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余孽
    目标如期达成,苏媛笑容灿烂的背着小手砰砰跳跳的出了别墅,嘴里还哼着歌,她心满意足的开车回了学校,留下某人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那里摇头叹息不已。

    居然让一个小丫头片子给诓了,真是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啊,谁料到那丫头小小年纪就学会玩三十六计了?

    看来以后不能掉以轻心,在那丫头面前得时刻保持警惕。

    深刻检讨了一番,李浮图郁闷的上了楼,给手机充上电,手机刚一开机,就显示出一条未读短信。

    “我们学校马上要举行六十周年校庆,你能来观看吗?”

    发送者是顾倾城,显然和苏媛一样因为打他电话发现关机所以才选择发短信。

    怎么都是关于东大校庆的事,自己和东大一点渊源都没有,一个两个为何都跑来让自己参加?

    前脚刚送走苏媛,李浮图没料到顾倾城也因为同样的事找上他。

    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李浮图也没有多想,只当自己人格魅力太大,唉,看来以后要收敛一点了。

    出于礼貌,他还是给顾倾城回了个电话。

    “不好意思,刚才在外面手机没电了,现在才到家充上电。”

    顾倾城自然不像苏媛那丫头那么娇蛮,善解人意道了声没关系。语气温柔似水,听着就让人心头舒畅。

    都是一个学校的,而且年纪只相差一岁,为何差距这么大呢?苏媛那臭丫头整天不学好,尽专研些歪门邪道,一门心思就想着如何套路自己,想到刚才的场面,李浮图胸口又有些发闷,情不自禁点燃一根烟。

    “我给你发的消息你看到了吗?”

    李浮图点点头,强行控制自己忘掉刚才发生的一切,笑道:“看到了。”

    “……那你、会来吗?”

    要是东海大学的那些学生知道自己学校最高贵的那朵校花用如此忐忑的语气和一个男人说话,只怕心都要碎了。

    “真是巧了。”

    李浮图吸了口烟笑道:“刚才苏媛回来也和我提了这件事,她才走没多久。”

    因为顾倾城已经知道他住在沈嫚妮家里的事,他也索性没再隐瞒。

    “是吗?”

    顾倾城似乎并不意外,“那你……怎么回复她的?”

    “我答应她了。”

    李浮图自然不会说出自己被套路的事实,吐出口烟轻叹道:“唉,那丫头死缠烂打的,我实在是没办法……”

    什么叫睁眼说瞎话?

    这就是了。

    顾倾城站在寝室的阳台上,看着楼底下来来往往的校园情侣,轻声道:“看来我又慢人一步了。”

    “那丫头好像是会上台表演节目。”

    李浮图似乎也觉得有点心虚,迅速转移话题:“你呢?你也会上台吗?”

    顾倾城嗯了一声。

    “是吗?那看来我确实应该去看看了。”

    李浮图笑道:“到时候我会给你加油的。”

    顾倾城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这可是你说的,一言为定。”

    还不知道一个大麻烦就在前方等待着自己的李浮图笑着点头:“一言为定。”

    挂断电话后,顾倾城把手机紧紧握住,深深呼出口气,眼神渐渐变得无比坚定起来。

    而对此一无所知的某人放下手机,再次想起了在南阳拍戏的沈嫚妮。

    和沐语蝶的这场绯闻……自己是不是应该和沈嫚妮解释一下?

    可想到那娘们的高冷性子,李浮图又有些犹豫,他觉得自己这电话打过去,多半是热脸贴冷屁股,以那娘们对他的态度,等待他的肯定不会有什么好话,绝大可能会是一通冷嘲热讽。

    这么一想,李浮图也就熄了给沈嫚妮打电话的心思。况且他觉得沐语蝶应该早就给沈嫚妮打过电话解释了才对,毕竟她们关系那么好。

    可惜的是,李浮图显然不懂女人。

    把手机放在房间里充电,李浮图重新下楼,从车里把装着购房合同的文件袋拿了出来,为了以防万一,防止苏媛那丫头哪天发神经跑到自己房间里乱翻,他还特意把文件袋藏到了床底下。

    藏好文件后,他打开房间里的电视,打算看看国际新闻,可手机再度响了起来。

    来电者是燕东来。

    不管李浮图承不承认,自从汪登峰的葬礼过后,他和燕东来之间仿佛产生了一层隔阂,这还是汪登峰葬礼后燕东来第一次给他电话。

    李浮图拿起还在充电的手机,接通电话,喊了声:“燕哥。”

    “李老弟,出事了。”

    燕东来语气深沉,还透着一股森冷的杀意。

    李浮图不禁眯了眯眼。

    从他认识燕东来起,还是第一次听到对方这样的语气。

    ……

    东海市中心医院。

    十二楼抢救室。

    外面的走廊上,黑压压站满了人,每个人身上都透着一股阴冷的煞气。燕东来站在抢救室门前,抽着烟,无视墙壁上禁止吸烟的标识,在场人虽多,但却没有一个人说话,场面显得有些压抑。

    医院里的病患家属以及护士甚至都不敢靠近这条走廊。

    接到燕东来电话后李浮图便立即赶来,看到他出现,这间抢救室外的汉子们自发让出了一条通道。

    李浮图畅通无阻的走到燕东来面前,脸色也很不好看:“燕哥,情况怎么样?”

    “还在急救中,身中七刀,最致命的两刀在腹部。”

    燕东来语气低沉道,这个在李浮图印象里一直面带笑意的男人此刻望着急救室高亮的红灯,眼神阴沉,终于崭露出江湖霸主应有的威仪,站在他身边似乎都能感受到一股浓重的压力。

    李浮图知道,躺在急救室里面正在抢救的是孙青。

    肱骨心腹重伤垂死,燕东来会暴怒可以理解。

    “究竟怎么回事?”李浮图对孙青也很熟悉,两人在绝世娱乐初识,之后孙青还帮忙保护过沐语蝶,对孙青,李浮图也很有好感。对方落到现在这个下场,他也有些愤怒。

    刚才在电话里,燕东来也没来得及详说。

    “你还记得上次追杀你的那些倭国杀手吗?”

    燕东来给他递上根烟。

    李浮图点点头,接过烟点燃,皱着眉道:“燕哥的意思是和倭国人有关?”

    “我一直在追查那些杀手究竟是从哪冒出来的,后来查到一个武道馆,汪登峰死前一个月内曾三次去过那里,我觉得事有蹊跷,就让孙青去调查一番,谁知道去的二十个兄弟最后只逃出来孙青一个人……”

    说到这里,燕东来眼中泛起浓烈的杀意。

    “那间武道馆在哪?”

    李浮图面无表情吸了口烟。

    燕东来摇摇头:“没必要去了,收到消息后我亲自带人赶到了那里,发现已经人去楼空。”

    他抬起头,看着急诊室的指示灯,“现在只有孙青知道具体情况,希望他能挺过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