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神女有心,襄王无梦
    “你这段时间一直住在这里?”

    开车回到沈嫚妮的别墅,孟婆跟着李浮图走进别墅,随意的打量着四周。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a

    心乱如麻的某人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知道孟婆不会喝咖啡这类的玩意,给她倒了杯白开水。

    孟婆接过水杯坐在了沙发上,“不是说这里的主人是个女明星吗?她人呢?”

    李浮图眼神一凝,下意识看向那双妖异紫眸,“她只是个普通人,你别乱来。”

    “只不过是问问,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孟婆轻笑道:“她收留了你,我怎么也应该向她道声谢吧?”

    李浮图自然不会被她的表象所蒙骗,顾倾城和他说过来自川蜀的那个刀马旦喜怒无常杀人不眨眼,但是如果要论起翻脸的速度,宫徵羽绝对比不上眼前这位。

    别看她现在在笑,语气也没有任何烟火气,可要是沈嫚妮真的露面,她恐怕立马就会出手。

    要知道当初自己是乘着孟婆不在地府的时候才跑了回来,要是当时孟婆在场,他想回国休息休息可没这么轻松。

    “她去外地拍戏了,不在东海。”

    李浮图暗自庆幸,要是沈嫚妮在,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孟婆会不会动手暂且不说,在沈嫚妮那里,他就根本无法解释孟婆和马面的存在。

    “是吗?”

    孟婆望了眼楼上。

    “不信的话你可以上去看看。”李浮图毫无压力。

    “那还真是遗憾。”

    孟婆轻轻叹了口气,收回了目光。

    “看你的样子,好像还挺适应这里的生活的,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地府需要我的时候我自然就会回去。”

    李浮图静静道:“也许哪天我厌倦了这种平淡的生活,自然也就回去了。”

    “这么说来,一时半会你是不打算离开了?”

    李浮图喝了口水,“有你们,我在不在其实也没那么重要……”

    “难道你眼里就只有地府?”

    孟婆的那双紫眸凝视着他,“那我呢?地府或许不会时刻需要你,但我需要,你应该知道,我之所以留在地府是为了什么。”

    李浮图沉默,这种话题,他无法回应。

    似乎早就预料到了李浮图的反应,孟婆缓缓收回了目光,喝了口水。“没关系,我可以等,你终究会发现,我们两才是最合适的一对。”

    李浮图暗自苦笑。

    “师父,师娘。”

    这个时候,马面走了进来。

    李浮图松了口气。

    马面之所以叫他师父,是因为他陪马面对练过几天,从那之后,马面就一直这么称呼他,并且以此为荣,至于那声‘师娘’……

    李浮图也不清楚怎么回事,但他理智的进行了忽视。

    “处理完了?”

    “已经成了一堆灰尘。”

    马面点头道,国际地下社会早就研制出了高强度的腐蚀药剂,短短几分钟就足以让一具尸体灰飞烟灭。

    “师父,我在他身上看到了藤原家族的烙印,他时藤原家的人?”

    李浮图轻轻点了点头。

    马面皱眉,“那他为何会对师父动手?”

    “此事说来话长。”

    马面眼中闪过一丝杀气,“师父,要不要……”

    李浮图自然知道他要说什么,多半和白无常一样,地府之众,人人皆是好战分子。

    “没那个必要。”

    李浮图摇摇头,“藤原家族并不知道我的身份,算是无意冒犯,没必要大动干戈。”

    孟婆闻言一笑,什么无意冒犯,要是换作以前,以他的个性,恐怕早就杀入上京了,之所以这次选择隐忍,恐怕只是因为不想放弃现在这种平静的生活罢了。

    难道平淡的日子真的这么值得留恋吗?

    孟婆喝了口水,并没有拆穿李浮图的托词。

    如果李浮图知道孟婆的想法,恐怕会不禁感叹知我者孟婆。

    “师父,现在恐怕不一定了……”

    马面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李浮图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看了孟婆一眼,马面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走上前递到李浮图面前:“这是我在那个杀手身上收出来的。”

    李浮图接过手机,低头一瞧,眼神瞬间收缩了一下。

    “地府孟婆,现身东海!”

    消息显示已发送。

    他抬头看了孟婆一眼,把手机递了过去,“你看看吧。”

    孟婆看了看两人,接过手机看了一眼,不惊反笑。

    李浮图皱眉,“你还笑得出来?”

    “为什么不能笑?发现了又怎么样?难不成那个什么藤原家族还敢对我怎么样不成?”

    孟婆那只看起来如羊脂美玉的素手轻轻一握,那个手机仿佛被巨力碾压,顷刻间粉碎。

    马面眼观鼻鼻观心,站在一边当起了隐形人。

    “藤原家族或许确实不敢对你怎么样,但是如果他们把这个消息散布出去呢?到时候国际刑警,各国特工,还有我们地府的仇家恐怕都会闻风而动,而且这里是传承几千年的龙国,谁敢保证这里没有隐世的高人?”

    李浮图反应十分迅速,立马借题发挥,表情严肃道:“不行,你和马面必须得马上离开东海。”

    “你应该知道,哪怕圣殿的圣王亲至,我要走,他也拦不住我。”

    孟婆那双仿佛能看破人心的紫眸凝视着他,“你说这么多,其实只是为了赶我走对不对?”

    女人太聪明了真是让男人感到头疼的一件事啊。

    虽然心底的想法确实如此,但李浮图自然不会承认,“你多心了,只不过你的发色和眸子在都是黄种人的龙国确实太显眼了点……”

    “你不用解释,放心吧,我不会连累到你的。”

    孟婆打断了他的话,“只不过现在这么晚了,你不会连收容我一夜都不肯吧?”

    李浮图无言以对,他自然不可能大晚上把人给赶出去,站起身领着马面和孟婆上楼给两人安排了房间,好在这栋别墅客房充足。

    马面早早进了屋,然后再也没有出来过。

    李浮图洗完澡,躺在床上,不禁开始回想起和孟婆的第一次见面。

    那是在北太平洋的一座小岛上,当时还不到二十岁的他因为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被y国皇家卫队追杀,他又无法还手,最后开船逃到了那座孤岛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