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大内总管
    虽然不知道贾洪梅到底是什么背景,但从对方明知山有虎还偏向虎山行的底气就知道那个女人肯定家世不凡。

    占了便宜还不走那不是勇士,那叫莽夫。

    李浮图没心思留在这里陪一个女人玩游戏,毕竟这里是龙国,不可能按照国际地下社会那一套乱杀一切,让施宏毅和贾洪梅得到应有的教训后,他便不打算久留。

    沈嫚妮也知道轻重缓急,没有质疑李浮图的决定,只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犹豫道:“那这部戏怎么办?”

    李浮图一怔,看了沈嫚妮好一会,才哭笑不得道:“男主角都没了?你认为这部戏还拍得下去?你就当什么事都不知道,以脸受伤为由,向剧组请个假,相信过不了几天,贾洪梅那边就会传出施宏毅‘因病’或者因‘车祸’或某种意外死亡的消息,没人会联想到你身上。”

    沈嫚妮怔怔失神。

    她脸受伤这件事全国现在都知道,暂时肯定不能再继续拍摄,剧组没理由不同意她的请假,而施宏毅那边,自有贾洪梅去解释,毕竟贾洪梅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周围剧组这些成员或许会猜到一点内情,但他们肯定不敢随便乱说。至于这部戏怎么办,那都是以后的事情。

    沈嫚妮深呼吸了一下,“……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这一切?”

    “你太看得起我了。”

    李浮图摇头一笑:“来之前我也根本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只不过是‘见机行事’而已,目前这个结果是我能想到最妥善的解决办法了。”

    沈嫚妮深深看了李浮图一眼,不再多说,进卧室去收拾东西。

    见表姐的身影消失在卧室内,刚才还一副乖宝宝模样的苏媛立即凑到了李浮图的身边:“浮图哥,你是不是吓到表姐了?”

    李浮图哑然失笑,看着这丫头学着沈嫚妮的语气道:“大人的事你最好不要多问。”

    苏媛瞪了他一眼,“我知道,你肯定又杀人了,但是我知道你做的没错,伤害表姐的人该杀。”

    李浮图挑了挑眉。

    看来这丫头跟在自己身边潜移默化的确实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你这话要是被你姐听到,那恐怕才叫吓她。”

    苏媛狡黠一笑:“我不会让表姐知道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对吗?”

    李浮图哭笑不得的摇摇头。

    “李先生,那些保镖已经护送着贾洪梅离开,两具尸体也已经被他们带走,房间里我们已经收拾干净,看不出痕迹,接下来该怎么做?”

    善完后的田万里和欧阳修过来请示。

    “你们带人下楼去车里等候,准备回东海。”

    “是。”

    重新关上门,李浮图转过身看到苏媛还跟在自己屁股后面,不禁一笑:“你跟着我干什么?去帮你姐收拾一下东西啊。”

    “哦。”

    苏媛转过身正打算走进卧室,可沈嫚妮已经拖着个拉杆箱走了出来。

    “你就这么点东西?”

    李浮图讶异道。

    “那些都不要了。”

    沈嫚妮这个时候戴上了一副口罩,把那副国色天香的脸蛋遮掩了起来,也挡住了那道耳光印。

    “放心,我知道一个土方子,对皮外伤很有效果,回东海我找人去配一副,涂抹一下很快就能恢复。”

    沈嫚妮看了他一眼,静静道:“走吧。”

    走到酒店门口看到那一辆辆整齐停靠的奥迪,沈嫚妮才知道这个男人如今的声势。

    “沈小姐,行李交给我吧。”

    沈嫚妮点点头,道了声谢,任由田万里把行李接过,和苏媛上了李浮图的那辆野马。

    车队很快驶离曼斯顿酒店。

    ……

    杭城。

    康峰高尔夫会所。

    六七名男人正在打高尔夫,年纪看起来都不大,都不过三十岁,但一个个都气宇非凡,俊雅高华,举止间流露着与暴发户截然不同的贵气。

    “秦兄,据说东海最近出了个妙人,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一人放下手中的球杆突然出声道。

    闻言,几个南方的顶级大少同时朝那个姓秦的男人望去。

    他极具观赏性的挥出一杆,望着球飞出去的痕迹,笑道:“你是指战国会所的那个新主人?”

    “没错,那个叫李浮图的男人有些邪乎,一个月的时间就弄垮了汪家并且取而代之,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姓秦的男人扭头一笑:“阿诚,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你这么惊讶。”

    “不仅阿诚,当时我听说也愣了好久了,据说那个李浮图年纪和我们差不太多,而且据传言貌似燕先生都对他礼让有加,秦兄,莫非那个李浮图……”

    虽然他没有把话说完,但是在场的几人都知道他什么意思。

    燕东来,人人都知道他外号东海王,但在东海却很少有人知道他另一个身份。

    在东海之外的南方,真正上得了台面的人更喜欢称那位东海王为大内总管。

    谁家的总管?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姓秦的男人摇头一笑:“他和我们秦家没有任何关系,至于燕东来为何对他那么客气,这一点我也不清楚。”

    “秦兄都不清楚?”

    “我可只是游手好闲的闲散子弟一枚,像这种事情,燕东来哪会向我汇报,或许我大姐可能知道。”

    闻言,几人的眼神都微微一变。秦家的那位大小姐,可是位了不得的人物。

    “贾少,您的电话。”

    有保镖走了过来。

    “抱歉,接个电话。”

    那个贾少告罪一声,随即走过去拿过手机,听到电话里传来的消息,先是皱了皱眉,随即眼神变得玩味起来。

    “好,我知道了。”

    他放下手机重新放到保镖手上,将其挥退。

    “儒道,出什么事了?”

    “还不是我那个好妹妹……”

    “你妹妹怎么了?”

    几人好奇的望来。他们自然知道贾家的那个二小姐,和贾儒道同父异母,性情如男人般凶悍,到处惹是生非让人很是头疼。

    “她胡闹了这么多年,这次终于碰到铁板了。”

    贾儒道摇头笑道:“她在南阳和人发生冲突,被人打了两枪。”

    其他人一愣,随即惊讶道:“你妹妹没事吧?”

    南阳属于温城,而且温城可是贾家的大本营。

    “谁干的?”

    有人抑制不住强烈的好奇。

    就连秦姓男子都饶有意味的把目光望了过来。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诸位刚才讨论的那个主角……李浮图了。”

    贾儒道似乎并不怎么着急愤怒,叹了口气,“真是扫兴啊,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却出这档子事,还请各位见谅,我现在得去南阳一趟,恐怕不能陪各位了。”

    “正事要紧。”

    其他人都表示理解。

    目送贾儒道离去,有人不解道:“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不过那家伙怎么突然跑到南阳去了?”

    “谁知道,不过那厮还真不是安分的主,到哪都能弄出一点事情来。”

    “你们说儒道会不会因此和那个李浮图斗起来?”

    “不好说,毕竟他们两同父异母,儒道也没怎么把他那个妹妹放在心上。没看到他刚才还在笑吗?”

    秦姓男子没参与他们的讨论,大力的挥出一杆。

    “砰!”

    那颗高尔夫球像个炮弹般飞了出去。

    “这座江湖沉寂太久了,是时候该热闹热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