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橄榄枝
    顾倾城的男人,顾擎苍的孙女婿,也就是永兴的驸马爷,日后不出意外很大可能就会成为东海江湖的霸主。

    之前李浮图对顾倾城说赴宴者得天下只不过是一句玩笑,他没想到现实居然真的如他所说的相差无几。

    虽然谈不上天下,但顾擎苍此举已经算得上是把东海的大半江湖摆在了自己面前,近到几乎唾手可得的距离。

    这可以说是汪阳生前梦寐以求的一切啊,为此汪阳甚至把命都给丢了。

    但事实证明,每个人的追求截然不同,被汪阳视为最大梦想的事对李浮图似乎不具备太大的吸引力,至少他并没有露出一副喜不自胜的模样迫不及待的答应下来。

    “顾老,我…何德何能……”

    李浮图张了张嘴,苦笑一声。

    “我并没有让你立即答应,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顾擎苍似乎很好说话,心平气和道:“当然,这也只是我作为长辈的一种期望,我不会也没有权利去强迫你们,你们年轻人的感情还需要你们自己去做主。”

    “想必顾老现在应该知道我住在沈嫚妮的别墅吧?”

    顾擎苍点点头,“从第一次在小公园里碰到你我就知道了。”

    李浮图眼神疑惑。

    “我知道你奇怪我既然知道你和沈嫚妮住在一起为何还要撮合你和倾城那丫头吧。”

    顾擎苍淡淡笑道:“人不风流枉少年,像沈嫚妮那样的女人,男人会喜欢并不值得奇怪,但成家立业是另一回事,哪个大人物会把一个女明星当作婚姻对象。”

    顾擎苍的话也体现出一种社会现实,只有升斗小民会把那些明星当回事,真正的权贵阶层,有几个会把明星放在眼中?

    不提别的,就说昨天,要不是李浮图出手,沐语蝶恐怕现在早已经成了过街老鼠。娱乐圈,明星,只不过是一些人的敛财工具和手段罢了。

    “顾老,我可不是什么大人物。”

    李浮图苦笑,他想过千万种可能,甚至都做好了掷杯于地然后涌出几十号刀斧手的准备,但怎么也没料到会碰到这种场景。

    自己居然变成香饽饽了?

    “小李先生,我不管你在国外做什么,也不想去多问,但你既然决定回国发展,那你就会需要一个台阶,毕竟从头开始太慢也太难了。”

    顾擎苍缓缓道:“我知道燕东来很看重你,但有些事他无法做主,他能给你的有限,而我不同,我早就想退休了,只不过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接班人而已,倾城那丫头太善良,不适合接管永兴,而你不同,以你的个性再加上身手,在这条路上肯定能大放光芒,只要你能和倾城在一起,我现在就可以放权给你。”

    虽然有利诱的成分,但顾擎苍这番话也算是推心置腹了。

    只要轻轻点点头,美人,名利,地位……无数人追求的一切就可以轻易抓在手中,可李浮图面带苦笑,仍然没有表现出心动。

    如果他在乎这些东西,那他就不会回国了。

    “恐怕要让顾老失望了,承蒙顾老厚爱,但我确实对打打杀杀已经感到厌倦,这次和汪家结怨也是迫不得已,还希望顾老理解。”

    李浮图再次拒绝道,对顾擎苍这类人物而言,李浮图的表现已经算得上有些不识好歹了,但顾擎苍并没有发怒,相反看向李浮图的眼神更加欣赏。

    面对他开出的条件,全天下可以做到面不改色的男人能有几人?

    这个年轻人心性之坚韧再次让他刮目相看。

    “没关系,是我着急了,感情这事情谁说的清,你们以后也许会自然而然走到一起也说不定。”

    顾擎苍也没再强求,笑了笑轻叹道:“还是一切随缘吧。”

    李浮图低头喝了口茶,心里暗自松了口气。

    “对了,听说你是京都人,既然回国怎么不去京都发展反而选择开东海?”

    为免气氛僵硬,顾擎苍转移了话题,和李浮图拉起了家常,“京都是首府,可不比东海要来的差。”

    李浮图动作微不可查的顿了下,随即很快恢复正常,放下茶杯,眼神平静,“我确实是京都人,但家里已经没人了,所以到哪都一样,听说东海现在发展不错,于是想来看看。”

    顾擎苍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你接下来有什么规划?就打算给沈嫚妮一直当个小保镖?这样未免也太屈才了。”

    李浮图淡淡一笑:“回国的决定也很匆忙,还没有仔细想过,走一步看一步吧。”

    顾擎苍沉默了下,“要不跟我干吧?”

    见李浮图望来,顾擎苍解释道:“当然,这次不夹杂任何儿女私情,只是出于我对你的单纯欣赏。”

    之前拒绝了那么多次,李浮图这次哪怕是出于礼貌也不可能立即回绝。

    “顾老的意思是?”

    “我想把战国交给你打理。”

    顾擎苍语气平淡,但透露的意思却极其惊人。

    他顿了下,看了李浮图一眼,“当然,是在汪家倒下以后。”

    战国会所,哪怕只去过一次,李浮图也知道战国会所对于永兴对于东海意味着什么。

    接管战国,就像是普通人进入五百强公司一起步就是部门经理的位置,可谓是真正的一步登天了。

    哪怕李浮图听到一时间都着实有些意外。

    “顾老这么看得起我?”

    李浮图十分好奇:“我没有任何功劳,您一出手就是如此重要的位置,就不怕底下人说闲话?”

    顾擎苍淡淡笑道:“谁说没有功劳?只要除掉汪家,对永兴而言你居功至伟,我相信到时候绝对不会有任何人会反对。”

    到了这个时候,顾擎苍终于没有再隐瞒永兴的内部矛盾。

    “可是……”李浮图仍旧有点迟疑。

    “你是不是担心燕东来那边?”

    顾擎苍笑道:“你大可放心,现在的社会局势,目前我们双方不可能产生太大冲突,你没必要感到为难,而且既然他把你当兄弟,能看到你有所成就,想必他只会为你感到高兴。”

    李浮图笑道:“那我再拒绝岂不是不识抬举了?”

    “战国一直都是独立的,就像企业里的职业经理人一样,你也只是负责经营而已,我们双方只是一种合作,你没必要有太大包袱。”

    顾擎苍举起茶杯,笑道:“以茶代酒,祝我们日后能合作愉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