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身世浮沉雨打萍
    黑色野马在夜色下如一道黑色魅影驶离葛陆山脉,在临近市区的时候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拿下葛陆山车王的李浮图打开车窗,点燃根烟,轻声道:“现在是不是可以和我说说了。”

    何采薇咬着唇,“如果我说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信吗?”

    “信,为什么不信。”

    李浮图轻轻一笑,吸了口烟。如果何采薇真的是一个拜金女的话,就不会被五十万逼得出卖自己的身体了。

    “他也是东大的,比我大两届,今年大四,家里有钱有势,也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一直都在追求我……”

    何采薇拢了拢被风吹到额头上的发丝,偏头小心的看了眼身边男人的表情。

    她没谈过恋爱,更加是第一次给人做情人,哪怕没有任何经验,但她也清楚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愿意看到自己的女人和别人纠缠不清不清不楚。

    但在何采薇的视线里,这个叼着烟开着车的男人至始至终都很平静,甚至嘴角还挂着轻微的笑意。“继续说。”

    何采薇扭回头看向前方,吐出口气也慢慢开始变得冷静下来,“我拒绝过他很多次,可他始终不肯善罢甘休,我真的很困扰,这事媛媛她们也知道,但都没有什么好办法,今晚他又找到我,说只要我陪他出来玩一次,他从今以后就不再纠缠我,所以我才……”

    李浮图吐出口烟,没有发怒没有发火,扭过头笑道:“你是不是傻?”

    何采薇眉头微微皱起,明显对李浮图的说法感到不满,但却没有争辩,双手抓着连衣裙裙角,默不吭声。

    “我不是故意要骂你。”

    李浮图笑了笑,看着那抹马尾辫,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你难道没听过一句话,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别相信男人那张破嘴,他说你陪他出来一次他就不会纠缠你了?你也太天真了。”

    何采薇咬着唇,默默忍受着第一次有男人把玩着自己的马尾辫。

    “不是所有男人都像我这样君子的。”

    聊着梁磊,李浮图还不忘望自己脸上贴了贴金。

    “要是今晚不是我碰巧出现,恐怕你就是你就是被骗到狼窝的小红帽,肯定在劫难逃。”

    “不可能!”

    何采薇终于不再沉默,扭过头,神色认真的凝视李浮图,“我宁愿去死也绝不会让他碰我!”

    李浮图沉默了下,笑容缓缓收敛。

    “我知道,你有这个勇气,这世道,有时候死比活着容易,可是真到了那种情况,你确定你不会选择委曲求全吗?”

    何采薇下意识打算说不,可看着那双深邃的眼眸,她眼神一颤,涌到嘴边的话却再也说不出口。

    是啊,死容易,可是她死了,她母亲怎么办?

    前些天在皇朝的那个晚上,自己不同样也选择了委曲求全了吗?

    何采薇沉默下来,偏过头,片刻后说了声对不起。

    李浮图松开女孩儿的马尾,轻轻摇了摇头,“你不用和我说对不起,我只是希望你能保护好自己,当时我就和你说过,以后碰到这种事情你可以找我帮你解决,没必要一个人扛着,要知道你现在不是一个人。”

    何采薇望着窗外的夜色,没有说话。

    李浮图扔掉烟头:“你家在哪?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我送你回去。”

    对于李浮图的好意,何采薇倒没有拒绝。

    ……

    每一座城市无论大小或者发达程度,都会有一条看不见的线,把穷人和富人泾渭分明的分割开来。富人有富人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天地,穷人也会有穷人栖息栖身的犄角旮旯。

    两湖区,因为两条湖在这里交汇而得名,虽然风景最贴近自然,但却是东海十二个区里称的上最贫穷的一个,何采薇所住的地方更能说明这点。

    这是一片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的平房,附近还建着几座农药厂,风一吹就能嗅到刺鼻的味道,晾衣线和电线如同蛛网一样交织缠绕在上方,给人密不透风喘不过气的感觉,胡同十分狭窄,甚至李浮图的车都根本开不进去。

    站在这里,谁能想到这是最发达的东海?

    “好了,就停在这里吧,你可以回去了,谢谢。”

    贫穷的味道终究是不好闻的,哪怕坚强如何采薇,这时候脸色也有点不自然。

    李浮图面不改色,轻笑道:“我大老远送你回来,你难道不应该请我喝杯水?”

    何采薇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推门下车。

    跟着何采薇在这个仿佛被社会遗忘的穷人区左弯右拐,当站在何采薇的家前,看着那张油漆都已经开始脱落的破旧木门,李浮图心里不禁暗自一叹,再次感受到了何采薇这些年生活之艰难。

    “我家破了点,委屈你了。”

    李浮图微笑摇头,何采薇咬着唇掏出钥匙打开门。

    这是一间两室一厅的房子,满打满算不超过五十平米,家具都已经很老,布满灰尘的白炽灯,已经褪色甚至出现裂缝的茶几,甚至都没有空调。很难想象这样的环境竟能孕育出何采薇这样的女孩。

    “你先坐,我给你倒水。”

    看得出来,这或许是第一次有人到家里来,何采薇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她搬出把木凳让李浮图坐,然后到处翻了会最后在茶几下面找出个玻璃杯去洗了洗才倒了白开水递给李浮图。

    “抱歉,因为家里很少来客人,所以没准备一次性杯子,这是我的杯子,刚洗过的,是干净的。”

    “看来我又得占你一次便宜了。”

    李浮图笑了笑,接过杯子喝了口水,看着隐隐有点局促不安的何采薇,轻声问道:“你母亲现在怎么样了?”

    “这种病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治愈的,医生说起码还得治疗三个月,情况好的话可以回家休养,但以后也必须得定期去医院检查。”

    她抬眸看了眼李浮图,拢了拢腮边的发丝,“我现在已经给妈妈找了位护工,情况比以前好了许多,……谢谢你。”

    昏黄的灯光下,何采薇笑容轻柔,语气平静。

    李浮图端着杯子喝了口水。

    我们确实有理由相信,那些历经劫难,尝过百味的人,要更加的生动和干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