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军人和战士
    还在陪姚晨曦参加婚宴的某同志自然不知道有朋从远方而来。

    婚礼结束后,他和姚晨曦在一众问好声中走出凯乐大酒店。

    酒店门口,这次由新郎和父母站在门口亲自送宾。

    看到姚晨曦,他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难免变得有些复杂。

    “刚才在婚礼上…我不方便多说……”

    新郎史墨嘴唇动了动,考虑到李浮图的存在,那声涌到嘴边的‘晨曦’还是被咽了回去。

    “……谢谢你能来。”

    他的父母站在后边,眼神中同样百味陈杂。

    姚晨曦笑了笑:“该说谢的应该是我,感谢你还把我当作朋友。”

    从眼神看得出来,史墨明显还有很多话想说,但是因为姚晨曦身边的某人,他没有再说下去。

    “李先生,感谢赏脸。”

    他扭头看向李浮图,笑容与他的岳丈以及婚礼上的宾客一样,透着很清晰的恭敬,很显然关腾提醒过他什么。

    那个曾经踌躇满志一心想要闯出一片天的青年,终究还是被现实打败了吗?

    见状,姚晨曦心里莫名的有些遗憾,她也不知道是为了史墨,还是为了她自己。

    李浮图淡淡一笑:“我只不过是陪晨曦而来,看看她曾经喜欢过的人是什么样子。”

    史墨脸色一僵,显然没料到姚晨曦会把他们之间的事情告诉这位如日中天的年轻枭雄,眼神里下意识浮现一缕紧张之色。

    作为男人,他很清楚男人在对待自己女人感情方面心胸都大不到哪去,而且那种占有欲会随着身份地位的攀升表现得更加明显。

    “让李少见笑了。”

    史墨微微低了低头。

    李浮图笑容不变:“史先生一表人才,没让我失望。”

    史墨根本摸不透这位比他还要年轻但位面超出他无数个层级的枭雄究竟说的是正话还是反话,一时间都不敢再接腔。

    姚晨曦重新挽住李浮图的手,轻声道:“走吧。”

    李浮图平静的点了点头。

    姚晨曦最后看了自己曾经深爱过得男人一眼,露出一抹微笑:“再见。”

    史墨知道,这声再见,是在对过去做正式的道别。

    “……再见。”

    他缓缓开口,目送着两人离去。

    史墨的父亲叹息道:“儿子,都过去了,姚丫头也找到了自己的依靠……”

    “爸,我明白。”

    史墨知道父亲在担心什么,笑容复杂道:“现在的路是我自己选的,我会承受。但是我真的希望她能找到一个真心疼她的男人,愿她的深情不再被辜负。”

    史墨的父亲拍了拍他的肩膀,长长叹息了一声。

    ……

    坐进野马,李浮图并没有急着发动车子,扭头看了眼,“真的没事?”

    姚晨曦笑了笑:“我看起来就那么软弱,非得大哭大闹不成?”

    李浮图耸耸肩:“本来我都做好了你今天可能会大闹婚礼现场的准备。”

    姚晨曦忍俊不禁,看着他道:“很抱歉,让你失望了。”

    李浮图看了眼车外,酒店大门口,史墨似乎还望着这边。

    “其实我觉得,他心里还是有你的……”

    “不重要了。”

    姚晨曦深深吐出口气,仿佛甩掉了一个放在心里的沉重包袱:“说穿了,他不够爱我,我也不够爱他,他不肯为我放弃他的理想,我也不肯为了他放弃自己的坚持,我们两注定有缘无分……”

    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扭头好奇的问道:“如果是你,事业与爱情,你会选择哪一个?”

    “我?”

    李浮图一愣,随即摇头一笑,发动了车。“没人给我选择的余地。”

    ……

    东海大学门口,李浮图正要把车停下,却听到姚晨曦开口道:“上去坐坐吧。”

    “……”

    李浮图有些犹豫。

    “不用担心,苏媛现在应该在上课。”

    姚晨曦觉得对方陪自己辛苦了半天,总该请对方上去喝杯茶,这是基本的礼貌。

    “那好吧。”

    再拒绝就有点不近人情,李浮图点头答应了下来,在姚晨曦的指引下,把车开到了东海大学的教师公寓楼下。

    停车上楼。

    东海大学教师公寓的环境明显还不错,因为姚晨曦是未婚,所以学校提供的是一间一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房子,还外加个阳台,面积大约六十平左右,一个人住绰绰有余。

    李浮图简单打量了眼,觉得姚晨曦住进来后应该重新装修过,碧蓝的墙布、洁白的地板,没有很多花里胡哨的装饰,风格简约,一进来就给人一种贴近自然心旷神怡的感觉,阳台上还摆着个吊篮与藤木制作的小圆桌,想必公寓的主人时常坐在那里看书,透着浓浓的小资情怀。

    “我这肯定是和你的豪宅没法相比的……”

    姚晨曦笑道,任由他打量,走进厨房去冲咖啡。

    豪宅的确是豪宅,但并不是自己的啊。

    李浮图摇头一笑,也没解释自己至今还寄人篱下的事实,既来之则安之的在布艺沙发上坐下。

    “给。”

    很快,姚晨曦便端出两杯热腾腾的咖啡,香味浓郁。

    “谢谢。”

    李浮图接过咖啡,笑道:“我觉得你这样才叫生活,一个人无拘无束,拥有自己的一片小天地,自由自在的,多好。现在太多的人成了名利的奴隶,钱永远觉得没赚够,地位永远觉得还不够高,一门心思只想往上爬,其实到头来又真正享受了什么。”

    姚晨曦捧着咖啡,莞尔一笑:“这些应该是学校里的那些老学究说的话。可不该从像你这样年轻的人嘴里说出来。”

    李浮图喝了口咖啡,笑道:“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像个老头。”

    姚晨曦下意识想到了那天早上在对方身上看到的满身疤痕,触目惊心,让人过目难忘。

    “你以前是……军人?”

    李浮图一愣,随即笑道:“为什么这么说?”

    “我那天看到你身上有很多伤,恐怕只有军人才会……”

    李浮图恍然,摇了摇头:“不是,但你可以认为我是个战士。”

    姚晨曦皱了皱眉,“……有区别吗?”

    李浮图沉默了下,眼神平静开口。

    “军人为万人杀一人。而战士……可为一人杀千万人。”

    那一刻,姚晨曦神色恍惚,心神震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