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山穷水尽
    汪家别墅不在市中心,反而坐落于市区边缘看起来有些偏僻的位置。

    虽然远离了市区繁华,但这里树木环绕,不远处还有一条小湖流过,也没有车马喧嚣,环境很是雅致。

    为免打草惊蛇,在离汪家别墅还有两三公里的时候,李浮图就下了车徒步而行。

    因为不久前才下过一场雨,空气很是潮湿,地面,树叶上也还带着水迹,并且没什么鸟叫声,整个环境安静得有些让人发毛。

    夜色下,李浮图无声无息,一步步朝汪家别墅靠近。

    并没有急于行动,藏身于一颗大树下,李浮图默默观察着汪家别墅的情况。

    汪家别墅占地面积巨大,而且似乎还分为主楼附楼,附楼应该居住着汪家最精锐的守卫力量,背靠着湖,周围砌着三米高的围墙,将整座别墅密不透风的包围起来,令人看不清里面情景,围墙周围还遍布着摄像头,几乎没有监控死角,整栋别墅就仿佛一座小型碉堡,恐怕一只苍蝇都无法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飞进去。

    还真是戒备森严啊。

    李浮图微微皱眉。

    毫无疑问,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棘手。在没有干扰装备的情况下想要潜伏进去难度相当巨大。

    果然不愧是老狐狸,在江湖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还能活到现在不是没有道理的。

    李浮图仔细观察了十多分钟,发现确实没有可乘之机后,索性放弃了潜伏进去的打算。

    既然暗杀不行,那就只能硬闯了。

    轻轻吸了口气。李浮图眼神沉凝,不再躲藏,从树后显露身形,开始朝别墅狂奔。

    夜色下的那道身影,像极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孤胆英雄。

    六七十米的距离,转瞬即逝!

    足下猛跺大地,李浮图如弹簧般拔地而起,手足并用推踏墙面,三米高的围墙对他而言仿佛形同虚设!

    在他成功落在围墙内的那一瞬间,整栋别墅警笛大作,打破了深夜的宁静。

    “敌袭!!!”

    汪家打手很快涌了出来,脸上的惊诧在看到李浮图的一瞬间变为狰狞杀意。

    这是他们第一次碰到敌人硬闯,他们没想到这世上还真有不怕死的人。

    李浮图站直身,对面前越聚越多的汪家打手视而不见,抬头,望主楼三楼的方向看了一眼。

    目光所及之处,永兴二号人物汪登峰站在窗前,神情扭曲,眼神阴翳如恶鬼。

    这杂种,真当自己无敌了不成?!

    “给我杀!谁杀了他,我奖励五百万!”

    森冷的命令透过耳麦清晰的传达在底下的所有打手耳中。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些打手看向李浮图的狰狞顷刻间化为火热。

    群情激奋!

    所有打手的手立马朝怀里摸去。

    李浮图自然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他不是傻子,自然不会给对方把自己当活靶子的机会,如自投罗网一般,猛地迈开脚步冲入人群。

    近战,热武器就会瞬间失去威慑力,而且身处人群之中,这些打手怕伤到自己人的情况下也不敢再随意开枪。

    一场杀戮盛宴的血腥味还未完全消除,李浮图就再次掀起了一场生与死的斗争。在汪家别墅,在高墙之内,血水四处飞溅,惨叫声此起彼伏。

    看着底下随意收割着手下性命宛如死神附体的年轻男人,汪登峰脸色铁青,死死咬着牙,对着身边的永兴蛇堂堂主道:“报警。”

    为李浮图的强大感到震撼的易鸿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报警!”

    汪登峰扭头,眼神让人毛骨悚然。

    蛇堂堂主易鸿这次听得一清二楚,有些难以置信看着阴沉如水的汪登峰,一时间难免失了神。

    对他们这种人来说,报警,可以说是一种近乎走投无路的手段了。

    已经被逼到这种地步了吗?

    当然,易鸿不会把内心情绪表达在脸上,仍然如以往般恭谨的应了一声,深深看了底下的李浮图一眼,随即拿起电话走到一边。

    别墅下,李浮图手持蝴蝶刀,灵动飘逸却也大开大合,如无双猛将,势不可挡。

    渐渐的,随着倒下的人越来越来,汪家的打手被李浮图杀的心悸胆寒,竟然蜷缩着一时间不敢再上前。

    他们不是之前那群死士,没有视死如归的勇气,他们走这条路最初也不过是想混口饭吃。

    地上横七竖八躺满了伤员与尸体,血水汇聚成潭,李浮图捏着蝴蝶刀,步步朝汪家别墅走近。

    他步步临近,剩余的十几名汪家打手却一直往后退。

    一退再退,直到退入别墅大厅。

    “我只杀汪登峰,想活命就让开。”

    李浮图表情平静。

    那些打手惊惧的互相对视一眼,眼神颤抖,似乎真有让开道路的打算。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谓忠诚,在生死面前一文不值。

    突然,一阵刺耳警笛声传了进来,并且迅速的由远及近。

    李浮图眼神一缩,抬头朝楼梯的方向望了眼,嘴角渐渐浮现起一抹弧度。

    终于山穷水尽了吗?

    静立片刻,随着警笛声越来越近,李浮图收起刀,没再向前,果断转身离去,再次翻墙而出留下了一地罪孽。

    看着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汪登峰死死捏着手。

    绕开警方,李浮图回到奥迪上,没做逗留迅速驶离这里朝春秋华府开去,虽然今晚没有解决汪登峰,但已经无所谓了。

    汪登峰既然已经被迫以报警的方式选择自保,那已经意味着他的时代已经过去,只要等明天消息传了出去,威名赫赫的汪老恐怕就会成为日薄西山的一抹余晖。

    就让他再苟延残喘几天吧。

    回到春秋华府,别墅内灯光大亮,不仅沐语蝶苏媛没有入睡,燕东来也在这里,明显是在等他的消息。

    “浮图哥!”

    看到李浮图毫发无伤,苏媛表情欢快立即站了起来,陪在她身边的沐语蝶也柳眉舒展松了口气。

    “李老弟……结束了?”燕东来杵灭烟头站起身。

    李浮图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燕东来不禁皱了皱眉,不解道:“李老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报了警,我最后选择了离开。”

    燕东来一愣,随即不可抑止的大笑了起来。

    “真没想到,汪老居然也知道有事找警察啊。”

    燕东来摇摇头,笑意感慨万千。

    是非成败转头空,虽然汪登峰还活着,但他仿佛已经看到了对方凄凉落幕的场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