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冤家路窄
    罗伊人,城南分局局长千金,上次李浮图被抓就是她带队,模样俏丽,却是头名副其实的母暴龙。李浮图自然不可能这么快把这位野性警花忘记。

    这算不算冤家路窄?

    看着愣神的罗伊人,李浮图微微一笑,“罗警官,又见面了。”

    袁骁察觉到有些不对劲,狐疑的在李浮图和罗伊人脸上转了圈,“伊人姐,你和他……认识?”

    罗伊人没有回答,“你说的打你的人就是他?”

    袁骁重重点头,愤恨道:“我和思卿在街上逛街,这王八蛋上来二话不说就揍我,伊人姐,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

    颠倒黑白贼喊抓贼莫过于此了。

    李浮图笑而不语,也没急着辩驳。

    因为父辈的交情,袁骁和罗伊人之间也算熟络,逢年过节都会去对方家里拜访,对于自己这位伊人姐,袁骁很了解。

    人长得好看,不比一些校花明星差多少,但个性却像个男人,不爱红装爱武装,嫉恶如仇,那些犯人只要落到她手里怎么也得掉三层皮,最关键的是,她还相当护短,袁骁之前就没少找罗伊人帮自己出头,罗伊人也没让他失望过,拷起人来毫不手软,不管你什么来头,先把你带回局子再说,所以这次遇到麻烦袁骁第一时间又想到了她,但这一次罗伊人的表现显然有些不同,站在原地半天没有动作。

    “你是不是又纠缠人家了?”

    罗伊人没有被袁骁的话给蒙蔽,看了眼站在李浮图身后的毛思卿,很快就猜出了事情的原委。

    袁骁了解她,她又何尝不了解袁骁,袁叔叔一直都很看好毛家的闺女,也始终有撮合的意思,双方父母都乐见其成,只不过毛家闺女好像对这桩姻缘不怎么感兴趣甚至很抗拒,从始至终都对袁骁不假辞色,袁骁也不在乎,完全不把毛家闺女的态度当回事,一直以对方男朋友的身份自居,把死缠烂打不要脸的作风发扬到极致。

    说句心里话,罗伊人觉得这种事要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有个男人像苍蝇一样总烦自己,恐怕自己早就把对方打死了。

    所以对于袁骁会挨揍,罗伊人并不觉得意外,只不过她没想到居然又是这个男人。

    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伊人姐,你究竟站哪边的?!”

    被戳穿老底,袁骁有些恼羞成怒,“你究竟帮不帮我,你不帮我,我就给罗伯伯打电话。”

    看着淡然自若的李浮图,罗伊人轻轻摇头,平静道:“你给他打电话也没用。”

    袁骁一愣,随即下意识道:“为什么?”

    罗伊人淡淡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我管他是谁!”

    罗伊人看了眼口气狂妄的袁骁,“我记得你曾经和汪阳发生过冲突,被人打得小腿骨折在医院躺了一个月……”

    “伊人姐,多久的事了你还提它干什么!”

    突然被揭伤疤,袁骁脸色有些难堪。

    “我不是故意要刺激你,我只是提醒你,有些时候低调一点没坏处,别总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真惹到了惹不起的人吃亏的总是你自己。”

    要不是看在父辈交情的份上,罗伊人根本不会说这么多。只不过袁骁很不以为然,明显没听进去。

    罗伊人暗自叹了口气,沉默了下,开口道:“汪阳死了,他杀的。”

    “谁死了?”

    袁骁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可随即神情骤然凝固。

    “你说汪阳死了?!”

    罗伊人皱了皱眉,“你最好不要整天把心思都花在女人身上。”

    袁骁瞠目结舌,他知道像这种事情罗伊人根本不可能开玩笑。

    汪阳,那个让他想起来心里都觉得有点惊惧的黑三代居然死了?

    “伊人姐,你没、没开玩笑吧?”

    虽然知道这件事多半属实,但袁骁还是情不自禁想要再次确认。

    “这件案子最开始就是我负责的,打你的这个男人叫李浮图,几天前我亲手抓的他,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认识我。”

    罗伊人平静道:“最后是我爸命令放的人,燕东来亲自带人接的他。”

    罗伊人扭过头,“现在,你还打算和他斗一斗吗?”

    罗伊人语气不波澜壮阔,很平淡,但却把袁骁惊了个不轻。

    短短几句话,已经把李浮图的深不可测描绘得淋漓尽致。

    “……”

    袁骁咽了口口水,一时间心惊胆颤,根本不敢再叫嚣,甚至都不敢再和李浮图对视。

    欺软怕硬果然是人的天性。

    “罗警官,是他先动的手,我只不过是正当防卫罢了,不信你问周围的朋友,大家都可以作证。”

    李浮图微笑道,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罗伊人自然不会浪费时间求证,就算是李浮图先动手,也只不过是一场小纠纷,她根本不能把李浮图怎么样。

    “李浮图,别以为你可以胡作非为。”

    罗伊人凝视李浮图,“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绝对不会缺席,你最好好自为之。”

    “说得好!”

    李浮图大笑一声,鼓起掌,“多谢罗警官提醒,这番话我肯定会时刻记在心里。”

    “走。”

    罗伊人不再多说,转身回到警车,开始气焰嚣张的袁骁半句话都没再说,就像夹着尾巴的狗一样连忙上了自己的卡宴紧跟在罗伊人屁股后面离开了这里。

    “谢谢。”

    见终于甩脱了袁骁,毛思卿长长松了口气。

    李浮图摇摇头,“这也是治标不治本,我看你最好赶紧想个办法把这个问题彻底解决才行。”

    “要是想得到办法我早就用了,哪会等到现在。”

    毛思卿苦闷着脸,“周一到周五他就跟在学校,周末他就找到家里,我真的烦死了。”

    “我觉得像这种情况,你最好的办法只能是找他的父母谈一谈。”李浮图建议道。他相信毛思卿肯定和自己父母说过多次了,要是有作用今天这样的情况根本不会发生。

    “算了,不提他了。”

    毛思卿把烦心事抛到脑后,看着李浮图重新恢复笑容:“你怎么会这么巧出现在这里?”

    李浮图眨了眨眼:“或许是老天看你可怜,特地派我来拯救你也说不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