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男儿当如是
    没理会周围那些车主的诧异目光,李浮图吸了口烟,笑道:“罗警官是专门来看我笑话的吗?”

    “想必刚才李先生已经看到了。”

    与第一次在春秋华府相见不同是,罗伊人的态度相比之前简直友善了太多,甚至还带着笑意。“我是来办案的,只不过突然看到李先生也在这里,所以来打个招呼。”

    看着面前的罗伊人,李浮图情不自禁想到了昨晚那个失足妇女在短信里说的话。

    不知道罗伊人穿着这身制服躺在床上会是个什么感觉?

    那副画面……想想都觉得美不胜收呐。

    李浮图吐出口烟,掐断了飘飞的思绪。“罗警官真是辛苦了,东海正是有你这样尽忠职守的好警察,才会有今日的安定与繁华啊。”

    周围的车主这时候看向李浮图的眼神不禁变了。

    这位俏丽的女警花虽然年轻,但是刚才见她和交警头头说话的样子显然职别不低,这哥们莫非是在扮猪吃老虎不成?

    刚才热情要给李浮图帮忙的那位兄台脸色尴尬,不自觉的退开了几步。

    “李先生过奖了,维护东海的安定是我的本分,但东海的繁华还需要多多倚仗像李先生这样的‘青年才俊’才是。”

    瞅这两人互相吹捧的样子,谁能瞧得出来他们曾势不两立的坐在一间审讯室里?

    看着笑意柔和的罗伊人,李浮图不禁挑了挑眉,内心有些讶然。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不认为罗伊人对他的态度会突然发生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只能说这妞把心底的想法都隐藏了起来。

    还真是成长迅速啊。

    “罗警官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先去忙吧,刚才那哥们确实有点不正常,别因为我耽误了案子,有时间我请罗警官吃饭。”

    李浮图说得明显是客气话,摆明了是在赶人了。虽然自己这是酒驾,不在这妞的职权范围内,但李浮图总是觉得这妞对自己不怀好意,还是赶紧让对方离开得好。

    “不急,我已经让人把他送回了局里。”

    罗伊人似乎没有听出李浮图的弦外之音,仍然保持着微笑,她看了眼周围那些等待处理的酒驾车主,“我看李先生好像陷入了一点小麻烦,需要帮忙吗?”

    开玩笑,即使让刚才那兄台帮忙,李浮图也不可能欠这妞的人情,哪怕他知道对罗伊人而言这事恐怕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多谢罗警官好意了,这事我可以自己解决,我记得我当时好像就和罗警官说过,我是有背景的人呐。”

    不得不说,李浮图此刻的模样十分欠扁,即使罗伊人不断提醒自己要保持冷静,但时隔多日再度听到那句记忆深刻的‘我是有背景的人’,她还是不禁变了变脸色。

    天可怜见,她多想像刚才收拾那个银河系狗屁皇家贵族一样,也对着这混蛋的肚子狠狠来上一拳,但是头脑里尚存的理智还是让她压抑住了冲动。

    罗伊人很清楚,这一拳下去爽是爽了,但是恐怕从今以后她就无法再穿上这身警服,哪怕她爸是局长。

    “既然李先生如此自信,那我就不多事了,告辞。”

    罗伊人咬了咬牙,转身离开。

    李浮图眼含笑意,玩味的看着那双紧紧攥着的粉拳,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酒驾检查仍旧在继续,不断有车主垂头丧气的走过来,李浮图这边的队伍在不断壮大。

    交警们不辞辛劳,指示一辆辆车靠边停下,干劲十足。

    突然,一个引人注目的车队迅疾的驶来,六辆车,清一色的黑色奔驰。

    行人驻足侧目。

    路口排查的交警都是聪明人,很默契全部视而不见,一点阻拦的意思都没有,就像是没看到一般。

    可是气势逼人的奔驰车队在路口主动停了下来。

    “砰砰砰……”

    一阵车门响声响起。

    战国会所角斗场负责人欧阳修从第一辆奔驰cls里走了下来,面无表情的望了一圈,然后无视了那个笑容满面迎过来的交警中队长,带着一帮手下径直朝李浮图走去。

    “李先生。”

    几乎整齐如一的喊声骤然响起,包括欧阳修在内,一群让旁人不敢直视的魁梧大汉齐齐对李浮图躬了躬身。

    在场所有人全部呆滞。

    交警们面面相觑。

    那个交警中队长脸皮抽搐了下,明显意识到恐怕闯祸了。

    在所有人眼里一瞬间变得高深莫测的李浮图点燃一根烟,眼神平静的看着欧阳修点了点头:“麻烦了。”

    欧阳修抬起头,“李先生,您现在可以直接离开,剩下的事我来解决。”

    李浮图点点头,看了眼周围,那些酒驾车主没一人敢和他对视。

    他随即掏出根烟,递给了刚才那个热情要帮他的车主,“谢谢你的烟。”

    那哥们唯唯诺诺,哪还有刚才豪气冲天的样子。

    李浮图没再多留,在无数道敬畏目光的目送下,钻进野马车很快离开了这里。

    那些交警就像是木头人一样,没有一个出面阻拦。

    “小罗,那个男人好像是欧阳修。”

    路口对面的警车内,目睹一切发生的罗伊人咬了咬牙。

    “战国会所的欧阳修?”

    “嗯。”

    她身边的中年警员点了点头,“我调过来之前见过他几次。”

    “没想到那家伙这么快就把战国收服了。”

    罗伊人看着那辆野马从自己车前不远处驶离,不禁狠狠的握紧了方向盘。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年轻男人应该是战国会所的新主人……如今传得沸沸扬扬风头正劲的李浮图吧,没想到居然真的如此年轻。”

    罗伊人看着逐渐远去的野马车尾,冷哼一声:“小人得志。”

    一周前才调到城南分局的中年警察自然不清楚罗伊人和李浮图之间的恩怨,只当这位局长千金确实如传言的那样嫉恶如仇。

    可活了大半辈子,他明白这世界哪有绝对的好与坏和黑与白。

    看着已经快要消失不见的野马车,混了大半辈子还没混出个名堂的中年警察眼神感慨,叹息一声,“男儿当如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