起来,从床上起身,露出一双柔嫩玉足,如花似玉的脸蛋上震惊之色还未消退,“你说的是真的?”

    “比真金还真,我现在就坐在阳台上举杯邀明月,唉,人生真是寂寞如雪……”某人还在那感慨万千。

    女人走出房间,打开落地窗,赤脚走上阳台。

    “卖包子的,你相信缘分吗?”

    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消息,认定这个‘失足妇女’只不过是个寂寞空虚之人的李浮图不禁皱了皱眉。

    “什么意思?”

    对方没再回话。

    李浮图不解的放下手机。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头顶的阳台上,一个女人穿着名贵丝绸睡衣,肌肤白腻似雪,晚风吹得她发丝轻扬。

    她望着远方的东海明珠塔,脸上的震惊之色缓缓化为复杂的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