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作与做(求票!)
    “我哪有躲着你,杨小姐误会了。”

    对方既然这么说了李浮图再一走了之就太过不近人情,只能顿住脚步苦笑。

    看着面前雍容优雅的美少妇,他心里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照理说,他和对方只在战国会所见过一面,并没有什么深交,但对方的语气听起来却难免太过暧昧了一些。

    李浮图在心里提醒自己肯定是多想了,对方可是有老公的人。

    “那既然是误会,那李少不如去那边坐坐,喝喝茶,聊一聊?”

    杨雨晴发出邀请。

    李浮图难以拒绝,只能笑着点点头,跟着对方朝待客区走去。

    虽然伊人坊做的是女人的生意,但来往的男人也不少,都是陪着媳妇或者金丝雀来的,待客区内三三两两坐着的几个爷们手拿着杂志在打发着无聊的等待时间,见杨雨晴领着个男人走进来,眼神不禁变得古怪起来。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杨雨晴虽然不是寡妇,但东海有点能量的人谁不知道这个美少妇和她老公长期两地分居相当于守活寡的状态。

    少妇对男人的吸引力不用多说,况且杨雨晴还是那种气质韵味都十足的极品,不少牲口对杨雨晴有想法,但敢付诸于行动的还真没一个。

    其中涉及的道德问题倒在其次,关键的是杨雨晴背后那个老公不好惹。才四十出头,就已经衔至上校,如果不犯原则性的错误,以后一个将军绝对跑不了,而且在和平年代晋升如此迅速,也足见得对方的背景相当强悍,和这样的人物抢老婆,那不是寿星吃砒霜找死吗?

    李浮图这个名字如今在东海如日中天,但那张脸倒真没几个认识,在待客区等着婆娘出来的这些爷们暗地里阴暗的怀疑这厮是不是杨雨晴耐不住寂寞找的小白脸。

    杨雨晴自然猜不到周围人的想法,和李浮图在边缘没人的位置找了个地方坐下,吩咐工作人员倒两杯茶,然后看着李浮图,似笑非笑道:“我看刚才那个女孩是嫚妮的妹妹吧?”

    李浮图点点头嗯了声,沈嫚妮既然也是这里的会会员,以前想必也带着苏媛来过,杨雨晴会认识不值得奇怪。

    “现在外面都说李少是嫚妮的保镖,我想知道是不是真的?”

    李浮图接过工作人员送来的茶水,还很客气的道了声谢,喝了口茶,他笑道:“我现在有这么出名?”

    “当然。”

    杨雨晴点点头,轻叹一声:“可是真正的一举成名天下知了。李少现在可是我们东海的红人,走哪都能听到有人谈论,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

    李浮图捧着茶,摇头一笑:“估摸传得也是恶名吧,这种名声其实不要也罢。”

    杨雨晴哑然一笑,也没否认,以李浮图一次次的血腥手笔,自然不会是什么好名声。

    喝了口茶,杨雨晴看了眼与外界传言里那个凶残如恶鬼形象根本半点搭不上边的年轻男人,轻声问道:“听说你和汪家结怨最开始是因为顾家大小姐?”

    “算是吧。”

    李浮图点点头,绝世娱乐顾倾城生日那晚的事在场人不少,泄露出去很正常。

    杨雨晴叹了口气,“你们男人难道就不能专一点吗?”

    李浮图挑了挑眉,不解道:“此话怎讲?”

    “难道你敢说你和顾家大小姐一点关系都没有?”

    杨雨晴根本不等李浮图解释,就下了结论:“男人果然就没有一个不花心的,即使有,那也是因为没本事。”

    李浮图哭笑不得,有心想为自己辩解几句,但想了想,觉得没有解释必要。杨雨晴和他没多大关系,误会就误会好了。

    “杨小姐对男人似乎有偏见?”

    杨雨晴红唇动了动:“事实而已。”

    李浮图笑了笑,“谁说世上没有好男人,杨小姐的老公不就是吗?”

    杨雨晴一愣。

    “他?”

    摇了摇头,杨雨晴复杂的笑了笑,“他是个异类,眼里只有职责,和木头差不多,不过也确实,和他在一起倒不用担心他会在外面胡来。”

    “谁能娶到像杨小姐这么才貌双全的老婆。想必都不会乱来的。”

    李浮图随口拍了句马屁,瞬间让杨雨晴笑容灿烂了起来。

    “才貌双全,你真这么觉得?”

    李浮图点点头,眼神坦然,“要是不信你大可以问问周围的这些男人,想必他们都会这么觉得,像杨小姐这样要容貌有容貌,要身材有身材,而且还拥有商业头脑的女人,那可是打着灯笼都难寻,你先生真是好福气。”

    杨雨晴弯着眉眼,“真没发现你嘴可真甜。”

    李浮图耸耸肩,毫不觉得羞耻,“实话实话而已。”

    或许是一通马屁把口拍干了,李浮图低头喝了口水,可还没来得及下咽,就听见杨雨晴突然道:“我既然有你说得这么好,那你喜欢我吗?”

    “咳咳……”

    李浮图差点被呛住。

    少妇果然凶猛,有他妈这么直接的吗?姐姐,要知道你可是有夫之妇啊。

    咳嗽了一会,李浮图好不容易才恢复了过来,故作镇定放下茶杯:“杨小姐你真会开玩笑。”

    杨雨晴盯着他,神色认真,“谁和你开玩笑了?”

    李浮图有些抵挡不住,知道这种问题没法回答,只能避重就轻道:“并不是各方面条件都好就要喜欢的,感情这事还得看感觉。杨小姐,你知道什么叫作爱吗?”

    杨雨晴眨了眨眼,眼中波光潋滟,一瞬间变得魅惑如妖。“当然,我当然知道什么叫**。”

    作与做,一字之差,意思天壤之别。

    饶是李浮图,一时间都哑口无言,不敢直视杨雨晴眼神。

    没办法,这位少妇姐姐实在是太强大了。

    “好啦好啦,我和你开玩笑,看把你吓的。”

    杨雨晴突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本小姐可是良家少妇,可不会干对不起自己男人的事……”

    李浮图强自笑了笑,还没得心里的一口气完全松下,就看见杨雨晴顿了下,又继续说道:“要是姐姐哪天真的想不开了,放心,我会第一时间考虑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