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一代新人胜旧人
    二十一号。

    一个本来无比平凡的日子,可无数东海市民却见证了他们恐怕毕生难忘的一幕。

    街头上,一辆灵车领头,无数车辆尾随其后,清一色的黑色奥迪,长长蔓延出几百米,几乎一眼看不到边。

    气势恢宏,场面无比惊人!

    行人震撼驻足,望着看不到头的送殡车队,好奇究竟是哪位大人物去世。

    警方在街道两边进行警戒,维持秩序,无形中为死者更增添了几分跋扈色彩。

    如果自己去世的时候能有这等排场,那也算没白来这世间一遭啊。

    从汪家庄园到利东殡仪馆这一路上,无数东海市民都涌起几乎一样的想法。

    利东殡仪馆。

    早在昨天下午,这里就被一帮黑衣大汉戒严,到了现在,基本上普通人都根本难以靠近利东殡仪馆门口的那条街道。

    附近的店铺全部歇业,整个殡仪馆由里到外,满满当当站满了人,清一色的黑西装黑皮衣,右臂上系着白色丝巾,脸色冷峻,井然有序的站着,没有一人说话。

    空气到了这里仿佛凝固了下来,气氛无比压抑。

    下午一点,在无数震撼敬畏的目光下,灵车缓缓驶进利东殡仪馆前的街道,上千号西装大汉同时朝两边散开,面朝灵车,低头躬身。

    送殡车队随着灵车停下,殡仪馆前的街道被车堵满。

    随着一道道车门响声,从各地赶来吊唁的大佬们纷纷下车,永兴掌舵顾擎苍亲手扶棺,迈进殡仪馆大门。

    在他身后,是一众永兴高层,但里面却夹杂了一个十分引人注目的面孔。

    他不仅不是永兴的人,而且据传言,汪老死前和他结怨颇深。

    没错,李浮图也来参加了这次追悼会,并且在顾擎苍的亲自安排下,站在了顾倾城的身边!

    顾倾城作为永兴大小姐,自然不可能缺席,但关键李浮图为什么出现这里?

    “你不该来的。”

    一身黑色连衣裙的顾倾城低声道。

    人都死了,所有的恩怨自然一笔勾销,李浮图同样一身肃穆的黑色西装,表达了对死者基本的尊敬。

    “我也不想来,可是你爷爷亲自邀请我,我总不能这点面子都不给吧?”

    他微微一笑,轻声道:“放心,我不会闹事的,已经结束了。”

    灵堂早已布置完毕,看着巨大花圈中间摆放的那张汪登峰的照片,李浮图眼神平静。

    哀乐响起,有高僧在一旁诵经。

    “梁先生到!”

    “孔先生到!”

    “上官先生到!”

    “燕先生到!”

    ……

    一个个大佬接连入场,脸色沉重,依次给汪登峰上香,在经过李浮图身边时,燕东来对他微微点了点头,李浮图也是轻轻颔首以示回应,这个场合不方便说话。

    “唐先生到!”

    “冯先生到!”

    “邓先生到!”

    ……

    一个个经常出现在网络杂志上的面孔不断出现。

    不谈外地,东海本地的大人物几乎都到了场,真正的大佬云集,借着汪登峰的葬礼,永兴向外界彰显出了依旧强大的影响力。

    看着正在和一些大佬说话的顾擎苍,李浮图眼神闪烁。

    永兴这次如此大张旗鼓的为汪登峰办葬礼,究竟是出于道义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值得深思啊。

    “杨小姐到!”

    “陈先生到!”

    “董先生到!”

    “邱先生到!”

    通报声从始至终没有停过,其中还出现了一些李浮图的熟人。

    伊人坊的杨雨晴,时幕太子爷董志远,绝世娱乐的邱泽,还有那次葛陆山赛车的不少公子哥都有露面。

    不过几乎都是跟着自己的老子来的,哪怕董志远也是如此。

    当看到和顾倾城站在一起的李浮图时,他们明显都很意外,但是都理智的没有上来说什么。

    “宋小姐到!”

    “宫小姐到!”

    ……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进入灵堂,很快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宋洛神。

    宫徵羽。

    一个冠艳京华,一个慑服川蜀。

    两个当世奇女子!

    哪怕在场的这些大佬,恐怕绝大多数在她俩面前也抬不起头来。

    当两女一出现,整个灵堂都仿佛在一瞬间变得明亮起来。

    李浮图眼神轻轻眯起。

    在浦江相遇,他就知道肯定会在追悼会上碰到宫徵羽,但他没想到宋洛神也会出现。

    照燕东来的说法,汪登峰明显就是她逼死的,逼死对方竟然还能若无其事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对方葬礼上……

    果然,时间确实是世上最伟大的魔术师。

    “那个年轻的叫宋洛神,出生宋家,家族已经传承了百年之久,这一百年来究竟积攒了多少财富,谁也不清楚,真正的天之骄女!”

    顾倾城压低声音简单的为李浮图做着介绍。

    “那个手腕上系着一根红绳的女子叫宫徵羽,不过叔叔伯伯们都喜欢叫她竹叶青,听说为人喜怒无常,别看她看起来像个温婉仕女,其实杀人不眨眼,在川蜀那边几乎没人敢招惹。”

    李浮图点点头,并没有说自己认识对方。

    “感谢诸位前来参加葬礼,老汪早年就和老夫一同打拼,劳苦功高,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永兴。”

    说着,顾擎苍对着汪登峰的灵柩深深鞠了个躬。

    所有人安静的听着,不管心里作何想法,神色都如出一辙的肃穆。

    “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生老病死,乃命中注定,非人力可以掌控,逝者已矣,但老汪的遗志需要有人继承!”

    听到这,在场众人似乎察觉到什么。

    “战国会所是老汪的心血,老夫不能让它就这么荒废,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经商讨过后,老夫在此宣布,战国会所即日起将委托在李浮图李先生名下,由李先生全权负责经营!”

    于无声处起惊雷!

    全场瞬间鸦雀无声,所有人愣神过后,随即齐齐朝顾擎苍的视线方向望去。

    商讨过?

    掌舵什么时候和我们商讨过?

    一众永兴高层脸色同样茫然。

    外地来的大佬或许还不清楚,但东海本土的大人物们谁还不知道李浮图和汪家之间的恩怨。

    这是临危受命。

    还是蓄谋已久?

    汪登峰的尸体可还未凉啊。

    看了眼被全场瞩目的李浮图,燕东来重重皱了皱眉。

    整个灵堂只听得见哀乐和诵经声。

    就在所有人怔忡失神的时候,宫徵羽眼波摇曳,率先鼓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