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我会打死你的
    ps:不得不说一句,有些书友挺有才呀,没错,确实出自宫商角徵羽。继续求票,求收藏,求一切!

    ……

    地位决定眼界。

    站得越高,理所当然会看得越远。

    这世上奇人异士很多,李浮图很明白这一点,刚才在浦江边偶遇的主仆,很显然就属于这一范畴。

    头顶一朵妖艳莲花的光头白起,看似有些神经质,但却是自己回国后所碰到的最强的一个人物。

    战国会所惨死的那三个汪家超级打手,以及董志远身边和龙组存在绝对联系的王牌保镖郑鹏,他们基本上都不是这个白起的对手。

    能驯服这样的猛人,甚至给他套上‘小乞儿’这样滑稽可笑的称呼,那个名叫宫徵羽的女子之深不可测,可见一斑。

    哪怕她身躯委婉玲珑,走起来如弱柳扶风看似手无缚鸡之力。

    见识过,甚至交手过无数强者的李浮图心里很清楚。

    这世间。

    高人不高。

    ……

    开车回到春秋华府,李浮图洗了个澡。周末过去苏媛已经回到学校,沈嫚妮仍然在南阳拍戏,因为汪家倒下沐语蝶也已经开始恢复正常的工作,偌大的别墅除了李浮图外空无一人,显得有些冷清。

    董志远还回来的‘卖身契’被李浮图放在了床头柜的抽屉里,他双手枕着头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情不自禁又开始想起了那个他本以为已经遗忘的女子。

    宋氏的天子娇女,宋洛神。

    他人生中最美好幸福的时光和这个名字牵扯紧密,但同样的,也是这个名字带给了自己最致命的伤害。

    诚如他在对方面前所言,过去了这么多年,他已经早已不是当年的幼稚少年郎,她也从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出落得风华绝代,他确实不再恨她。

    但不恨,并不代表着不怨。

    有句话,这十年来他一直都很想亲口问问她,为什么不早不晚,偏偏选在那一天?

    何其残忍啊。

    脑海里又开始浮现出那个大风大雨的夜晚,哪怕过去了整整十年,那磅礴大雨里交织的闪电始终未曾褪色过。

    有些哀伤,有些悲痛,讲不出、诉不尽呐。

    ……

    望着天花板,李浮图不知道出神了多久,直到一道短信铃声响起才把他的思绪从已经逝去的过往里解脱出来。

    他瞳孔动了动,随即坐起身,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是一条短信。

    显示的备注叫失足妇女。

    脑海里古老灰黄的画面逐渐变淡,李浮图眼神缓缓恢复清明,他点开短信。

    “喂,卖包子的,睡了没?”

    果然是上次那个午夜撞运气的应招女郎,李浮图当时说要把她的手机号记下等赚到钱再找她,确实没有撒谎,他的确把对方的手机号存了下来,标记的备注也很符实。

    失足妇女。

    盯着短信上显示的备注,李浮图嘴角不自觉微微上扬,开始按键盘。

    “怎么?你的生意就这么差吗?怎么总盯着我不放,是不是长得太对不起观众所以没人愿意要啊?”

    “讨厌!人家美不美你心里没数吗?上次不是给你发照片看了,睁眼说瞎话可是要遭报应的!”

    对方回复的速度很快,噼里啪啦,后面还跟了个血淋淋的菜刀表情。

    李浮图莞尔一笑,反正沈嫚妮不在,那所谓的约法三章自然暂时宣布失效,李浮图坐在床头,毫无压力的点燃根烟。

    “你上次给我发的就是个身材,又没露脸,鬼知道你长得怎么样,这年头看背影急煞千军万马,转过头喝退百万雄师的极品多了去了,要不你再发个正面照给我瞅瞅?”

    “呦,不错嘛,看来你卖包子生意不错嘛,是不是这两天赚了不少?”

    “你想看正面照可以呀,但是行有行规,我可不能白白给你看,你得先发定金过来。”

    李浮图哑然,随即哭笑不得回复道:“你们这行还有定金这说法?”

    “当然,再跟你严肃的申明一遍,人家不是发廊妹,人家是高档货,知道的人都说好喔。”

    李浮图一口烟差点呛住,这年头,居然还有以做小姐为荣的,真是一朵奇葩啊。

    “不行,口说无凭,我发了定金要是你把我拉黑怎么办?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钱的?我卖包子起早贪黑赚得都是辛苦钱,很不容易的。”

    看着这幅再地道不过的小市民守财奴的语气,电话那头的娘们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李浮图吸了口烟,“要不这样,咱们约个时间,面对面,一手交钱一手验货,谁也不会吃亏,怎么样?”

    “行呀,但路费你得报销噢。”

    李浮图这次很爽快,没再斤斤计较:“这个我懂。”

    对方似乎也很满意他的态度:“那你啥时候准备‘验货’呀?”

    “这段时间我估计会有点忙,你可以先去物色一下别的‘客户’,放心,等我忙完后这段时间后自然会找你的,对了,要是我们离得很远怎么办?”

    “这个你不用担心,人家支持全国上门服务的。”

    李浮图挑了挑眉:“这么专业?”

    “那是当然。”

    对方语气充满了自信。“对了,你有什么特殊要求吗?”

    李浮图愣了一下,颇为不解,“什么意思?”

    “……就是比如制服诱惑角色扮演捆绑之类啥的,人家可是都支持得喔,如果你有哪方面的需求,你可以跟人家说,人家可以提前准备。”

    这尼玛的,果然专业人士啊。

    李浮图心弦一跳,连忙默念了句阿弥陀佛。

    “怎么不回话啦?不会是自己解决去了吧?你要是忍不住的话,把钱打过来,今晚人家就可以上门噢。”

    李浮图觉得这个小姐要是去做推销的话,肯定能成功的。

    李浮图深深吸了口烟,不急不缓按着键盘。

    “我听说现在有很多男人冒充美女骗钱,希望你不是,否则,我真的会打死你的。”

    电话那头的娘们看着短信,肩膀开始剧烈抖动,随即终是再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笑得前俯后仰花枝乱颤,甚至手机都摔在了地上。

    李浮图对此一无所知。

    “好了,先这么说,等待我的召唤吧。”

    李浮图放下了手机,他没把这事当真,现在空虚无聊的人不少,可之后他才发现这并不仅仅是一个找乐子的玩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