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诛人诛心
    贾洪梅没理会酒店门口混乱场面,径直走进了曼斯顿酒店,十二名保镖紧随其后。

    明知对方请君入瓮却凛然不惧,果然有地头蛇的风采。

    几辆奔驰出现的一瞬间就被欧阳修注意到,看着走进酒店的贾洪梅一行人,他低声对田万里道:“你先在这里应付一下,我带人上去。”

    田万里无声点了点头。

    三十名汉子跟着欧阳修转身走进酒店。

    十九楼。

    1912号房。

    敲门声突然响起。

    不急不缓。

    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惊恐不安的施宏毅心中一喜,激动的望着房门的方向,他有种直觉,肯定是贾洪梅来了。

    他们夫妻关系虽然很扭曲,但是他很清楚贾洪梅是个很骄傲女人,哪怕贾洪梅不在意他的死活,但是既然知道了对方点名道姓要找她,那她就一定会来。

    如果换作平时,施宏毅的确很不想见到自己这个妻子,但是此时此刻贾洪梅在他眼里简直和天使无异。

    李浮图面不改色,走过去把门打开。

    贾洪梅看了他一眼,可很快就把视线移开,走进了房间,十几名保镖也鱼贯而入,李浮图神色平静,没有阻拦。

    “洪梅……”

    听到喊声,贾洪梅看向跪在地上的施宏毅,见到他那副凄惨的模样,眼神不禁微微一缩,随即朝四周看去,冷声道:“董志远呢?”

    显然,到现在为止,贾洪梅仍然认为找她的人是那位时幕太子爷。

    “很抱歉,董总不在这里。”

    贾洪梅扫过站在一旁不言不语的沈嫚妮,目光再次落到李浮图身上,眯着眼道:“你什么意思?”

    李浮图笑了笑,上前几步,还未走到贾洪梅身前,一名保镖便伸手挡住他:“站住。”

    李浮图弧度不变,在那保镖手伸过来的瞬间同时出手,左手死死捏住对方的手腕往下一带,吃力之下,那保镖不可抑止的单膝跪在了地上,李浮图嘴角的弧度愈发深沉,随后右腿如闪电般提起,膝盖猛的撞击在那保镖的下巴上。

    “咔嚓……”

    随着一道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那保镖整个身子倒飞了出去砸在了施宏毅旁边,脸朝着施宏毅的方向,大量血水从口中涌出,连半点挣扎都没有,当场咽气。

    看着那双圆睁的眼睛,施宏毅感觉一股凛冽的寒意从骨髓里涌起,随即弥漫五脏六腑,整个人情不自禁颤抖了下。

    整个过程实在发生的太快,沈嫚妮看着那个死亡的保镖,眼瞳微微放大,一时间失了神。

    贾洪梅显然不是一般女人,起码比沈嫚妮的承受力要强不少,她很快就把视线从尸体上收回,随即冰冷的看向李浮图,毫不犹豫的果断开口道:“杀了他。”

    剩下的十一名保镖脸上瞬间涌起森寒杀意,立即打算一拥而上,可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外一阵脚步声传来,然后欧阳修带人走了进来。

    这间商务套房面积很大,但客厅也容纳不下这么多人,有些人只能站在门口。

    欧阳修看了眼那些脸色微变的保镖,然后走到了李浮图身后,微微躬身:“李先生。”

    贾洪梅眼神眯起,终于意识到找她的并不是那位时幕太子爷,她看了眼沈嫚妮,随即收回目光,盯着李浮图冷笑道:“你要给那个戏子出头?”

    敌众我寡,那些保镖没再莽撞出手,自发凝聚在贾洪梅身边。

    “戏子?”

    眨眼间就解决掉一人性命的李浮图微微一笑:“这个词形容的不错,但你好像也嫁给了一个戏子,那你又算什么?”

    “我那是有眼无珠。”

    贾洪梅毫不掩饰这段婚姻的失败与心里的痛恨,甚至除了开始进门之外,她都没有多看跪在地上的施宏毅一眼。

    “不过你也比我好不到哪去,他们这些戏子,表面上靓丽光鲜道貌岸然,可实际上却男盗女娼行同狗彘。”

    看来因为被施宏毅人设所欺骗,贾洪梅对娱乐圈可谓是充满了厌恶。

    “说起来,你倒是应该感谢我……”

    李浮图神情平静看不出喜怒,挑了挑眉:“噢?此话何解?”

    贾洪梅冷笑道:“如果不是我,他们恐怕早就滚到床上去了,你这么着急的想给沈嫚妮出头,想必是喜欢她的吧。心里喜欢的女人差点和别人上了床,不知道你心里是什么滋味?”

    “你胡说!”

    贾洪梅刻薄的话语把沈嫚妮的注意力从那具尸体上拉了回来,她满脸寒霜,对贾洪梅怒目而视。

    “怎么?被我说中心思了?”

    贾洪梅冷笑不止,“也对,你能混到现在,虽然有时幕的护佑,但你也应该也不算太傻,你肯定是知道施宏毅的心思的,但你还是跟他去了,想来也是做好了准备,甚至恐怕还可以说正合你意,被我打搅了好事,现在又找另一个男人给你出头,啧啧,不愧是顶级演员啊,真是让人佩服不已。”

    不得不说,贾洪梅相当的伶牙俐齿,在她的三言两语里沈嫚妮瞬间被描绘成了生性放荡而且心机深沉的女人。

    这种针对人格的侮辱甚至比那一耳光还要更为伤人。

    沈嫚妮气得脸色煞白,紧紧攥着手,却又不知道该如何争辩。这还是李浮图头一次看到她有这么剧烈的情绪波动。

    要是一般人,恐怕还真会被贾洪梅说得动摇起来,但李浮图自然不会听信贾洪梅的话。

    这个女人只不过是因为婚姻的失败而对整个娱乐圈都形成了一种偏激的看法,要是沈嫚妮真是她说的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她也不可能看上施宏毅。

    施宏毅虽然在娱乐圈混得不错,可想必肯定是比不上董志远的,面对董志远多年的追求沈嫚妮都不假辞色,她会看上施宏毅?

    “不要把每个人都想得和你一样傻。”

    李浮图淡淡开口。

    “你说什么?”贾洪梅皱眉看向他。

    “你会被他骗,不代表每个女人都会被骗,一个碰到危险把自己妻子推出来的男人,嫚妮会看得上他?”

    李浮图轻叹道:“反倒是你,嫁给了一个人面兽心之徒,贾小姐这些年心里想必不好受吧?”

    诛人诛心,贾洪梅本来想挑拨李浮图和沈嫚妮之间的关系,可到头来自己却被人攻破了心防。

    李浮图的一句话,就像一把利剑一样,直接刺中她的心中难以愈合的伤疤。

    “你给我住嘴!!”

    贾洪梅死死盯着李浮图,眼中的杀意不加掩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