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皇朝
    “多谢燕哥出手相助。”

    坐进在东海市独一无二的宾利内,安然无恙从城南分局走出来的李浮图朝燕东来道谢。

    “李老弟,你这么说就太过见外了。”

    燕东来眼神似若不满,“以我们两之间的关系,我帮你是天经地义,以后我要是落难,李老弟你难道会袖手旁观不成?”

    “当然不会。”

    李浮图笑着摇摇头。

    “这不就对了嘛。”

    燕东来笑道:“我已经在皇朝准备了宴席,给李老弟去去里面的晦气,还希望李老弟赏脸。”

    李浮图自然不会不给这个面子,点头笑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燕东来吩咐司机开车,同时提醒了一句:“我听孙青说,沐小姐她们很关心你,你最好先打个电话回去报个平安。”

    李浮图点点头,掏出手机。

    豪华车队在路人羡慕敬畏的目送下,缓缓驶离城南分局门口。

    ……

    迎宾路。

    皇朝会所。

    虽然面积不如战国那般惊人,但光凭门口停靠着的各色豪车,以及这个会所霸气的招牌,李浮图也猜得到这家会所肯定非同一般。

    “李老弟你来东海没多久,恐怕对这家会所并不熟悉,这算是老哥拿出手的产业之一。男人奋斗一辈子不外乎就是为了两个字,一个财,一个色。在这里,男人的**可以最大限度的得到满足。这里有可以一朝暴富的赌场,也有让人乐不思蜀的美女佳人,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只要你有钱,在这里可以享受到上帝般的生活。”

    说起这家皇朝,就算燕东来脸色还算平静,但是语气里还是难以掩饰的透出一股得意。

    手下都留在外面,燕东来只带着李浮图走进皇朝,从外面非富即贵的豪车档次,就看得出这家会所的消费水平,可当走进大堂,里面满眼璀璨金碧辉煌的奢华布置还是让李浮图小小惊讶了一把。

    空气中弥漫着馥郁撩人的幽香,头顶硕大的意大利水晶垂花吊灯投射出如梦似幻的光泽,西装革履挥金如土的成功人士和衣着清凉巧笑倩兮的妙龄女郎随处可见,八根白玉石柱上雕蜿蜒龙纹支撑起整个大堂,龙眼处不知镶嵌了什么宝石,在灯光的投射下熠熠生辉。

    没有最奢华,只有更奢华。

    来到这里,就仿佛来到了古代宫廷,难怪敢以皇朝命名。

    “是不是觉得有种暴户气质?但现在的有钱人都吃这套。”

    燕东来笑道,并不为李浮图的惊讶而有任何意外。每一个第一次来这里的人,都会被这里的奢华所震撼,李浮图的表现还算好的,有个内陆一带的富二代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那表现完全就像是下里巴人,还凑到那白玉龙柱的跟前,眼巴巴的盯着龙眼的夜明珠用手去抠看是不是真的。

    “燕老哥这场子是你一个人的?”

    李浮图有些好奇问道,他很清楚,单就这么一个场子,不提上下打点的疏通费,单就造价,只怕也是常人不敢想象的天文数字。莫非现在龙国的江湖大佬,都实力雄厚到如此地步了?

    “你老弟,你可别误会,我只不过是负责打理而已,要真是我的那就好喽。”

    燕东来摇头一笑,没有多作解释。这个时候,一个经理模样打扮的人恭敬的急步走了过来,站在燕东来面前一本正经的躬了身,叫了声老板。

    燕东来淡淡点了点头,指着李浮图,“介绍一下,这是我新结交的兄弟,李浮图,你叫李少就行,他以后要是来这,不用我多说,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安排吧?”

    这家皇朝的大堂经理恭敬的点了点头,冲李浮图热情一笑,手动了动,似乎是想同李浮图握手,但犹豫了下,终究是没敢对老板叫兄弟的伸出手,微微弓着身子,客气道:“李少,我叫黎堂,承蒙老板看重,在这里混口饭吃,您既然是老板的兄弟,那就是我们皇朝最顶级的贵宾,您以后要是有兴趣,只要提前打个招呼,我保管给您安排得妥妥当当包您满意。”

    虽然对方表现得毕恭毕敬,但李浮图不可能真去摆什么高人一等的架子,也没拒绝对方的好意,笑着道了句谢。

    燕东来满意的点点头,“小黎,你马上去给李老弟办个钻石会员,把卡交给他,我已经订了房间和李老弟喝喝酒,不要让任何人打扰,待会有什么安排会再通知你。”

    黎堂二话不说,低头应是,深深看了眼李浮图,随即立马领命而去。

    像皇朝这样定位高端的会所,不是什么三教九流都可以进来的,实行严格的会员制,除了老会员引领外,不接受单独上门的新顾客。

    抛开消费,单就进入这家会所的门槛就得交五十万元的会员费,其中还分为普通会员和钻石会员。

    想得到一张皇朝的钻石卡,那可不是单单钱能办的事了。还要从身份地位家世综合层面考虑。整个东海目前钻石卡满打满算出去不过三十多张,可想而知这张卡的分量。可以说每一个皇朝钻石卡的持卡人都是在东海乃至整个龙国有头有脸的峥嵘人物。

    给这么年轻的男人的送钻石卡,至少在黎堂的认知里这还是头一遭。

    但能够在皇朝这样的场所工作,黎堂很清楚什么事该闷在心里,即使心中疑惑不解,但却一字不提,很快就办好了卡,来到三楼包厢恭恭敬敬的亲手交到了李浮图手中。

    钻石卡可不仅仅只是个名头,说是钻石,他妈旳卡面上是真镶了钻石的。

    李浮图接过卡,他虽然不太清楚这张卡究竟有多大的意义,但莫名有些好笑的想到,要是有朝一日混不下去了,把这卡卖了也能够活一阵子了。

    “好了,你先下去吧。”

    燕东来摆摆手,挥退黎堂。拿起桌上的一瓶人头马路易十三,给自己和李浮图分别倒了杯。

    “第一次同李老弟喝酒,我先干为敬。”

    燕东来率先举杯,朝李浮图扬了扬,然后豪迈的仰头一饮而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