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缘来是她
    黎堂并没有让李浮图等多久,没过十分钟,便去而复返,还和客气的朝李浮图道了声罪,单就这份面面俱到的表面功夫,就让人根本生不出一点恶感。

    二十一世纪最缺的是什么?

    人才。

    不提别的,单就这份待人接物的处世之道,就值得很多人学习一辈子。

    “李少,不好意思,耽搁你这么久。”

    黎堂恭敬的道歉,李浮图笑着摆摆手,“黎经理,你确实不用这么客气,我只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承蒙燕哥看得起,才把我当兄弟。如果不是燕哥,恐怕我一辈子都没有来这里的机会,你要是一直这个样子,恐怕我下次就不敢来了。”

    黎堂一愣,随即笑了笑,没接茬,朝门外指了指,李浮图笑着点点头,朝外走去。

    看着这个横空出世的年轻男人的背影,黎堂脸上透着恭谨的笑意不变,眼神闪烁。

    他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在波诡云谲的江湖里厮混了这么久,别的暂且不说,就察言观色与眼力劲这方面还是学到了几分本事,即使老板并没有明示他这个年轻人有什么来头,但既然老板肯与这个年轻人称兄道弟,就足以见这个年轻人绝对没他所说得那么简单。

    在皇朝会所这样纸醉金迷的地方迎来送往,黎堂见多了颐指气使趾高气扬的有权有势者,可这个年轻人明明背景不凡,却从始至终表现得客客气气温良恭俭,观其言察其行知其品,他内心对这个男人的评价再次拔高了几个层次。

    “李少,您第一次来,我给你简单介绍一下。我们这里二楼是歌舞厅,三楼是宴客厅,四楼设有洗浴桑拿按摩房,五楼是按照五星级酒店标准规划的住房,赌场开设在地下两层,提供休闲娱乐博彩住宿一条龙的服务,客人想玩什么,都可以在我们这里得到满足。当然,也不满李少,我们也做皮肉生意,但是我们和一般的欢场有很大的不同,我们这里的姑娘素质很高,来历清白,而且琴棋书画诗酒花茶不敢说样样精通,但都能略懂一二。我别的自信没有,但就我们这里的姑娘,随便拎出一个来,绝对不比外面的那些小明星差多少。”

    领着李浮图朝五楼走去,仍然没有改口的黎堂还不忘借着机会向李浮图做着科普,语气不自觉间就洋溢出自豪。

    “其中有些出色的一晚身价甚至达到了六位数。”

    六位数,按照如今的明星陪酒价单,虽然比不上一线,但和某些二线女明星的出场价可以说相差无几了。

    李浮图啧啧称奇,摇头叹道:“你们这里的小姐,还真是活的比一些明星还有底气啊。”

    “哈哈,那可不是。”

    黎堂笑出了声,随即收敛了下神色:“当然,李少放心,您是老板的贵客,我肯定不会拿那些久经沙场的姑娘来招待你。”

    他神秘兮兮的看了李浮图一眼,压低声音道:“李少,今晚给你安排的这个姑娘可是名副其实的高材生,现在还在读大学,并且最关键的是她还是个处女。”

    “大学生?”

    李浮图这下子当真有些意外,莫非现在这世道真的已经堕落到如此地步了?

    并没有因黎堂所说的处女而表现出心动,相反,李浮图皱眉看了黎堂一眼。

    察言观色是一把好手的黎堂立即就猜到了李浮图的想法,当即解释道:“李少别误会,我们皇朝从来不干逼良为娼的事情,来这里的小姐都是自愿的,这点李少大可以放心,那个女学生据说是家里出了困难极度缺钱,所以才选择了这条路。”

    听完了黎堂的解释,李浮图点了点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厢情愿或者说各取所需的事,他自然不会再多说些什么,只是内心难免有些感慨。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个世界上钱对于有些人而言只是一堆数字,而有些人为了钱却不得不出卖身体,出卖良知。

    “你们出了多少钱?”

    李浮图轻声问了句。

    黎堂闻言怔了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回答道:“五十万。”

    五十万出卖自己的初夜。虽然看起来有些肮脏,但说句实在话,这世界上绝大多数女人的初夜是卖不出五十万的,由此可见这个女学生的姿色绝对不低,至少在皇朝看来值这个价。

    李浮图无声点头,不禁对这个貌似身世坎坷的女学生产生了一丝好奇。

    不知不觉间,两人来到五楼的一间房门前,黎堂交给李浮图一张房卡,笑道:“李少,到地方了,我就不进去了,您自便。”

    李浮图含笑点头,“谢谢。”

    目送黎堂消失在楼道,李浮图在门口站了会,然后刷卡进门,神情平静,看不出任何紧张,像个经验老道的惯犯。

    诚如黎堂之前所言,这件客房的装修和大厅一样,把气派奢华展现到极致,有单独的客厅和卧室,复古格调的墙纸,柔软的地毯,头顶的水晶吊灯散发出迷离的灯光把整个客房渲染的美轮美奂,李浮图在客厅里看了圈,没发现人,于是朝卧室走去。

    应该是提前收到了通知,黎堂嘴里所说的那个女大学生此刻就坐在卧室的大床边,背对着李浮图,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明显刚洗过澡,身上也只穿着件白色浴袍。

    或许是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动静,当李浮图走进卧室的时候,她的身子颤抖了一下,虽然轻微,但李浮图看得很明显。

    果然是个雏啊。

    李浮图暗自叹息一声,并没有急不可耐的扑上去,站在床的另一边与女孩保持着一个常人心理上的安全距离,轻轻开口道:“你好。”

    估计没有比他还要斯文有礼的嫖客了。

    “你、你好。”

    虽然是第一次没有任何经验,但女孩应该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有些违背了这个行当的‘职业素养’,难掩紧张的回答了句,随即有些慌忙忐忑的站了起来。

    听到女孩的声音,李浮图情不自禁微微皱眉。

    怎么觉得有点耳熟?

    当女孩咬着唇仿佛认命一般转过身的时候,看着那张不染一点风尘气息的干净俏脸,李浮图神情一僵,顿时愣在了原地。

    怎么是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