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反客为主
    这么一栋大楼,能够藏人的地方的确有很多,要是玩躲迷藏,这里确实是一个绝佳的地点。

    但是此时此刻却不是在上演一场小孩的玩乐游戏,被抓到的代价是无法承受之重。

    虽然大楼面积不小,但是那些杀手已经打定主意要一寸寸进行地毯似的排查,掘地三尺之下,发现李浮图三人明显只是时间的问题。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写字楼六层的一个办公室内,沐语蝶压低声音小声道,在这种生死攸关死神随时有可能降临的关头,她的语气里竟然透着一丝诡异的期待与兴奋感。

    女人向来爱慕强者,哪怕现在看似九死一生,但跟在这个男人沐语蝶心里却感到无比安稳,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毒药,接触越久,就会让人沉沦得无可救药。

    她和苏媛两个人虽然不重,但加起来也有近九十公斤,可从先前李浮图的表现来看,简直和只是加了件衣服一样,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那种如同鬼魅的极速让沐语蝶甚至产生了不可抑止的错觉,她觉得先前自己不是在逃命,而是在亲眼目睹一场杀戮的盛宴。

    沐语蝶心里很清楚,就如同在战国会所那晚一样,今晚所经历的一切她这辈子恐怕都难以忘却。

    当然,要是她今晚能活下来的话。

    “老老实实在这呆着,不要乱动,切记千万不要出声,我出去一会,等会再来救你们。”

    李浮图低声吩咐几句,不待两女答话,便打开房门悄然钻了出去。

    他自然不可能傻等在这里坐以待毙,在这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关头,如果不想自己死,那就只能让敌人去死了!

    “浮图哥……”

    刚才有李浮图在没有感觉到,但是看见李浮图现在消失在了门外,犹如唯一的光芒消失,办公室内浓稠的黑暗扑面笼罩过来,外面那些杀手还在搜捕她们,李浮图不在要是被那些杀手找到她们该怎么办?

    苏媛难以避免的害怕起来,刚想叫李浮图叫住让他不要走,但是微微颤抖的声音却被房门挡在了里面。

    “嘘,我们在这等着吧,相信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沐语蝶抱住苏媛,小心的蜷缩在一张办公桌下。此时此刻,她们只能期盼李浮图能够击退那些杀手,否则……今天恐怕就是她们的灾难日了。

    手腕轻抖,漆黑蝴蝶刀出现在手中,李浮图深深吸了口气,没了沐语蝶和苏媛这两个拖油瓶,也就不用像之前那般畏首畏尾,现在大可纵情一战。

    踮着脚尖,猫腰前行,李浮图自信却不自大,这些杀手装备精良,连夜视仪都全部佩戴,而且人数太多,自己要想无声无息的把他们全部干掉,难度可想而知。

    真是看得起自己啊。

    叮……电梯缓缓打开,十名持枪杀手全部举枪探查,目光透过夜视镜警惕的看着眼前楼层。

    每个办公区每个办公桌几乎都有隔断,就像大量的小房间,如此布局严重干扰者他们的视线。

    小队长微微皱眉,对着部下打个手势,为了不提前打草惊蛇,众人全部脱下胶鞋,光脚进入大厅。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十人小队已经均匀散布出去,为了避免惊扰对方,他们弓腰小心前行,几乎步步为营,大厅之内依旧十分安静,无声无息。

    “噗嗤……”

    突然,一抹尖锐刀锋如毒蛇吐信悄然刺入一人后心,用力搅动,一只手掌随即紧紧捂住他的嘴唇,杀手双眼猛的圆瞪,全神戒备的他精神集中在前方,根本没有想象到敌人会不可思议的出现在自己身后。

    他有心呐喊,可嘴巴早被李浮图死力捂住,搅动的匕首已经把他心脏完全损坏,涌动出来的浓烈鲜血在体内迅速攒动,大股大股的鲜血从李浮图指间溢出。

    一条生命转瞬间便陨落于此,无声无息,凄惨却又无奈。

    不过李浮图做的虽然干净利落,但死亡临身时,大汉微弱的挣扎依旧在这针落可闻的大厅内发出些许声音。

    耳朵颤动,附近的不远处的那人紧了紧机枪,神色警惕的开始朝这里靠近。

    然而……

    在转过一个办公桌的时候,一柄蝴蝶刀骤然从拐角处探出,犹如喷射而来的子弹狠狠扎入他的额头,坚硬的头骨并未能够阻挡刀尖的探入。与此同时,李浮图旋身而出,并拢手掌对着此人心口狠力冲刺而去。

    咔嚓!!

    瘆人的骨头劈裂声清脆响起,断裂的护心骨大部分刺入心脏。

    大脑、心脏,两大要害相继遭创,大汉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瞬间殒命。

    “什么声音?!”

    这一次,其余八人全部听到了声响,略微的停顿过后,全部提起精神,缓缓改变方向,向着声源处聚集。

    过来吧,都过来吧!

    李浮图心中冷笑,他就是要用这种微弱的声音引起其余众人注意,当他们心存疑虑的将注意力转移到这里,并向此地移动时,便是自己展开杀戮的最佳时机。

    犹如一只暗夜幽灵在夜间无声无形游动,李浮图在解决完此人后,无声无息迅速撤离,极短的时间内从楼层东南角窜到西北角,冷厉目光毒蛇般盯住了前面那位谨慎前进的杀手。

    噗!蝴蝶刀从后心刺入,手掌将嘴巴捂住,锋利的刀锋在心脏中搅动,如出一辙的杀人手法,又是一个生命回归死神之手。

    并未经过多久,李浮图再次用同样的手段无声无息的杀死了三个杀手。

    也正是在这时候,最前面的两人,也是仅剩的两人已经靠近了李浮图引诱他们的尸体处。

    目光一颤,小队长迅速起身,来不及多想,握住对讲机就要向其他部队回报。

    “抱歉,你的任务到此结束了!”

    李浮图无声出现在此人身后,在其反应之前,左手前探,一把撕扯住此人头发,右手握刀在其喉咙上狠力划动。

    噗嗤!

    喉管动脉破裂,浓烈鲜血泉水般喷涌而出,小队长本想呼救,但喉管已经割破,除了大股凉风呼呼灌入外,竟然发不出丝毫声响,全身力量也随着鲜血的喷溅而急速流逝。

    解决掉此人,李浮图毫无停滞陡然转身,灵巧身躯踏动地面弹射而起,甩动右腿带着呼啸劲气轰然轮动,直击左后方站起身来的最后那名杀手,咔嚓!铁锥般的脚尖狠狠踢在此人喉咙部位,原本挺立的脖子刹那变形,颈后脊椎随之断裂。此人甚至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声,便在这刚猛轮动中丧失思考能力。

    砰!生命消逝,只剩躯壳的尸体仰面砸落在布满文件的办公桌上,桌面顷刻间被血水染红。

    迅速解决掉六个杀手,无声无息,干净利落,其中时间差的拿捏堪称完美,对于生死时机把握的精准程度已经达到让人发指的地步。

    这是令人惊叹的掌控力,但李浮图背后所付出的代价又有谁能体会。

    解决完六层楼的所有杀手后,李浮图没有停止杀戮步伐,无声无息的向着第五层潜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