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萌芽
    春秋华府。

    顾家别墅。

    从战国会所赶回的江波正在对顾擎苍复命。

    一五一十丝毫不漏,把李浮图当时的言行举止全部复述了一遍。

    顾擎苍沉默的听完,端起茶杯轻声道:“天生的领袖啊。”

    “掌舵,我认为他收服战国的时间会比我们想象中要早很多。”

    江波这句话可谓是意味深长。

    顾擎苍眼神平静,不置可否。

    “太出色了,我真的很好奇这个年轻人以前在国外究竟是干什么的……”

    “掌舵,属下一直都在调查,但是始终查不到线索,仿佛暗中有只手把他的过去给抹除了一般。”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时间久了,终会露出蛛丝马迹的。”

    顾擎苍突然笑了笑,“江波,你知道川蜀那位刀马旦走的时候和我说了什么吗?”

    “竹叶青?”

    江波眼瞳一缩,坦诚的摇摇头,“属下不知。”

    顾擎苍手指无意识磨擦着茶杯,笑道:“她说到时候别忘了她的那杯喜酒。”

    江波闻言一愣。

    “真是个妙人呐。”

    顾擎苍轻声一叹,随即看着江波道:“好了,你先下去吧,帮我把倾城叫进来。”

    “是。”

    江波走后没多久,顾倾城敲了敲门,随即走了进来。

    “爷爷。”

    顾擎苍笑着点点头:“丫头,坐吧。”

    虽然从小到大几乎都和爷爷生活在一起,但顾倾城此刻觉得爷爷的眼神看起来有些奇怪,她在书桌前的红木椅上坐下,心里莫名其妙竟有些紧张。

    “丫头,今天的葬礼辛苦你了。”

    顾倾城摇摇头,“最辛苦的应该是爷爷才是。”

    看着自己亲眼目睹一步步长大成人的顾倾城,顾擎苍眼神慈祥,“刚才在葬礼上见你好像有话要对爷爷说,现在没有外人,你可以说了。”

    顾倾城张了张嘴,随即又咬了咬唇,显得欲言又止。

    顾擎苍喝了口茶,“但说无妨就是,在爷爷面前,永远不用感到为难。”

    顾倾城攥着手,“我想知道爷爷真实的想法。”

    顾擎苍抬起眼,“丫头,说得明白点,爷爷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您把战国会所送给李浮图真的只是单纯的为了感谢他吗?就没有其他原因?”

    顾擎苍微微皱眉。“那你认为爷爷有什么目的?”

    “我不知道。”

    顾倾城深深吸了口气,“爷爷,您已经利用他达到目标了,汪家倒了,您的心腹大患没了,您为什么还不放过他?”

    顾擎苍眼神如一潭古井,让人看不透他的内心想法。“这是他让你和我说的?”

    “不是。”

    顾倾城摇摇头,“这是我的想法,我认为这是我们顾家的事,不应该把他牵扯起来。”

    顾擎苍看了顾倾城一会,突然摇头一笑,感慨道:“还真是女大不中留啊,这么快就开始为对方考虑起来了。”

    顾倾城神色一僵,眼神闪烁,下意识避开了顾擎苍的目光。

    “我不明白爷爷在说什么。”

    “你从小到大都很聪明,我在说什么,其实你心里很清楚。”

    顾擎苍盯着她,视线仿佛能看透顾倾城的内心深处,“其实你一直想说的根本不是这些,对吗?”

    顾倾城双手无意识搅在一起,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丫头,爷爷今天可以告诉你,你猜得没错,爷爷确实存了撮合你和李浮图在一起的想法。”

    顾倾城眼眸收缩,神色一时间变得异常复杂。

    “其实也不用再瞒你,爷爷已经向那小子提过,你想知道他怎么回应的吗?”

    顾倾城的目光立马望了过来,哪怕她故意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但那双眼睛里面涌动着的忐忑期待与不安还是暴露了她心底真实的情感。

    顾擎苍看在眼里,内心叹息。

    真是个傻丫头,分明动了心却不敢承认。

    “很遗憾,他拒绝了。”

    顾倾城手指下意识攥紧了一下。

    “丫头,他拒绝,也不全是一件坏事,至少说明他不在乎身外之物,不会因为权势财富这些因素而违心的选择和你在一起,这也证明他确实是一个值得托付的男人。”

    顾擎苍终于选择了开诚布公。因为他觉得要是再这么拖下去,这傻丫头恐怕会一直自己骗自己,两人之间的感情也不会有任何进展。

    现在在他心目中,无论是能力心性城府,李浮图无疑都是最合适的孙女婿人选,无人可以比肩。

    而且最关键的是,自己孙女也恰好倾心于他,这桩姻缘可以说是天作之合了。

    “……”

    或许是顾擎苍的话太过突然一时间没来得及消化,也或许是无话可说,顾倾城沉默了下来。

    “丫头,有时候感情是需要主动的,自己的幸福需要自己去争取。”

    顾倾城咬了咬唇,终于开了腔:“爷爷的意思是……让我去追求他?”

    顾擎苍点点头:“顾家女,本应敢爱敢恨。”

    “可是他已经拒绝过您,而且我看的出来,他好像并不喜欢我。”

    “现在不喜欢,并不代表以后不会。要不然就不会有日久生情这个词了。而且他显然是对你有好感的,这就够了。”

    顾擎苍好像没有察觉作为长辈对自己孙女说这样的话合不合适,他不急不缓道:“你要做的就是让这点好感萌芽开花,然后结出果实,女追男,隔层纱,而且爷爷相信你不会比任何女孩差。”

    顾倾城白腻的脸颊不禁浮现起一抹羞红的色彩,爷爷这话简直是太直接**了,好像自己没人要似的。

    不过不得说,顾擎苍的这番话犹如一堆柴火,让顾倾城心里那道一直被压抑或者说被刻意忽视的火苗一时间变得汹涌起来。

    她低了低眉,“那家伙……在爷爷心里就这么好吗?”

    顾擎苍悠然一笑:“我孙女好不容易终于看中的人,怎么可能会差?”

    顾倾城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从书房里走出来的,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了梳妆台前。

    那块李浮图所送的血钻仍然还是最原始的样子,被她挂在梳妆台上最显眼的位置。

    凝视着那块色泽瑰丽的血钻,渐渐的,顾倾城的眼眸仿佛被一股魔力所感染,缓缓变得妖冶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