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茶缘阁,坐落在浦江南面,与春秋华府隔江相望,高三层,可尽览浦江风情,门口悬挂着两个大红灯笼,招牌也是用木匾制作,两个迎宾的妙龄女子身穿青花旗袍,笑容温婉,无论建筑还是人物都透着馥郁的古典风情。

    本来顾倾城想要一同前来,但是被李浮图给拒绝了,在气质婉约的旗袍美女的引领下,李浮图来到第三层的一个包厢,发现并没有几十号大汉重重把守的场面,只有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守候在门口。

    这个男人虽然放在大街上毫不起眼,但李浮图对他有点印象,那晚在战国会所见到过,也是跟在顾擎苍的身边,想必是永兴的高层之一。

    “你先下去吧。”

    支退旗袍美女,男子看向李浮图,客气道:“李少,我叫江波,永兴暗堂堂主,掌舵正在里面等你。”

    李浮图点头一笑:“麻烦江堂主了。”

    江波摇摇头,把门推开,却没有一同跟进去,待李浮图进去后又重新把门关上充当起守门的角色。

    一进门,一股浓重的茶香便扑鼻而来,众所周知,南方人爱茶,坊间也一直有红尘万丈三杯酒,春秋大业一壶茶的说法,和酒截然相反,喝茶会让人头脑越来越清醒也越来越理智,所以在南方谈事情一般都会约在茶楼这样的地方,上次和燕东来真正意义上的会面也是在一间茶楼。不过不同的是,此时包厢内很安静,只有顾擎苍一个人,并没有安排弹弹小曲助助兴的艺伎。

    “我现在是不是也应该称呼一声李少?”

    看到李浮图进来,顾擎苍放下茶杯笑道。

    “顾老折煞我了。”

    李浮图笑了笑,“什么李少不李少的,我只不过是一普通人罢了,顾老叫我小李就行。”

    “过度的谦虚就是自傲了。”

    顾擎苍摇头道:“能被燕东来当作兄弟,小李先生可与普通人沾不上边了。”

    从称呼上就可以明显看得出来,顾擎苍已经开始对李浮图重视起来,他伸手示意了一下:“坐吧。”

    李浮图点头一笑,坦然入座。

    顾擎苍亲手给李浮图倒了杯茶,“小李先生肯卖老夫这个面子,老夫感到很高兴。”

    李浮图表现出晚辈面对长辈应有尊敬,笑道:“我和倾城是朋友,顾老也是我的长辈,您相邀我怎么可能不来。”

    看着面前温良恭俭的李浮图,顾擎苍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人比汪家小子要强上太多,难怪自家丫头现在对他非同一般。

    好像每次见面,这个年轻人都会不断带给自己惊讶啊。

    喝了口茶,顾擎苍缓缓道:“小李先生知道这次老夫为什么会邀请你吗?”

    从始至终都表现得很镇定从容的李浮图端起茶杯,淡淡一笑:“愿闻其详。”

    “我只想问小李先生一个问题。”

    顾擎苍凝视着他,“小李先生是打算与我永兴为敌否?”

    李浮图挑了挑眉:“顾老此话从何说起?”

    “你从最开始就一直在和我永兴作对,难免不会让人产生这样的猜想。”

    李浮图摇头,和顾擎苍对视,开门见山,“不瞒顾老,我对永兴没有敌意,我要对付的只是汪家而已。”

    顾擎苍神情如一潭古井,不起任何波澜,让人猜不透他心里的想法。“对付汪家和对付我们永兴有何区别?要知道汪家可是永兴的重要功臣。”

    李浮图笑了笑,“即使是功臣那也是曾经不是吗?”

    顾擎苍不置可否,平静的喝了口茶,“看来燕东来和你说了不少。”

    “顾老,此间无六耳,你我没必要藏藏掖掖,汪家垮台是你我都乐见其成的事,否则您现在也不会和我坐在这里喝茶了,对吗?”

    李浮图索性把话挑明,摩擦着茶杯,“我也不需要顾老帮忙,只希望您能在一边安静的看着就好。”

    “你对自己就如此自信?”

    顾擎苍沉默了下,缓缓开口,貌似提醒:“汪家其实没你想象中那么简单,据我得到的消息,他和倭国人已经开始暗中勾结。”

    倭国人?

    还真是到哪都阴魂不散呐。

    想起在绝世第一次碰到汪阳跟在他身边的那个竹田,李浮图冷笑一声:“跳梁小丑而已。”

    “我承认你很强,在年轻一辈绝对属于佼佼者,但是也不要小觑了天下人啊。”顾擎苍轻声叹息。

    “多谢顾老提醒,但是不管如何,汪家我必须除去。”

    李浮图斩钉截铁,杀机盎然,让顾擎苍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在角斗场上大杀四方的冷酷身影。

    年纪轻轻,究竟哪来这么大的煞气?

    喝了口茶,顾擎苍没再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看了李浮图一眼,眼中似乎带着某种深意,“你这么做,可是为了倾城?”

    “是,也不是。”

    李浮图沉默了下,坦诚道:“和汪阳结怨确实是因为她,但是接下来的一切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汪阳想报仇踩死我,我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仅此而已。”

    顾擎苍淡淡一笑,突然问道:“你觉得倾城那丫头怎么样?”

    李浮图瞳孔收缩了下,一时间没理解顾擎苍的意思。

    “你不用多虑,说出你心里真实的想法就好。”

    顾擎苍看着李浮图,语气平和,就像是一个寻常老翁。

    “顾小姐自然很不错,富而不耀,美而不骄,比当下很多女孩要强上太多。”

    李浮图谨慎道,说出的都是最真实的感觉。

    “富而不耀,美而不骄。”

    顾擎苍默念了一遍,随即笑了起来:“要是那丫头听到你的这番评价,她一定会感到很高兴。”

    李浮图低头喝茶,觉得顾擎苍现在的表现透着些古怪。

    顾擎苍笑了一会,再次看向李浮图,眼里闪烁着精光,“昨天听说你出事后,那丫头急忙跑回家求我救你出来,长这么大,她求我的次数屈指可数,可想而知你在她心里的地位非同一般……”

    李浮图眼皮跳了起来,逐渐预感到不妙。

    顾擎苍继续道:“那丫头也不小了,到了该谈场恋爱的年纪,我只有她一个孙女,以后的一切都会交到她手上的,所以对于她日后的男人,我不得不慎重考虑,但我觉得小李先生不错,如果你喜欢倾城那丫头的话,我想我是不会阻扰的。”

    李浮图表情骤然凝固,他本以为对方这次找他为的是汪家的事,但现在看来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之前说了那么多不过是铺垫,最后这番话才是重点吧。

    这是来说媒来了?

    李浮图怔怔失神,一时间不知道说何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