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黑色幽默
    不仅仅李浮图愣住了,那个用自己的初夜权与皇朝交换到五十万的女孩在看到李浮图的一瞬间,同样傻在了原地。

    见到女孩也是一脸不可思议仿佛见到鬼的震惊样子,李浮图这才可以肯定自己确实没有认错,黎堂给自己安排的女大学生,正是苏媛的室友,东海大学的校花,上次和姚晨曦吃饭时有过一面之缘的何采薇。

    李浮图没想过他会与这个女孩发生什么交集,更加没想到两人第二次见面会是如此场景,简直就像是一场命运故意安排的黑色幽默。

    饶是李浮图见多了大风大雨,但此时此刻面对全身上下貌似只穿了一件浴袍的何采薇,他一时间也有些措手不及。

    没办法,就像是普通人买欢碰到岳丈一样,这他妈实在是太尴尬了,作为一个男人感觉都是如此,更别提何采薇了。

    在最开始的震惊与意外后,何采薇心里随后涌出的更多是羞愧与无地自容。再怎么说,她也是一个冰清玉洁的黄花大闺女,还远远达不到那种能若无其事拿贞操换酒钱的地步,要不是因为实在走投无路,她怎么也不会选择这种方法。

    本来,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就当今晚是一场噩梦,过后就把它忘掉,谁也不会知道,但是她万万没有料到,走进自己房间的‘客人’居然是自己室友的男朋友。

    是老天爷觉得她肮脏,故意在惩罚她吗?

    何采薇死死咬着唇,低下头,根本不敢去看那个男人的眼睛,她现在脑子里嗡嗡作响,几乎一片空白。

    李浮图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但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总不能傻乎乎的就这么站一晚上吧。

    内心苦笑一声,李浮图开口打破了沉默。

    “真没想到、会是你。”

    李浮图轻声叹息,眼神带着命运弄人的感慨。

    何采薇双手紧紧抓着浴袍下摆,没有回话。这场交易还没开始似乎就成为了一场噩梦,她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以后如何去面对苏媛。

    李浮图也不介意对方的不理睬,他能理解何采薇此时的心情。

    “如果没记错的话,你应该叫何采薇对吧?”

    李浮图刻意压低了音调,语气也很柔和,试图以这种方式缓解女孩儿的情绪。

    何采薇嗯了一声,近乎弱不可闻,被浴袍包裹的身子仍然很是僵硬。

    这叫什么事儿。

    李浮图心里很郁闷,也很无奈,但是却没处发泄,因为他知道没人有错,黎堂也是出于一番好意,他恐怕怎么都不可能想到自己会和这个女孩认识。

    想来想去,李浮图觉得即使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要不是他自己不够坚定踏入了这个房间,那么就不会发生眼前如此尴尬的局面。可是今晚进来的如果不是自己的话,这个女孩恐怕在劫难逃了。

    这么转念一想,李浮图心里变得好过了许多,觉得今晚他来皇朝甚至走进这个房间并不仅仅只是命运的一场恶作剧,或许是老天刻意安排他来拯救这个女孩也说不定。

    一时间,李浮图的心态莫名其妙发生了巨大的转换,由一个发现小姐是熟人的尴尬嫖客,变成了内心充满高尚使命感的救世主角色。

    当然,这也只是他个人如此认为,在何采薇的心目中,如果真要来形容此刻的自己与这个男人的话,那没有什么比‘狗男女’这个词更加恰如其分了。

    她为钱出卖身体,足以被千夫所指,但这个男人明明有女朋友还跑来这种地方鬼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李浮图自然还没来得及考虑到自己在何采薇心目中形象的坍塌,还在那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你不用紧张,我来这里只是想看看而已,没什么别的想法。”

    他虽然说得的确是实话,可听起来完全就像是虚伪的借口,而且还是很没有技术含量的那种。

    一个男人跑进欢场点了小姐进了房间,到头来却说只是来见见小姐长得美不美,这鬼话有人会信?

    何采薇依旧低着头沉默不语。

    李浮图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说法貌似欠缺一点说服力,有心继续解释,但却发现这种事貌似怎么也解释不清,索性不再白费口舌。

    “何同学,你是不是缺钱?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和我说一说,你和苏媛是同学,只要我力所能及,我一定会帮忙的。”

    李浮图轻咳一声道,他完全是一片好意,没看见也就算了,既然自己碰上,他也不能就这么看着何采薇堕落而袖手旁观,否则不提别的,如果苏媛那丫头日后发现这件事恐怕都不会善罢甘休。

    李浮图还不知道自己在何采薇的心里已经成了一个虚伪的伪君子,他真心实意的一番话何采薇听到只觉得刺耳。

    居然还有脸提到苏媛。

    何采薇认为对方肯定是故意的,对方这个时候提起苏媛,明摆是在故意羞辱她,或许也是在满足某种变态心理。但不管如何,听到苏媛的名字,何采薇心里充满了一种让她快要喘不过气的罪恶感。

    “你究竟想怎么样?!”

    何采薇终于鼓起勇气,猛的抬起头,不再躲闪的和李浮图对视。

    “对,我是缺钱,我也没有其他本事,能想到的只有这个办法,但你有必要这么羞辱我吗?!”

    羞辱?

    看着突然爆发的女孩,李浮图微微皱眉,觉得莫名其妙。

    “你是不是误会了……”

    何采薇眼眶泛红,根本不理会李浮图的话。“对,你有钱,可以随意挥霍,可以肆意选择生活的方式,但是如果我能提前知道是你的话,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何采薇死死攥着手,可以看到她裸露在在外的精致锁骨以及白皙脖颈出现剧烈的收缩,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就像是在捍卫最后一点东西。

    李浮图怔怔失神。

    但就像是开了闸的水库,倾泻过后,何采薇很快再次变得安静下来。

    “呵呵,现在说这些话有什么用呢。”

    她莫名一笑,眼神突然闪过一抹凄凉的决然,随即双手在腰间轻轻一扯。

    雪白的浴袍缓缓滑落在地。

    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反应的某人神情骤然凝固,只觉得灯光下那具不着寸缕的娇躯,白得那般刺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