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黑暗导师
    宋家,雄踞于龙国的心脏京都,至今已传承百年。

    一百年的风雨飘摇,多少世家拔地而起风云一时,然后又消失在了岁月的长河里,而宋家一直屹立至今,没被历史的车轮碾碎,一代又一代积攒下来的底蕴的雄厚程度无人可以想象。

    这么一个悠久而庞大的巍峨豪门,它的继承人,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天子娇女了吧?

    她的男人,她未来的丈夫,确实应该威势滔天,光芒万丈才对。

    ……

    李浮图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没叫苏媛,洗漱完毕出门跑步。

    在小公园的时候,正巧碰到了也像是早起锻炼的顾倾城,穿着跑鞋和紧身的运动服,以往披散的头发也扎成了一个马尾,比起平时少了点大家闺秀的气质,多了丝青春俏皮的气息。

    顾倾城对于碰到他似乎也有点意外,随即想起他确实也住在春秋华府的事实,露齿一笑:“早。”

    李浮图笑着点点头:“想不到你也喜欢锻炼。”

    顾倾城白了他一眼。

    “难道我在你眼里是那种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小姐不成?”

    李浮图摇头失笑,“那倒不是。”

    顾倾城和他对视,浅笑道:“坐会吧。”

    李浮图点点头,和对方走进凉亭。

    清晨,微风和煦,阳光温柔,小桥流水,绿荫葱葱,确实很让人惬意。

    顾倾城擦了擦汗,扭过头:“听大毛说,她昨天在街上碰到你了。”

    李浮图一怔,随即摇头一笑:“果然是好姐妹啊,无话不谈,她还和你说什么了?”

    “她昨天半夜给我打得电话,嘀嘀咕咕说了一大通……”

    “估计没怎么说我好话,对不?”

    顾倾城哑然失笑,“你倒挺有自知之明。”

    沉默了下,顾倾城好奇道:“她说你最后跟着一个绝世大美女跑了,怎么回事啊?”

    李浮图笑容缓缓收敛起来,望着不远处人工假山下的潺潺流水,轻声开口道:“很多年前的一个朋友,碰到后聊了会天而已。”

    女人的直觉一向敏锐,哪怕不提毛思卿昨晚在电话里煞有其事的那些话,光看李浮图现在的神情,顾倾城也知道他和那个‘绝世大美女’之间没他说的这么简单,不过顾倾城也看出了李浮图似乎不愿多提,所以没再多问。

    “大毛就是那样,喜欢大惊小怪。”

    顾倾城笑了一声,算是把这事揭了过去,喝了口从家里带出来的矿泉水,她犹豫了下,撩了撩腮边的发丝,像是随口提起般说道:“对了,前些天我爷爷找你究竟是为了什么事啊?”

    如果小李先生喜欢倾城那丫头的话,我想我是不会阻扰的。

    听到顾倾城的话,李浮图脑海里下意识浮现在茶缘阁那个下午顾擎苍说的话语,嘴角不禁露出一抹苦笑。

    顾擎苍的意思很明确,明显支持他和顾倾城在一起。可这种话他怎么跟顾倾城说。

    难道说你爷爷想把你许配给我吗?

    “你怎么不去问你爷爷?”

    “你以为我没问吗?他要是肯告诉我我就不会问你了。”

    顾倾城蹙着眉,歪着脑袋看着他:“怎么,不方便说吗?”

    李浮图摇摇头,吐出口气,把前半部分谈话隐藏了下来:“没什么不方便的,你爷爷找我是想把战国会所交给我打理……”

    “战国会所不是汪家一直在经营吗?”

    顾倾城下意识道,随即神色一变,眼中浮现难以置信的神采:“爷爷是想放弃汪爷爷?他们可是几十年的朋友啊。”

    李浮图眼神平静,没有接话。

    顾倾城怔怔失神,沉默了好一会,突然笑了笑:“看来爷爷早就做好了打算,连我都被他利用了。”

    “说利用并不准确,你爷爷这么做也有相当大部分为了你,在汪登峰控制不住自己野心的那一刻,今天的情形就已经注定,所谓的手足情谊,在利益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李浮图轻声道:“你爷爷是一个枭雄,以最不伤害自己的手段解决了棘手的麻烦。”

    顾倾城咬着唇,“可他是把你当枪使……”

    “那又如何?”

    确实充当了一次手术刀的李浮图淡淡一笑,“他从没有逼过我,也没给我下过套,所有事情都是我自愿做的,我没有任何理由去责怪他。”

    “难道就一定要你死我活不可吗?汪阳已经死了,汪爷爷早年对我也很好的,就不能给他留一点退路吗?”

    顾倾城喃喃道,像是自言自语。

    李浮图暗自叹息,这样的顾倾城,确实不适合继承永兴,否则无论对永兴还是对她而言都是一场灾难。

    “你听说过一句话吗?”

    “什么?”

    顾倾城眼神茫然。

    “我不愿做蛇,但我更讨厌农夫,因为他把所有人都想象得和他一样仁慈。”

    李浮图眼神平静,“农夫之所以会死,不能怪蛇,只能怪他自己,蛇是冷血动物,逮谁咬谁这是它的天性。你现在想对汪登峰施以仁慈,就如同农夫一样,你认为蛇会感激?不,它只会等缓过气后,然后找准机会一口把你咬死。”

    看着愣愣失神的顾倾城,李浮图心里不禁苦笑。

    别人都是努力把人往真善美的道路上引,可自己却在一门心思向顾倾城灌输邪恶的观念,不知道顾擎苍知道后是会感谢自己,还是怪罪自己?

    估计对方感觉也会很复杂吧。

    叹了口气,李浮图觉得既然说到了这份上,索性恶人做到底。

    “你认为汪登峰值得同情,那是因为他早年对你不错,可你知道这么多年有多少人因为他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好与坏,对与错从来不是绝对的,所站的角度不同所产生的看法就会产生天壤之别,所以做一件事,你不用去考虑是好是坏,是善是恶,你只需要弄清楚结果对自己是否有利。”

    顾倾城喃喃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对。”

    当了一次人生黑暗导师的李浮图点头,淡淡道:“在我看来,除我所爱者,天下人皆为刍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