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危机潜伏
    抢救从晚上七点一直维持了五个小时,凌晨时分,抢救室的灯终于熄灭,大门从内部被人拉开。

    一直守候在外边的燕东来与李浮图立即迎了上去。

    “燕先生,幸不辱命,伤者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不用燕东来开口,戴着口罩的主刀医师主动报喜,没办法,外面这些凶神恶煞的汉子带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其实在抢救的时候,他这个主刀医师恐怕才是最紧张的人,这个伤者被送进来的时候,是院长亲自出面迎接,而且当救治的任务十分‘幸运’的落在他头上的时候,院长还严厉叮嘱了他。其实不用院长的‘提醒’,燕东来是做什么的,恐怕东海人都清楚。

    这个主刀医师很明白,从接手这个救治任务开始,他的命运就和这个伤势严重的男人休戚与共,如果伤者出不了急救室,不光是面临失业的问题,恐怕他也很难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身中七刀,三刀在后背,两刀在胳膊,最严重的两刀在腹部,出手的人相当狠辣,每一刀都深可见骨,腹部那两刀更是刺入伤者身体四公分,要是角度稍微再偏移一点,就会刺穿肾脏,那样的话就算大罗金仙在世恐怕都无力回天。

    万幸啊。

    主刀医师抹了把额头上汗水。

    “谢谢。”

    听到医师的话,燕东来明显长长松了口气,随即扭头往后看了眼,然后立即有一汉子上前给医师递上一个准备好红包。

    “燕先生,不用这样,救死扶伤乃我们医生的职责所在。”

    虽然收病患家属好处已经算是常态,但这医师哪敢接燕东来的红包,连忙推辞。

    “这是你应得的。”

    燕东来示意一眼,那汉子立马把红包塞到了对方白大褂的口袋里。

    主刀医师不敢再拒绝:“那就谢谢燕先生了。”

    “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燕东来看向被几个护士推扶着的病床。病床上的孙青昏迷不醒,面无血色。

    “虽然脱离了危险,但恐怕在未来半年内,伤者是不能再进行剧烈运动了。”

    主刀医师话说得很含蓄。

    燕东来点点头,之前孙青浑身浴血的场面他看在眼里,能捡回一条命已经值得庆幸了。

    “麻烦了。”

    “应该的。”

    主刀医师诚惶诚恐,随即扭头对几个头都不敢抬的小护士道:“把病人送回病房。”

    “李老弟,已经快一点了,你回去休息吧,这有我派人守着,出不了什么事。”

    知道自己呆在这里也起不了作用的李浮图点点头,看着孙青被推走,“要是孙哥醒了的话,还希望燕老哥能第一时间通知我。”

    燕东来点点头,神色阴沉道:“那是当然,我也想知道究竟谁这么胆大包天!”

    ……

    第二天中午两点,接到燕东来电话的李浮图赶往医院。

    作为燕东来的心腹干将,孙青在医院受到的待遇明显要比何采薇的母亲萧淑要强上太多,不仅住在环境和酒店差不多特护病房,而且有四位护士进行二十四小时轮流看护。

    特护病房门口有八名大汉把手,见到李浮图走来,不约而同恭敬叫了声李少。

    李浮图点点头,推门而入。

    病房内,孙青已经醒来,但看上去难免还是有些虚弱,不过能这么快醒过来,情况已经算是不错了,要是换作普通人,恐怕即使能坚持送到医院,也撑不过抢救台。

    “李少……”

    看到李浮图,全身几乎都缠着绷带的孙青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我现在这情况,只能躺着说话了,还希望李少不要见怪。”

    李浮图走向病床,摇道头:“孙哥,该说抱歉的是我,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受伤。”

    孙青摇摇头,咳嗽了一下,“是我技不如人而已。”

    李浮图和燕东来对视一眼。

    燕东来随即看向孙青,眼神沉凝:“孙青,究竟是谁伤的你?”

    “……我不知道。”

    孙青缓缓吐出口气。

    “在发现那所武道馆不对劲后,我去查了它的经营人,发现是一个正经的倭国商人,而且根据出入境记录显示对方一年半之前就离开了东海,最诡异的是,那所武道馆从注册起,就根本没对外营业过,也从不招收学员,我认为这间武道馆很有可能就是那些倭国杀手的一个据点,带人想去一探究竟,可谁知道对方似乎早有准备,发现我们后直接出手……”

    燕东来皱眉问道:“对方多少人?”

    孙青沉默了下,缓缓开口:“两把刀,一个人。”

    李浮图瞳孔不禁收缩了下。他虽然没有见过孙青出手,但孙青既然被燕东来那么器重,想必身手不凡,在明知道那所武道馆有问题的情况下,所带的也肯定都是好手,可即使是这种情况,面对对方一个人却差点被全歼?

    燕东来也明显很是震惊,眉头紧锁:“对方使的是双刀?”

    孙青点点头,看了眼李浮图:“除了李少之外,他是我见过最强的人物,他的刀……太快了。”

    “你还记不记得对方的长相?”

    孙青点头:“一辈子都忘不了。”

    燕东来沉声道:“我派人去找画家,你进行描述把他长相画出来,哪怕掘地三尺,我也要把他挖出来!”

    “对方发现暴露肯定不会坐以待毙,恐怕这个时候早已经离开东海了。”

    孙青的话不是没有道理。虽然燕东来在东海翻云覆雨,但是如果对方现在逃离了东海,甚至逃离了龙国,天大地大,去哪抓人去?

    “难道那些兄弟就这么白死了不成?!”

    在自己的地头上,心腹干将被人重伤,二十名手下身亡,燕东来的愤怒可想而知。

    “燕老哥,不用着急。”

    李浮图静静道:“我认为对方现在仍然还在东海。”

    “李老弟,你怎么知道?”

    燕东来皱眉,孙青也不禁看向李浮图。

    “直觉。”

    李浮图眼神幽暗,嘴角微微上扬:“那个如狗一样的民族,受了伤后,如果不狠狠咬你一口,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