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天若有情天亦老
    ps:谢谢各位的推荐票和打赏!

    ……

    哪怕周围依旧人声鼎沸,节奏感极强的重金属音乐胡乱轰炸,但大厅西北角这一片区域空气都仿佛凝固下来。

    所有人看了看李浮图,又看了看那个美若天仙却也高不可攀的女子,表情如出一辙的震惊加错愕。

    毛思卿张大了嘴。

    这家伙……居然和她认识?!

    女人更懂女人,看对方神情,毛思卿就知道李浮图恐怕不仅和对方认识,而且恐怕关系匪浅。

    邱泽同样愣在了原地。

    李浮图仿佛没有感受到周围气氛的变化,也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女子的那声话语,仍然默默饮酒,仍然一动不动。

    邱泽砸了咂嘴。这个逼,他给满分!

    “鲲鹏,让这些人离开。”

    一位来自金陵的大少皱眉对吴鲲鹏道。

    吴鲲鹏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小泽,带你这些朋友立即离开。”

    邱泽十分不解,但看吴鲲鹏面色严肃一副不容置疑的样子,也没敢多问,连忙招呼起来:“来来来,大家换个场子继续玩,我请客。”

    这些公子哥虽然很好奇,但也不敢和吴鲲鹏这几个根正苗红的大少叫板,装作一副啥也没看见的样子彼此说笑着配合的朝外走去,只有毛思卿明显不想走。

    邱泽神色为难,暗自拉了她一下。

    “思卿,你也离开。”吴鲲鹏沉声道。

    认识这么久,吴鲲鹏还是头一次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

    毛思卿看了眼一语不发的李浮图,咬了咬牙,终是拿起包愤然的朝外走去。

    等邱泽一帮人走后,吴鲲鹏低声道:“宋小姐,需不需要清场?”

    “不用了。”

    宋姓女子摇摇头,轻声道:“你们先离开吧。”

    吴鲲鹏几人对视一眼,然后深深的看了眼李浮图,随即顺从的朝外走去。

    几个背景显赫的大少在这个女子面前却像是下属。

    不用女子吩咐,两个保镖已经无声无息退远,热热闹闹的场面转眼就只剩下一对貌似时隔多年再度重逢的男女。

    站在绝世门外,爷爷肩膀上扛着金色枝叶和两颗星徽的韩浩掏出包特供的小熊猫,给哥几个扔个根,回头望了眼,皱眉道:“这事要不要向李少禀报一下?”

    吴鲲鹏把烟点燃,犹豫道:“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宋小姐在李少心里的分量大家心里都清楚。”地产业巨头唐山集团太子爷唐嘉豪吸了口烟。“她的事可没有小事啊。”

    “话这么说没错,不过我觉得这事还达不到要惊动李少的地步,宋小姐不过是碰到个朋友而已。”

    港城许家的二公子摇摇头:“打报告简单,可如果没什么事,咱们岂不是里外不是人?我看咱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就当什么事没发生,当然,得立即查清楚那小子什么来头。”

    “恒晋说的有道理。”

    吴鲲鹏点点头,吐出口烟:“这事我来办。”

    ……

    绝世内,宋姓女子似乎并不介意李浮图态度的冷淡,优雅的坐了下来。

    “下午的时候,我在海底世界就碰到你,当时还以为认错了……”

    她淡淡一笑,“你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么不回家看一看?”

    李浮图动作一顿,终于缓缓抬起头,看了女子一眼。

    果然如当年所有人猜测的一样,长大后的她,确实风华绝代。

    “对不起,小姐,你恐怕认错人了。”

    李浮图的眼神如一潭死水,一个倾国佳人坐在面前也没有任何留恋,站起身就打算离开。

    “站住!”

    宋姓女子凝视着他,眼神尖锐,“李浮图,难道过了这么久,你还没有面对的勇气吗?!”

    李浮图瞳孔收缩了下,视线终于缓缓和那双足以让男人沉沦的眸子对视。

    “过去的事我早就忘了。”

    “既然忘了,那你为什么回国后没有通知任何人,也没有回京都,反而跑到这里?”

    冠艳满京华的女人紧紧盯着李浮图,不想放过他任何的情感波动,可是她却发现那双眼睛就像是一潭古井,哪怕是面对她,也再也看不到丝毫的波澜。

    不知为何,女人心里突然泛起一股空落落的感觉,虽然轻微,但却无比真实。

    “从当年离开的那一刻起,我和那座城市,和那座城市的人与事,就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

    李浮图语气淡漠,像是局外人。

    宋姓女子深吸了口气。

    “你是不是还在恨我?”

    “恨?”

    李浮图轻轻一笑,眼神平静,给自己倒了杯酒,“或许吧,但那也只是曾经了。”

    宋姓女子眼神剧烈颤动。

    这么多年来,她也幻想过两人再度重逢时的场景,她想过李浮图会对她破口大骂,甚至动手,但她从没料到过李浮图会表现得如此平静,平静到让她心慌意乱,不知所措。

    她抓起一个酒杯,给自己倒了杯酒。

    李浮图静静的看着当年曾天真的以为可以执手一生的女人,“没想到,你现在也会喝酒了。”

    宋姓女子一怔,随即笑了笑,透着一缕凄美,“人是会变的,不是吗?你如此,我如此,皆如此。”

    李浮图不置可否,也没阻拦,静静看着女人饮酒。

    “我没有变,只是这么多年,我终于想通了一个道理……”

    李浮图给自己也倒了杯酒,嘴角微微上扬,带着笑意。

    “你当年的选择并没有错,相反,对你我二人是最好的结局,即使你坚持下去,在各方压力下,我们最后也注定逃不过分开,与其耗尽对方养分一同枯萎,不如坦然聚散,各自相安。”

    李浮图喝了口酒,轻笑道:“大家都说宋家闺女聪明,的确如此,当年的你确实比我要成熟太多。”

    当真如此洒脱吗?

    看着眼前笑意柔和的男人,宋姓女子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大手攥紧,一时间竟喘不过气。

    “我们当年那么多美好的回忆……”

    宋姓女子脸色苍白,死死捏着酒杯,“难道你都忘了吗?”

    “当然没有。”

    李浮图轻轻摇头,眼神释然。

    “……只是回不去了。”

    他放下酒杯,时隔多年之后,终于再次喊出了她的名字。

    “洛神,我并不恨你,我恨得只是无情的岁月,是它让最好的你和最好的我之间隔了整整十年的光阴。”

    说着,他缓缓站起身,“但命运的安排,不管好坏我们都得接受,既然现在的我们都已经脱胎换骨,何苦在纠结于痛苦的往事,过去的就让它永远过去吧。”

    从初长成起就惊艳了整座京城的宋洛神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语气带着可以轻易发觉的颤抖,“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李浮图沉默了下:“没必要了。”

    话音未落,他便迈开脚步。

    没再回头。

    宋洛神的手无力的垂下,缓缓的闭上了眼。

    有两滴泪水无声无息间悄然滚落,摔落在地,顷刻间碎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