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好
    世道艰苦,驱使人咬牙前行的,从不是前方的微弱光芒,而是身后的深渊万丈。

    何采薇在门外站了会,自己抹干泪水,等情绪稍微稳定后她深深吸了口气,提起落在地上的饭盒,硬生生扬起一抹笑脸,仿佛若无其事的走了进去。

    “妈……”

    等进了病房,她好像才发现李浮图的存在,语气一顿,“……你怎么来了?”

    李浮图站了起来,真像是他所说的那样,背着何采薇偷摸跑来的样子,有些紧张道:“我来看看阿姨。”

    “薇儿,你别怪他,他也是一片好意,在有生之年能看到自己闺女的男朋友,妈妈真的很高兴。”

    “妈,您别胡说,您一定可以长命百岁。”

    看着母亲的笑容,何采薇没有辩驳,看了李浮图一眼,像是默认了李浮图男友的身份,把饭盒放在床头柜上。

    “何丫头,眼光不错,我看这小伙子靠谱,是个良配。”

    隔壁病床的老爷子笑道,人到暮年,心情却很是豁达。

    李浮图感激的看了对方一眼,真像是头一次来见丈母娘的小青年一般。

    “杨爷爷……”

    何采薇咬着唇,神态扭捏,像是有些害羞。

    “好了好了,杨爷爷不说了。”

    杨老爷子笑容扩大,看着男才女貌无比登对的何采薇和李浮图,摇头感叹道:“年轻真好啊。”

    萧淑笑着看着,眼神欣慰,虽然才见一面,接触时间也不长,对李浮图的家世背景都还不了解,但通过刚才对方的言行举止,她和杨老爷子感觉一样,这个年轻人确实是个良配。

    到了她这个年纪,处于她这种境遇,还有什么能比看到女儿找到幸福更值得满足的事?

    “薇儿,妈从没反对过你谈恋爱,你也到了该经历感情的年纪,你何苦要瞒着妈妈?”

    看着母亲略带责怪的目光,何采薇无言以对,心里有苦难言。

    她和李浮图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只有他俩自己心里清楚,这就是一桩肮脏的交易,她哪里敢说对方是自己男朋友?虽然撒个谎不算什么,但到时候母亲要是提出要见见自己这个‘男友’那该怎么办?

    如果穿了帮母亲知道了真相,恐怕真会被气死。

    所以何采薇对此事闭口不言,不论母亲怎么逼问,坚持只说钱是找朋友借的,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李浮图会主动找到这里。

    不过万幸的是,这个男人,确实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不仅没有揭破,反而帮她把这件事彻底解释了过去,消除了母亲的心里负担,也让她没了后顾之忧。

    何采薇咬着唇,深深看了站在床尾的男人一眼。

    “阿姨,您别怪她,她也是一片孝心。”

    李浮图知道何采薇肯定不知道如何解释,帮她打起了圆场。“她打算着阿姨好一些再说出这个消息,是我心急了。”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看着面前温恭自虚谦和有礼的李浮图,萧淑眼神越来越柔和,真有了那么点看女婿的意思。

    “你就帮她说话吧。”

    笑了笑,萧淑也没再指责女儿,“都还没吃饭吧,来,一起吃点。”

    “好啊。”

    似乎不知道客气为何物的李浮图笑着点头,随即对何采薇眨了眨眼,“就怕采薇没准备我那份。”

    何采薇瞪了他一眼,嘴角却情不自禁扬起一抹笑容,仿佛比窗外的阳光还要明媚。

    萧淑看在眼里,眼神温暖。

    虽然菜品简单,但这顿饭气氛还是相当融洽,李浮图充分发挥出自己的卓越口才,绘声绘色不断讲着国外的风土人情和奇闻趣事,萧淑脸上的笑容就没消失过。

    “你这些年一直都生活在国外?”

    “对,前不久才回国。”

    萧淑点点头,“在异国他乡生活也不容易,辛苦了。”

    李浮图摇头笑道:“萧阿姨,等你身体好了,我可以带你去国外看看,也算换种心情,咱们去逛逛百老汇,罗浮宫,埃菲尔铁塔……”

    李浮图口气很大,张嘴就来。

    “你的好意阿姨心领了,阿姨这么大把年纪,可没心思再折腾,你要真有心,有机会带薇儿去看看吧。”

    李浮图扭头看了眼何采薇,笑着点头:“那是当然。”

    何采薇很少发言,默默吃着饭,一直都在安静听着母亲和李浮图聊天,看着他们两有说有笑像是一家人,内心像是有一缕阳光照进,逐渐变得温暖。

    吃完饭,李浮图便礼貌提出告辞,因为医生提醒要注意休息,萧淑也没强留,让何采薇相送。“薇儿,妈妈不方便,你送送浮图。”

    何采薇应了一声,站起身领着李浮图下楼,两人并肩走出住院部大楼,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何采薇轻声开口:“谢谢。”

    李浮图摇头一笑,看着来来往往的病人与家属,轻叹道:“你不怪我,我就值得高兴了。”

    何采薇沉默,在花坛边的长凳下坐下,静静道:“我妈好像很喜欢你。”

    “那是当然,像我这样的‘好女婿’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你妈眼光不错。”

    李浮图神情看起来很自得,也跟着坐在何采薇身边。他本想抽根烟,可想到这是医院,旋即克制住了。

    何采薇扭头看着那张越来越深刻的侧脸,“你对我这么好,就不怕我赖上你?”

    “赖上我?”

    李浮图一怔,随即哑然失笑,“你可是你们东大的校花啊,这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我求之不得。”

    何采薇沉默,深深凝视了这个男人一会,终于卸了下这二十年来的坚强,缓缓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喃喃道:“我好累。”

    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在这个人吃人的社会踉跄的走到今天,这其中的艰难与艰辛,又岂是一个累字可以概括的。

    李浮图眼神怜惜,笑容缓缓收敛。

    “都过去了。”

    “我以后就给你做情人好不好?我不哭不吵也不闹,不争不抢也不会奢望……”

    听到耳畔传来的低柔话语,见惯了生死满身罪孽称得上铁石心肠的李浮图竟然隐隐有些心疼。

    他沉默片刻,轻轻开口。

    “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