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为人民服务
    审讯进入了僵局,李浮图油盐不进,怎么也不愿意承认犯罪的事实,罗伊人也拿他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把他关起来。”

    罗伊人站起身来道,不打算再白费唇舌,这个关可不是普通的暂时羁押,关个二十四小时就可以出去,要知道李浮图目前是重大嫌疑人,既然不肯承认,那就只能走司法程序了。

    就在这个时候,审讯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推开,城南分局的一把手局长罗涛快步走了进来。

    “罗局……”

    见父亲这个时候出现,罗伊人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

    罗涛摆摆手,没有和自己女儿解释,直接看向李浮图,笑容客气的道:“李先生是吧,关于今天下午的案子我们目前已经调查清楚,和李先生没有任何关系,一场误会而已,耽误你这么久实在是不好意思……”

    一场本可能演化为一场灭顶灾祸的大难,就在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误会下消弭于无形。难怪无数人一辈子都为了财富权势而奋力攀爬,不是他们太肤浅,的确是财势的魅力让人难以抵挡。

    “这不可能!”

    罗伊人瞪大了眼,满脸难以置信。

    罗涛看了自己女儿一眼,他这宝贝闺女哪里都好,就是有一点,太过天真了,要不是罗伊人坚持,当初罗涛真不愿意她来当警察。

    “案情已经调查清楚,李先生的车是被人偷了,肇事者不是他,目前那人已经投案自首,汪阳的死他包养的那个女学生才是最大嫌疑人,再把对方抓捕归案前,我们不能盲目判定其他人有罪。”

    “可是有监控显示他在汪阳死亡前后的关键时间在富贵园出现过,难道这都是巧合?!”

    罗伊人指着李浮图,据理力争。

    要是一般警员敢和一局之长这么说话,多半可以收拾东西回家了。

    “监控?”

    罗涛神情平淡道:“哪来的监控?富贵园里面的监控系统前天已经坏了,目前正在维修之中。”

    罗伊人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她抓捕李浮图之前明明还看过那段监控,怎么可能突然就变成坏的了?

    很显然,父亲这是在为李浮图脱罪,甚至不吝于把主要证据监控录像都给销毁。

    “为什么……”

    罗伊人喃喃道,神色变得恍惚。

    吕帆眼观鼻鼻观心,不去深想也不发表任何意见,虽然他早就知道这个年轻人不是一般人,但他仍然很好奇对方究竟是什么身份才能让局长不惜得罪汪阳也要如此公然的帮他。

    李浮图挑了挑眉,虽然有些疑惑罗涛为何会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但也很上道的没有刨根究底,站起身友好同罗涛握了握手,笑道:“多谢罗局还我清白。”

    罗涛哈哈一笑,亲切的拍了拍李浮图的肩膀,“应该的,这本来就是我们当警察的职责所在嘛。”

    那副笑态可掬的模样,的确像极了明察秋毫爱民如子的好官。

    李浮图松开手,脸上同样挂着公式化的笑容。“不知道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罗涛当即点头,朝审讯室门外扬了扬手道:“当然,我来送李先生出去。”

    这幅警民一家亲的正能量场景,落在罗伊人眼里,却是一出充满讽刺的黑色幽默。

    罗涛给足了李浮图面子,放下了一局之长的架子亲自把李浮图送到门口。

    东海市城南分局大门上方,警徽闪耀。

    当来到门口时,罗涛不经意看了看外面,情不自禁顿了顿脚步。

    此时此刻,城南分局门口,满满当当停满了车,一辆五个九车牌的宾利打头,四辆奔驰s系紧随其后,其余尽是黑色奥迪,几乎把门口的这条街道给堵满。

    他们就静静的停在那里,无声无息,却气焰惊人。

    路过的人指指点点,神色间充满了对权势的敬畏。

    罗涛愣了一下,随即眯了眯眼,终于恍然。

    跟在父亲后面的罗伊人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震撼场景,她脑子里第一时间浮现的便是李浮图刚才在审讯室吊儿郎当说出来的一句话。

    我也是有背景的人啊。

    可是难道这些就是能够践踏正义的资本吗?

    盯着和自己父亲并肩而立的年轻男人,罗伊人紧紧咬着唇瓣,内心不甘,但同样也有种无力感,这是她第一次如此直观的感受到这个社会真正的规则。

    “想不到李先生和燕先生居然是朋友,真是失敬啊。”

    罗涛自然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豪华车队的来头,看向李浮图时,脸上笑容不禁又客气了几分。

    燕东来公然摆出这么大阵仗来迎接这个年轻人,足以说明其地位了。

    见到门口的这一幕,李浮图也难免有些意外,随即一切都明白过来。他和燕东来真算起来非亲非故,可燕东来这段时间对他可谓是无话可说,哪怕李浮图一时间都难免有些感动。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在他杀了汪阳后,燕东来如此大张旗鼓的迎接他,无异于是在向整个东海宣扬一种态度了。

    见李浮图出现,豪华车队的车门纷纷打开,顿时下来几十号高大爷们,清一色的黑西装黑皮鞋,眼神冷峻,气场强大。

    “你们留在这里。”

    好歹这也是在警局门口,燕东来并没有太过过分,吩咐一句,然后一个人笑着朝李浮图走去。

    “李老弟,没受什么委屈吧?”

    李浮图摇摇头,回头饶有意味的看了罗伊人一眼。

    刚才在审讯室像头母暴龙一样的警花此刻眼神躲闪,甚至不敢和李浮图对视。

    多么天真可爱的一个女警察,现在因为自己的原因,也要开始被污染了吗?

    心里暗暗叹了口,李浮图莫名的有些遗憾。

    随着李浮图的目光,燕东来也朝罗伊人身上看了眼,看到那张俏丽脸蛋,眼神不禁一亮,不过笑了笑没有多说,扭头对罗涛伸出手:“罗局,麻烦了……”

    “燕先生客气了,为人民服务嘛。”

    罗涛用力的和燕东来握了握手,在头顶警徽的映衬下,他脸上洋溢的笑容是如此的灿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