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大义灭亲
    施宏毅房中这么大的动静,终于不可避免的惊动了这层楼里的其他人。

    上下三层居住的都是《乱世佳人》剧组成员,对于男女主角的背景,他们自然了解。

    目前沈嫚妮遭掌掴事件已经轰动了全国,那些老百姓雾里看花不知道什么回事,但作为剧组成员,他们虽然也称不上完全清楚,但也了解一些内情。

    很显然,他们这部剧的男女主角之间出现了矛盾,而且相当严重,自从新闻爆发再到沈嫚妮称病闭门不出,男主角施宏毅也跟着请假,他们就知道这件事多半难以善了,而现在看来果然如他们料想的一样,冲突开始加剧。

    于情于理,他们觉得应该调解劝说一下,撇开平日里的交情不谈,单说如果男女主角真要是闹得不可开交的话,对他们这部剧肯定会造成灾难性的影响,可他们走出房门,看到的却是十多位西装猛男,气势彪悍,已经把施宏毅的房门口给堵满。

    他们眼神一变,犹豫了下,立马聪明的装作一副我出来只是想打个酱油却发现没带钱的样子,然后很快就重新退了回去。

    和贾洪梅一样,这些剧组成员的第一想法就是来的人是他们娱乐圈的那位小教父。

    都是混娱乐圈的,时幕一姐和时幕太子爷的关系谁不知道?也一直是人暗地下津津乐道的话题。沈嫚妮脸上被人打伤,那位小教父肯定怒火中烧,只是他们没想到来得居然这么快,看来那位太子爷对沈嫚妮还真是上心啊。

    还在东海想着如何应付媒体尽量减小影响的董志远自然想不到自己给人背了黑锅。

    1912套房内,空气仿佛都已经凝固下来,气氛凝重,剑拔弩张。

    相比于贾洪梅的杀意涌动,李浮图则显得风轻云淡。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贾小姐婚姻失败,只能怪自己识人不明,把火撒在嫚妮身上就有些过分了。”

    他顿了下,眼神淡漠的和贾洪梅冰冷刺骨的目光对上,“我是个讲理之人,也不为难贾小姐,哪只手碰的嫚妮,自己废了它。”

    打了一巴掌,就要废掉一只手?

    这还叫讲理?

    贾洪梅不怒反笑:“就凭你?”

    李浮图同样回以微笑:“就凭我。”

    不用贾洪梅开口,敌众我寡,她身边的那些保镖没傻到上去和人硬碰硬,手立即伸入上衣内口袋打算先发制人,可欧阳修的反应比他们更快。

    那些保镖的手指才刚刚碰到枪把,就发现自己已经被近二十把枪给指住,他们的动作瞬间僵硬。

    这可不是在拍电影。

    头一次亲眼见到这种场面的沈嫚妮神情有些恍惚。

    贾洪梅倒有些胆识,临危不惧,眼睛深深眯起,“你敢开枪?”

    只能怪她并不认识李浮图,要是她知道她面前站着的人这段时间做了些什么事的话,肯定不会说这样的话。

    李浮图没有说话,回应贾洪梅的是一道经过消音器的沉闷枪声。

    并不是电视剧里演得开打前还得扯淡的示威一下,欧阳修面无表情,直接一枪打在贾洪梅的左膝盖,精准而又狠辣。

    贾洪梅闷哼一声,左膝一软,当场跪地。

    “小姐!”

    那些保镖大惊,继而大怒,正要不顾一切拔枪和对方拼命,战国会所的人已经迅速如狼似虎的冲了过来枪口死死抵住了他们的头。

    “跪下!”

    不仅仅这些保镖,就连因为剧痛额头上不断冒着冷汗的贾洪梅也意识到自己这次碰到了前所未见过的狠人。

    这些保镖和一般的酒囊饭袋明显有着巨大差别,都很硬气,哪怕受制于人,也不肯轻易屈服,可战国会所的爷们也不是心慈手软的主,见他们还敢顽抗,二话不说直接一枪砸在他们的后脑然后提脚踹向他们的膝弯,迫使这些保镖全部跪倒在李浮图面前。

    贾洪梅知道这次因为自己的大意恐怕要栽了,强忍着膝盖的剧痛,仰着头看着那张陌生而深邃的脸庞,咬牙道:“你究竟是谁?”

    “贾小姐,你不觉得现在问这种问题很多余吗?”

    不管面对施宏毅还是此时面对贾洪梅,李浮图始终都显得温文尔雅,但越是这样,那张脸就越加让人感到忌惮。

    他仿佛没看到发生的一切,嘴角噙笑,“这条腿可是你自己自愿给的,别怪我不守承诺。”

    话音刚落,又是一道枪声响起。

    贾洪梅右手臂再度溅出一道血线,

    目睹一切发生的施宏毅身躯颤抖不止,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他还指望着贾洪梅能救他,可没想到连贾洪梅都搭了进来,他今天算是见识到什么叫真正的亡命徒。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即使今天能逃过一劫,恐怕李浮图那张脸都将成为他一生难忘的梦魇,施宏毅有种直觉,就连贾洪梅都被废了一条腿一只手,对方肯定不会放过他。他眼神惶恐的望了一周,最后再度朝沈嫚妮爬去,“嫚妮、这件事、这件事真的不关我的事……”

    这个时候,他只能把希望寄托于沈嫚妮的善良。

    受到了巨大冲击脑海里一片混沌的沈嫚妮怔怔的扭头,眼瞳缓缓凝缩,还未来得及说话,手就被人拉住。

    “这种人,不值得你的同情。”

    李浮图面对沈嫚妮难得的霸道了一回,无视爬过来的施宏毅,把沈嫚妮直接拉出了房间。

    恭送李浮图离去后,欧阳修转过身,慢慢走到贾洪梅面前。

    “贾小姐,你想活命吗?”

    贾洪梅眼神怨毒,她这个时候也意识到这群人的凶狠与毒辣,不再硬抗,咬牙道:“你们老板说过……”

    “我们老板自然是守信之人……但我不是。”

    欧阳修缓缓蹲下身,把手里的枪塞到了贾洪梅没有受伤的左手中。

    在贾洪梅剧烈波动的眼神下,他轻声道:“杀了他,你就可以活下来了。”

    施宏毅惊恐的扭过头。

    欧阳修站起身,“贾小姐,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考虑。”

    “不!洪梅……”

    无视跪在一旁哀求的施宏毅,欧阳修面无表情开口。

    “三。”

    “二。”

    贾洪梅满眼血丝,死死咬着牙,枪口缓缓的举起。

    “我们是夫妻,洪梅、求求你……”

    就在最后那声“一”即将落地的瞬间,随着“砰……”的一声,还在苦苦哀求的施宏毅的脑门瞬间出现一个血洞,所有的神情顷刻间凝固。

    看着缓缓倒地的施宏毅,贾洪梅手臂颓然的放下,闭上眼,手中的枪跌落在地。

    这一幕早就被人用手机拍摄下来。

    欧阳修脸色漠然。

    “好一出大义灭亲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