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初恋对于每个人的一生都意义非凡,因为烂漫美好,因为纯净无暇,所以刻骨铭心,弥足珍贵。

    一辈子太长,许多人或许会谈多场恋爱,最后到了合适的时间选择一个互相不反感的人走进婚姻的殿堂,他们后来或许会不记得以前牵过手的那些人的模样,但绝对不会忘记让自己情感第一次萌芽的那个对方。

    但遗憾的是,时光残忍,或者说天道无情,很少有人能携手最初的那个人走到最后,大多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分道扬镳,无疾而终。

    世人如此。

    宋洛神亦如此。

    李浮图走后,她一个人独坐良久,然后开始给自己倒酒,自饮自酌,一杯接一杯,嘴角挂着莫名的笑意,眼神迷离,醉眼看别人成双入对。

    十年的光阴,确实太长了啊,竟把一个当初不分彼此的人,变成了无比陌生的模样。

    但这些……自己不都曾已经预料到过吗?

    可为什么当真发生的时候,胸口还是像窒息般的难受?

    宋洛神笑意凄美,又开始给自己倒酒。

    “美女,如此良辰美景,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看你这样子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不如和我说说?”

    一道彬彬有礼的声音由远及近响起。

    酒吧夜场这类的场所,最不缺的就是什么?

    小蜜蜂,豪放女,以及来猎艳的牲口。

    很显然,一个人自饮自酌像是买醉的宋洛神成了猎手的目标。

    一个看起来三十出头的男人含笑走进,笔挺的西装,仪表不凡,脸上挂着文质彬彬的笑意,自有种成熟稳重的气质,总得来说,这是个第一眼很难让人反感的人。

    他算是夜场老手,凭借着得体的外表和不俗的谈吐,一直以来游走于各大酒吧夜场称得上战绩斐然。

    叛逆的女学生、寂寞的少妇、空虚的女白领……各种各样的类型他都品尝过,基本上很少失手,可是看到宋洛神的那一刻,哪怕对方歪斜着身子因为角度的原因只看得到半张侧脸,照样让一直自诩玩腻了美女的他瞬间惊为天人。

    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如果古代真有褒姒洛神这样祸国殃民的尤物,恐怕也不过如此。

    这种极品可以说可遇不可求,既然碰到了,作为一个欢场高手自然不可能放过。

    等走到近处,完整而清楚的看清了那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在一家上市公司做一个部门经理的男人一时间不禁失了神。

    随即热血沸腾。

    哪怕不断提醒自己要注意神态风度,但他的眼睛里还是控制不住放射出犹如豺狼看到美肉般的火热光芒。

    这种极品能和她睡上一晚哪怕少活十年恐怕很多人都心甘情愿,他已经下定决心,今晚无论如何也得把这个女人搞到手,甚至盯着那如美玉般的雪肤,他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已经在想象摸上去会是如何美妙的手感,胯下一时间控制不住起了反应。

    他微微调整了一下站姿,掩饰了一下丑态。

    宋洛神像是没听到身边传来的搭讪声,无意识摇晃着酒杯,似乎在想着心思,头都没抬一下。

    男人也不介意,作为经常猎艳的老手,他自然知道吃闭门羹是很正常的事,不是每个女人都寂寞难耐,这种时候保持耐心很重要。

    “正所谓药能医假病,酒不解真愁,美女,你这么喝解决不了问题。”

    男人风度翩翩,“相逢即是缘,在下姓谭,单名一个天字,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十分乐意当你的垃圾桶,帮你分担你的痛苦。”

    名叫谭天的男人觉得自己这番话说得还有些水平,即使不能立马获得对方好感,对方应该也会给些回应,不管对方说什么,只要开口就好办,那他就可以顺势打蛇上棍借坡上驴。

    可他没想到是,对方回是回应了,但却只有一个字。

    “滚。”

    干净利落,淡漠冷冰。

    谭天笑容顿时一僵,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他怎么也没料到对方会如此不近人情,甚至到现在都没正眼看他一下。

    三十出头在一家上市公司做到部门经理的位置,年薪百万,即使是在大东海,谭天也觉得自己已经算是很有成就,属于成功人士的阶层,所以他一直很自信,也很骄傲,一直以来所向披靡的战绩也养成了他自以为是的个性。所以现在突然被人用一个滚字毫不客气的甩在脸上,他理所当然的怒了,但是他控制力还不错,没有立即表现出来。

    臭表子,让你现在拽一会,等到了床上,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心里暗骂着,谭天眼神阴翳而淫邪,就像是没听到宋洛神的话,把不要脸发挥到极致,挨着宋洛神就要坐下。

    就在这个时候,两个西装汉子不知从何处蹿出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一把扣住他的肩膀,二话不说,对着他的小腹就是一记重拳。

    根本来不及反应的谭天脸色瞬间惨变,当场弯腰,还没得及发出痛呼,嘴巴已经被人紧紧捂住。

    “小姐。”

    从始至终,宋洛神的注意力仿佛都放在面前的酒和酒瓶上,直到现在都没有扭头看一眼。

    “解决他。”

    平淡的话语从那张娇艳红唇里轻轻飘出,两个保镖眼里瞬间泛起一丝冰冷杀意。

    “是。”

    似乎意识到什么的谭天脸色惊恐,开始拼命挣扎,可是为时已晚,像条死狗一样被拖走,也象征着明早的东海街头要多出一具死尸。

    这算不算是某种意义上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了?

    周围很快重新恢复平静,宋洛神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将杯中最后一口酒饮下,起身离开。

    广兴城停车场。

    坐进一辆黑色迈巴赫内,宋洛神闭上眼,淡淡道:“去查,查一个名叫李浮图的男人,他什么时候出现在东海,之间干了什么,事无巨细,我要知道得一清二楚。”

    “是。”

    车窗缓缓上升,挡住了那张面无表情的绝世容颜。

    岁月如此漫长,以至于我们后来都变成了当初无法想象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