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6 山雨欲来风满楼
    最后唐嘉豪还是答应了下来,究竟出于什么原因,恐怕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这位家产数百亿的太子爷还留下来陪李浮图办理完了购房手续,看着李浮图云淡风轻的拿出一张卡眨眼刷掉近六千万,哪怕自己作为一线女星,收入也不菲,但是江彩娥的心跳还是不禁加快了一下。

    自己辛苦一年或许也能挣到这笔钱,但是她吃得是青春饭,花起来绝对没有这个男人那么洒脱。她自己就是个演员,哪怕很多人骂她是花瓶,但是她的眼力绝对要比普通人强上不少。

    江彩娥看得出来,这个男人并不是在故作镇定,仿佛这笔巨款对他而言真的只是一堆没有意义的数字而已。

    难怪沐语蝶那个狐媚子拽着人家不肯撒手啊,看来确实是个金龟婿。可即使表现得那么主动,在人家心里你沐语蝶不一样只是个情人玩物,购置豪宅不一样没份。

    想到这里,江彩娥心里平衡了不少。

    唐嘉豪自然不会知道自己这只花了大价钱砸上床的名贵金丝雀脑子里会产生这么多想法,或许他也根本不会在意,见李浮图处理完所有的购房手续,唐嘉豪亲自把钥匙交到李浮图手上,笑道:“李少,这也到饭点了,不如一起吃个饭吧。”

    李浮图自然不会不卖这个面子,笑着点点头,临走时,看了那个神色低沉的售楼小姐一眼:“她只不过是无心之过,还希望唐少不要计较。”

    “这个自然。”

    唐嘉豪点点头,朝大唐售楼部经理看了眼,虽然没有说话,但那经理显然已经很清楚该怎么做。

    大唐一品,往来皆权贵,能在这样高端的环境工作,机会来之不易,以为肯定要被扫地出门的售楼小姐心情本已经沉到谷底,可哪知道最后居然峰回路转,心底瞬间涌起狂喜,猛的抬起头正要道谢,可看到那个男人已经和集团太子爷谈笑着出了售楼部大门。

    看着对方的背影,她怔怔失神,原来并不是所有的公子少爷都那般的高高在上目中无人。

    李浮图三人并没有去很远的地方,就选择在了大唐一品内的大唐会所。

    这个专为顶级富豪提供服务的豪华会所内部端的是亭台楼榭小桥流水的唯美景致,空气里还弥漫着着淡淡的檀香,沁人心脾。

    唐嘉豪的脸在大唐就是个金子招牌,会所负责人收到消息亲自出来迎接,立马安排了一个上等的雅间。

    “好了,你们先下去吧。”

    唐嘉豪挥了挥手,待会所方面的人躬身退出去后,他扭头对李浮图笑道:“还没得来得及介绍,她是江彩娥,我的……红颜知己,这位是李浮图李少。”

    李浮图自然知道这个所谓的红颜知己是什么意思,对江彩娥笑着点点头,眼神清澈。“像江小姐这样的美女可真是难得一见,唐少好福气。”

    唐嘉豪哈哈一笑,这次倒不是装的,男人,再如何城府深沉,终究或多或少还是会有点虚荣心,有这么一位千娇百媚的大明星当情人,确实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而且明星的身份很容易带给男人一种别样的成就感,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富豪喜欢追求明星。

    “李少太客气了,叫我彩娥就行。”

    江彩娥笑容优雅,哪里还看得出刚才在床上的放荡。

    “我怕这么叫唐少会对我有意见啊。”李浮图玩笑道。

    “在李少眼里我唐嘉豪就是那么小气的人吗?”逢场作戏,在座三人都是个中好手,唐嘉豪故作不满,也配合着活跃气氛。

    江彩娥幽怨的看了他一眼,似真似假道:“李少可是误会他了,他可永远不会因为我的事而生气,我在他心里可没那么重的分量。”

    李浮图笑而不语,自然不会接这种话题。

    “是不是又看中什么东西了?”

    唐嘉豪笑着扭头看着江彩娥,豪爽道:“没问题,买。”

    “你知道的,我要的一直不是这些……”

    江彩娥那眼神,简直是柔情似水我见犹怜呐。

    唐嘉豪轻咳一声,没有接话,他不是不明白江彩娥的心思,但是他心里很清楚,玩玩很可以,花多少钱也可以无所谓,但是江彩娥想要进他唐家的大门,可能性几乎为零。别提他自己究竟愿不愿意娶一个明星当老婆,他家老头就肯定不会同意。

    有得就有失,出生豪门,确实一开始就拥有了很多人花一辈子也获取不到的地位与财富,但于此同时,也注定了他的婚姻不可能完全由自己做主。

    当然,唐嘉豪不觉得有什么好抱怨的,那样就太矫情了。

    “李少,我唐嘉豪很少佩服人,像你这么年轻的,还是头一个,当时我听到汪阳的死讯,真是觉得痛快啊。”

    唐嘉豪从江彩娥脸上移开了目光,也转移了话题。

    “那家伙在东海为非作歹多年,搞得东海乌烟瘴气,终于得到报应了,就为这,我也得敬李少一杯。”

    见唐嘉豪再一次选择逃避,江彩娥似乎也不觉得意外,面不改色,仍然微笑着坐在他身边,乖巧的主动给李浮图唐嘉豪两人倒上酒。

    这个时候,李浮图没来由想起了罗伊人,端起酒杯笑道:“有个人曾对我说过,正义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善恶到头终有报,汪阳得到那样的下场,只能说他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唐嘉豪摇头一笑,“说这话的肯定是一个妙人。”

    正义?

    在唐嘉豪心里,人类社会从古至今奉行的都是最原始的森林法则。弱肉强食,强者为尊!汪阳的死以及汪家的垮台关正义屁事,只不过是因为现在坐在他面前的男人比汪家更狠!

    当然,唐嘉豪自然也听说了汪登峰的死和宋洛神脱不了干系的风声,但他不会蠢到去捅破这个禁忌的话题。

    李浮图脑子里浮现出罗伊人那张明明对他恨得咬牙切齿却偏偏还要强自挤出微笑叫他李先生的俏脸,嘴角也不禁浮现一抹笑意。

    一顿饭算得上宾主尽欢,不管是李浮图还是唐嘉豪,两人仿佛心照不宣般没提有关于宋洛神的任何话题,分别时,两人再度握了握手,互相交换了名片。

    目送着野马车离去,江彩娥好奇问道:“……他是混黑的吗?”

    唐嘉豪摇摇头,笑容缓缓收敛。“你把他想得太简单了。”

    唐嘉豪并没有过多解释,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京都的号码。

    七八秒后电话被接通。

    “傅杰,不好意思,大唐一品的那所宅子被我爸卖给别人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然后传来了一道有些阴柔的嗓音,很简单的四个字,“买家是谁?”

    唐嘉豪看着野马车消失的方向,缓缓道:“李浮图。”

    “呵……有点意思。”

    唐嘉豪再次说了声抱歉,电话那头没说话,很快就将电话挂断。

    江彩娥吃惊无比,跟在这个唐家大少身边,她还是头一次看到他这种几乎有点低声下气的模样,电话那头究竟是何方神圣?

    刚才还有些干燥的天气突然间刮起了一阵风,会所周围的林木沙沙作响。

    唐嘉豪放下手机,喃喃自语:“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