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禽兽不如
    选择卖身于皇朝,何采薇确实是因为走投无路。

    五十万,在有钱人眼里或许微不足道,或许还抵不上他们一场牌局或者一件首饰的价格,但对于一个学费都要靠奖学金与勤工俭学的女孩而言,无异于一个足以让她感到绝望的天文数字。

    一个还在读书的学生,也没有什么有钱的亲戚,想要凑齐这样一笔巨款,除了出卖自己的这幅身子,何采薇再也想不到其他方法,她听人说皇朝是东海最顶级的娱乐会所,既然是顶级的,那想必这里会比其他地方出价更高,所以已经别无选择的何采薇孤身来到了这里,鼓足勇气和负责人达成了‘协议’。

    既然做出了这个决定,何采薇知道无论今晚走进房间的是大腹便便的富商还是老态龙钟的政客她都没有拒绝的余地必须得接受,她也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她万万没有料到,走进来的居然会是自己室友的男朋友。

    何采薇仿佛看到了一个上帝般的角色躲在云端对自己悄悄眨了眨眼。

    “那苏媛……怎么办?”

    何采薇捏着纸巾撇开脸望着墙壁面无表情道。

    李浮图沉默了下,轻声说道:“我和那丫头的关系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但他也没有多做解释:“当然,这件事肯定不能让她知道,能瞒就尽量瞒着吧。”

    虽然脸上的泪水都已经被擦拭干净,但何采薇的眼眶仍然有些泛红,她轻轻笑了笑:“这么说来,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地下情人了?”

    李浮图看了她一眼,保持沉默,他没有乘人之危的意思,但是他知道如果不用这样的方式,这个女孩根本不会接受他的帮助,为了避免这个女孩被无情生活逼迫得自我毁灭,他只能去当这个恶人。

    有钱人大把砸钱在大学里包养女学生,这样的事情在当下这个社会算不上什么稀奇事,不见每当休息日全国各大高校门口都会停满前来接人的豪车,哪怕东海大学也存在这样的现象,何采薇也不是不知道这样的事情,但她真的没想到有朝一日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她本以为她可以坚持的。

    何采薇缓缓闭上眼,最终还是同无数人一样,在残酷的生活面前不得不做出了妥协。当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仿佛已经彻底接受了现实,表情变得无比平静。

    “好,我答应你。”

    她转过头凝视着本与自己没太大交集的年轻男人,何采薇知道,从今晚过后,她的未来注定要和这个男人纠缠不休了。

    李浮图并不意外何采薇的选择,既然这个女孩可以年年拿奖学金,他就知道她是个聪明人,虽然摆在她面前的选项都很残酷,但接受自己的橄榄枝无疑是她当前最好的一个选择。

    “这卡你先拿着,要是不够的话告诉我,放心,我是有钱人。”

    李浮图笑道,再次把那张银行卡递到何采薇手上,这次何采薇没再拒绝。

    “你不用太过担忧,这件事你知我知,你的生活和以前不会有太大的不同。”

    何采薇不置可否,走到衣柜前把卡放进了自己的衣服里,然后她犹豫了下,随即咬着唇爬上了床,把整个人塞进被子里,然后很快一件雪白浴袍就被扔了出来。

    透过被子,李浮图可以清晰看到里面的娇躯在轻轻颤抖,而且他还知道里面那具年轻美妙还未被人品尝过的身体现在处于一丝不挂的状态。只要他愿意,他现在完全可以理所当然甚至名正言顺的去探索,去驰骋,去征服。

    真把自己当作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了?

    见何采薇再一次主动宽衣解带,李浮图心里忍不住的热血上涌,在一瞬间真有不管不顾化身禽兽的冲动,但一想起床上那女孩凄惨的身世,他血管里躁动的血液就缓缓平息了下来。

    李浮图知道,何采薇这么做是在履行他们之间的‘交易’,虽然他完全有理由行驶自己的‘正当权益’,可如果他真的就这么上了床,那他和外面那些败类还有什么区别?

    他承认,他不是什么好人,但坏人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何采薇缩在被子里,把整个人都蒙住,仿佛这样能给她带来一点安全感,但即使如此,想到接下来要面对的场景,她身子就止不住的紧张颤抖。

    这种忐忑不安的感觉,甚至比当初高考成绩揭晓时还要来得强烈。

    她咬着唇,等待着命运的降临,同时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女孩迟早有这一天的,可等了半天,被子并没有被人粗暴的掀开,相反,她听到有一道脚步声逐渐远去,然后响起了关灯的声音。

    整个房间顿时变得黑暗起来,何采薇愣了一会,然后缓缓拉开被子露出一双眼睛,她看着被带上的房门,一时间怔怔出神。

    毫无疑问,某人又一次选择了禽兽不如,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给沐语蝶和苏媛分别去了电话,免得对方担心解释了下今晚被燕东来留下不回去了。然后他点燃根烟,想到今天经历的一切,嘴角不仅浮现一抹苦笑。

    他本以为他已经足够坎坷,但今晚一个燕东来,一个何采薇让他明白了这个世界上不幸之人比比皆是。

    再强大的人也会有软弱的一天,这世上根本没有所谓的硬汉或者铁娘子,那些只不过是遇到困难比普通人多挺了一会的人罢了。看似不可一世的燕东来如此,自尊自强的何采薇亦是如此。

    只不过虽然不幸,但命运并没有完全抛弃他们,燕东来碰到了贵人,何采薇碰到了自己,而自己呢?

    自己的困苦艰难又有谁能够去诉说?

    一根烟燃尽,李浮图也没再离开,关了灯就睡在了沙发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卧室的门被轻轻的打开,穿着浴袍的何采薇赤着一双玉足无声无息的走了出来。

    她来到沙发旁,静静的看着睡在沙发上的男人,眼神复杂难明。

    李浮图,你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