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送佛送到西
    毛思卿没有注意到李浮图的异常,走了过去她还在不断回望。

    李浮图看了她一眼,想起上次在绝世娱乐她和贝壳秀恩爱的场景,“你不会真的喜欢女人吧?”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毛思卿白了他一眼,“难道就只允许你们男人看美女不成?”

    李浮图淡淡一笑,没有说话,至始至终没再回头看那个宋姓女子一眼。

    “宋小姐,怎么了?”

    有人疑惑的看着突然停住脚步的宋姓女子。

    宋姓女子没有回话,眼神一瞬间变得无比复杂,她在原地站立了一会,终究也没有回头。

    “走吧。”

    她摇摇头轻声道,很快便重新迈开脚步。

    像是最平常的萍水相逢一般,两波人在相遇之后,再度渐行渐远。

    ……

    “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从海底世界出来时间已经接近下午六点,毛思卿的心情好像真的变轻松了许多,听到李浮图的话摇了摇头,笑容灿烂道:“谢谢你陪了我一下午,我请你吃顿饭吧。”

    “没必要这么客气。”

    “走吧走吧……”

    不等李浮图拒绝,毛思卿就拽着他望离海底世界不远处的一家餐馆走去。

    点完菜,毛思卿就撑着下巴直勾勾盯着李浮图,把李浮图看得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

    “我想看清楚你究竟是怎样的人。”

    看着表情认真的毛思卿,李浮图哑然失笑,倒了杯水,“那你看清楚了吗?”

    “没有。”

    毛思卿懊恼的摇摇头,叹了口气,“我向倾城打听过,可她什么都不跟我说,真是的,又不是自己男朋友,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李浮图笑道:“她这叫尊重他人**,作为朋友怎么能把秘密随便往外说。”

    毛思卿哭笑不得,“我只是问问你是干嘛的,难道这也算秘密?”

    李浮图笑而不语。

    “行了行了,你就装神秘吧。”

    毛思卿撅了噘嘴,没再就这个话题多问。

    “你和罗伊人怎么认识的?下午的时候我见她好像很忌惮你,你知道那些公子哥少爷们暗地里是怎么称呼她吗?都叫她母夜叉,很多都在她手底下吃过亏,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那个样子。”

    李浮图义正言辞道:“那些公子哥肯定是因为闹事犯在她手里才会怕她,我奉公守法的良民一个,她自然拿我没有什么办法。”

    “你?良民?”

    毛思卿刚喝了口果汁差点没喷出去,好不容易才忍住,她拿纸巾擦了擦嘴,看着李浮图道:“你可别说笑了,谁刚才在袁骁面前说见他一次打他一次的,嗯,还别说,你刚才说这话时候的样子真的特别帅!”

    李浮图摇头一笑:“我那么做还不都是为了帮你。”

    “说真的,如果你真的没什么事做的话,不如来给我当护花使者吧。”

    毛思卿神情突然变得妩媚起来,上身微微下倾让那两团高耸更加勾人眼帘,说着还对李浮图抛了个媚眼。

    “我知道你不差钱,但如果做的好的话,我心情一好说不定可以让你占占便宜喔。”

    好一个大色诱术啊。

    李浮图轻咳一声,喝了口水,一副得道高僧的正经姿态,“阿弥陀佛,在下不是一个随便的人,请施主注意自己的言行。”

    毛思卿一怔,随即娇笑不止的骂道:“李浮图,你个王八蛋!”

    正巧,这个时候服务生开始上菜。

    肤白貌美大长腿,毛思卿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美女,而且家境不错,但她似乎没有富家女那种难以接近的高冷,席间一直在找李浮图说话。李浮图也充分发挥出幽默细胞,不停把毛思卿逗笑,一顿饭欢声笑语不断。

    或许是吃饱了,毛思卿放下筷子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随即有感而发的叹了口气。“男人与男人之间差别为什么这么大呢。”

    李浮图莞尔一笑,也放下了筷子,“有时候男人就和工艺品一样,是需要女人来雕琢的,你只要愿意花心思,说不定会有惊喜。”

    毛思卿摇头叹息道:“得了吧,那袁骁就和茅坑里的石头一样,这辈子也就那副德行了,不是人力可以改变的。”

    “他其实没多少城府,算不上多坏。”

    毛思卿笑道:“你可真够委婉的,怎么不直接说他肤浅幼稚?”

    李浮图耸了耸肩。

    突然,毛思卿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不会是我妈打来的吧?难道袁骁那个家伙又跑去告状了?”

    毛思卿顿时变得愁眉苦脸,慢吞吞的从包里拿出手机,当看到来显,瞬间松了口气。

    “小邱子,知不知道你差点吓死姐姐?!”

    “咋啦?火气这么大?难道亲戚来了不成?”

    “滚蛋,你才亲戚来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通过毛思卿说话的语气就知道和对方关系很不错,否则说话不会这么百无禁忌。

    “还不是想到我家大毛这段时间估计被袁奶娃缠得不要不要的,所以想找你出来放松下,今晚葛陆山有车赛,我马上就想到你了,够义气不?”

    “亏姐姐平时没白疼你。”

    听到那句‘袁奶娃’,毛思卿想笑却又有点笑不出来,心里叹息一声,没接这茬,问道:“什么时候?”

    “你现在就可以出来了,需不需要我去你家接你?”

    “不用了,葛陆山是吧?我待会就过来。”

    “好嘞。”

    毛思卿放下手机,“小邱子,邱泽,你应该还记得吧?”

    李浮图脑海里浮现出一张年轻英俊的面孔,“绝世娱乐的少东家?”

    毛思卿点点头:“他喊我去看车赛,在葛陆山,一群公子哥举办的,你要是没事的话,不如一起去玩玩?”

    “都不认识,我去有点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不是还有我和邱泽吗,那些公子哥巴不得围观的人越多越好。”

    毛思卿喊来服务员结了账,然后不由分说地拖着李浮图站了起来然后挽住他的胳膊,“你就当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了,到时候如果你真觉得没意思走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