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葬礼与庆典
    占地几百亩的战国会所,哪怕整个东海也就仅此一家。

    它代表什么意义聪明人都清楚。

    毫不夸张的说,汪登峰死后,不少人都把目光放在战国接下来的归属上,永兴内部的几个堂主也都摩拳擦掌想要争取。

    掌舵年事已高,不大可能再有精力去管理战国,多半就是在社团内部选出一个人来,永兴所有的高层都希望好运能落在自己头上,但他们万万没想到掌舵居然没和任何人商量就把战国轻易交给了一个外人。

    说出去的就像泼出去的水,况且还是当着这么多大佬的面,这个决定可以说已经无法挽回。

    龙虎豹蛇狼加上暗堂邢堂的七个堂主,再加两名已经不太管社团具体事物的长老以及白面上生意的负责人,这些永兴所有高层都把目光放在了李浮图身上,心思各异。

    他们其中有不少人都见过李浮图,甚至豹堂堂主钱森还和李浮图交过手,对李浮图这个名字,他们都不陌生。

    这个男人的实力,他们承认,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终究是个外人啊!

    不自觉的,他们逐渐把目光朝顾擎苍看去。

    掌舵虽然年迈,但明显没到神志不清的地步,他这么做绝不可能是一时的心血来潮。

    是害怕养虎为患再出现一个汪登峰?

    不对。

    因为那大可以把战国交给暗堂堂主江波这样的绝对死忠打理。

    在江湖里摸爬滚打没死没残疾,并且爬到了如此风光的位置,永兴的这些高层可以说都是人精,很快,他们就想到一种可能。

    投桃报李!

    这很可能是一种报答的方式。汪家的野心已经并不是什么秘密,汪家之所以会垮台,和这个名叫李浮图的男人脱不了干系,掌舵很可能是在以这种方式表示感谢之意。

    这么一想,所有人的眼神都开始变得诡异起来。

    如果真要这么说的话,那看似什么都没做的掌舵在汪家倒台的事件里恐怕扮演了一个幕后推手的角色。

    姜还是老的辣啊,真正聪明的赌徒不是会抓一手好牌,而是根本就不上牌桌。

    “李先生,恭喜了。”

    江波上前一步,在外人眼里,他的表态无疑在某方面算是代表永兴内部接受了顾擎苍的这个决定。

    道了声贺后,江波眼神在李浮图身边的顾倾城脸上停了片刻,但也只是一瞬间。

    作为绝对心腹,有些事情掌舵虽然没说,但江波感觉的出来。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这声李先生,要改为驸马爷了。

    江波一动,永兴的这些高层也都纷纷反应过来,不管内心什么心情,脸上都是一副热情的笑意朝李浮图贺喜。

    现场也是掌声雷动。

    好端端的一个葬礼,一时间竟有点像办庆典的架势。

    汪登峰的遗像还摆在灵堂中央,见证着人情冷暖和世态炎凉。

    恭贺声不绝,李浮图笑着回礼,内心其实并没有多少喜意。

    很多人对战国垂涎三尺,但战国对他而言并不具备太大的吸引力。他回国本就不想再卷入纷争,想过一段轻松自在的生活,但顾擎苍在这种场合突然宣布,摆明了是没给他拒绝的余地。

    见顾倾城望来,李浮图轻声道:“别这么看我,你爷爷也没提前给我打过招呼。”

    一句话就把顾倾城的嘴巴给彻底堵住。

    “李先生,看来我能给你带来好运啊。”

    全场第一个鼓掌的宫徵羽含笑走来。

    见她走近,李浮图身边的那些大佬们下意识让出了位置。

    “宫小姐确定这是好运?”

    李浮图低声说了句,随即笑了笑,“不过还是谢谢了。”

    宫徵羽把视线移到顾倾城身上。

    “顾小姐,好久不见,又变漂亮了。”

    顾倾城算得上地地道道的大家闺秀了,但在宫徵羽面前却明显有些气场不足,红着脸说了句谢谢。

    “看到李先生和顾小姐站在一起,真是让我不禁想到了金童玉女这个词。”

    宫徵羽似乎不知道含蓄为何物,一句话说完让周围人脸色一动,眼神都变得诡异起来。

    她貌似无心之语,但不知不觉却提醒了所有人。

    李浮图什么身份?

    哪怕他即将执掌战国,那也不足以在这么隆重的场合站在顾倾城身边,而谁敢这么安排?

    这其中可谓是大有深意了。

    “宫小姐什么时候有给人当红娘的兴趣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宫徵羽话音刚落,宋洛神已经出现在她身后。

    “怎么?宋小姐认为我哪里说得不对吗?”

    宫徵羽似乎并不意外,微微扭头,眼神无比妖冶,“难道你不觉得李先生和顾小姐看起来很登对?”

    “登对不登对不是一眼就能瞧出来的,宫小姐光凭感觉就乱点鸳鸯谱未免有些过于儿戏了。”

    宋洛神语气虽然很平淡,但是周围人隐约间都闻到了一股火药的味道。

    这两位主怎么莫名其妙掐上了?

    有人的心不禁开始提了起来,特别是永兴方面的大佬,这两位可没有一个是好应付的,真要是在葬礼上杠上那可就真的要闹出大事了。

    好在宫徵羽微微一笑,没再针锋相对。

    宋洛神看向李浮图,“恭喜。”

    李浮图点了点头,神色没有丝毫波澜。

    顾倾城轻轻皱了皱眉,她也是女人,她隐约觉得,这位宋氏的天子娇女看向李浮图的眼神里有股很奇怪的味道。

    宋洛神宫徵羽再加上顾倾城,这三位站在一起当真是一副美不胜收的场景,很多人情不自禁把目光朝这边望来,但都是抱着纯粹的欣赏意味。

    在场的都是历经风雨的大人物,都清楚什么能碰什么不能碰,有些美人就像是水中月镜中花,过过眼瘾就好。

    宋洛神和宫徵羽都没有过多停留,很快就告辞离开。

    在她们走后,燕东来走了过来,没有避讳顾倾城的存在,神色显得有些复杂。

    “李老弟,没想到我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李浮图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燕老哥多虑了,你我之间不会因此发生改变。”

    燕东来看了眼顾倾城,重重拍了拍李浮图的肩膀,叹息道:“但愿如此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