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城头变换大王旗
    ps:发完这章,周推荐应该要过千了,感谢大家的支持,谢谢。

    ……

    轰动一时的葬礼结束后,随着赶来吊唁的各地大佬陆续离开东海,李浮图这个名字也迅速传扬大江南北。

    真正的一举成名天下知。

    所有人都道寸土寸金从不缺机遇的大东海又出了位年轻枭雄,但在某些人心里,对于葬礼上那个站在顾家大小姐身边的男人,他们在心里已经默默给他套上了一个标签。

    永兴的乘龙快婿!

    顾家大小姐不仅仅年轻貌美,而且品性善良,温婉贤淑,当得上不可多得的良配,真正的财色双收啊。

    这年轻人,莫非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不成?

    李浮图当然不知道那些江湖大佬们心里的想法,参加完葬礼,他便马不停蹄的赶到战国会所完成交接手续,为了方便,顾擎苍安排了江波跟随协同。

    人走茶凉,或者说树倒猢狲散,战国会所虽然以前是汪家的大本营,但随着汪登峰的死,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昨日黄花。

    别指望有人会不顾生死为汪登峰报仇,这年头,锦上添花的从来不少,缺得是雪中送炭的人物。

    在这个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时代,所谓的忠诚能换几两美酒?

    胜利者接收失败者的一切,这个传统恒古有之。

    不知道是顾擎苍提前已经血洗过还是什么原因,偌大的战国竟然没有一个人找李浮图拼命,整个交接过程异常顺利。

    看着在转让文件上签字的李浮图,哪怕掌管暗堂后越来越难产生情绪波动的江波,内心都不禁有些感慨。

    他仿佛看到了一个时代的过渡与变迁。

    完成手续,李浮图紧接着接见了战国会所里最重要的四个人物。

    赌场负责人,田万里。

    酒池肉林负责人,卢克。

    狩猎森林负责人,曾庆华。

    以及角斗场的负责人,欧阳修!

    如果想要真正入主战国,怎么也不可能绕开这四个人。

    四人在一号办公室一字站开,齐齐躬身喊了句李先生,不管他们内心作何想法,起码在表面上给予了这个新主子最基本的尊敬。

    李浮图点点头,环视一圈,缓缓开口。

    “各位都是战国的元老,也是支柱,战国能有今日之规模,各位的功劳不可磨灭,想必不用我多做介绍,四位对我也肯定不会陌生。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因为那都成为了历史,现在我想说的是战国的未来,以及诸位的未来。”

    田万里四人无声凝视着李浮图,这个比他们都要年轻的男人。

    “这里没有外人,我也索性说得直白点,出来混,无论理由多么冠冕堂皇,但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能够活得好一点,谁也无法否认,当然,也无可厚非。汪家对诸位有知遇提拔之恩,我相信诸位或多或少心里对我怀有仇视,诸位不用否认,我可以理解。”

    李浮图望着眼神闪烁的四人,淡淡笑道:“但是诸位不要忘了,汪老的葬礼才刚结束不久,他已经无法再继续给予诸位想要的一切,……而我可以。”

    “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逝者已矣,我相信四位都不是愚忠的人物,汪老虽然离世,但四位还是要为自己为家人继续活着的。”

    “话说到这份上,相信各位也看得出来我这次是怀着善意来到战国,四位过去是什么人,干了什么事,那都与我无关,可以请各位放心的是,我不会搞什么大清洗,四位是最熟悉战国的人,以后的战国还是得多多仰仗四位。”

    可以清晰看到的是,当李浮图话音落地后,酒池肉林负责人卢克,和狩猎森林负责人曾庆华明显松了口气。

    “李先生真的如此相信我们?”赌场负责人田万里出声问道。

    这个时候,李浮图应该果断点头让这四人宽心,可是让人意外的是,李浮图却竟然摇了摇头。

    “不,我并不相信四位。”

    迎着四人骤然变化的目光,李浮图面不改色,轻声道:“换句更明白的话说,我不相信所谓的忠诚,因为那只是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

    “有句话,我可以清楚明白的告诉各位,我接受背叛,并且时刻做好了被背叛的准备。”

    他顿了下,嘴角勾勒起一抹灿烂弧度,“当然,也希望各位在背叛时,同样做好接受代价的准备才是。”

    李浮图这番‘就业演讲’可以说非常特别,田万里四人离开时背影显得都很沉重。

    一直在场目睹全过程的江波看着李浮图的背影,眼中充斥着不加掩饰的欣赏。

    没过多久,角斗场的负责人欧阳修突然折返了回来,面对李浮图深邃的目光,他猛的单膝跪地,低下头。

    “我愿向李先生效忠!”

    看着跪在面前的欧阳修,李浮图沉默了下,“我说过,我不相信所谓的忠诚。”

    “李先生初来乍到,对战国各方面都不了解,需要一个知情人……”

    欧阳修低着头,看不清表情:“而且我可以帮李先生对田万里三人进行暗中监视,只要他们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会立刻进行汇报,李先生便能以逸待劳从容应对。”

    这是打算当内应间谍了?

    李浮图面色平静,看不出喜怒,“他们三人与你共事多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想活得更好!”

    多么的掷地有声呐。

    李浮图笑了笑,“很好,我欣赏你的坦诚。”

    李浮图亲自把欧阳修扶起,但没有明言接不接受欧阳修的投诚。

    “多谢李少。”

    可欧阳修却似乎已经满足,眼带喜意的离去。

    作为上位者,哪能轻易表露内心的想法,要是欧阳修是田万里等人派过来进行试探的,那李浮图一点头,被本就像是惊弓之鸟的田万里等人得知对方一上任就想着离间他们四人并且安插间谍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那恐怕不反也得反了。

    这份缜密的心思和御下的手段哪像一个不过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本以为李浮图想要完全掌控战国恐怕会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的江波心里一声叹息。

    从今以后,战国恐怕要姓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