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指鹿为马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这句话已经被喊了几千年,近乎家喻户晓,但恐怕人人心里都清楚,这只不过是一句冷笑话而已。

    不管是古代的封建王朝还是如今的现代化社会,始终都存在那么一群人高高在上,踩在律法无法企及的高度,关于这一点,本身作为权贵阶级的罗伊人不可能一点都不清楚,只不过她一直不愿意承认罢了。

    但此时此刻,李浮图的一句话如刀剑般直接刺进了她内心,把她不想要面对的事实毫无遮掩的**裸摆在了她的面前。

    民畏死,官不畏民死。

    不仅仅只是一个汪阳,在东海,乃至其他地区,还有无数的不法之徒,他们之所以能够超然法外的幕后,完全可以看到一些‘人民公仆’笑眯眯为他们争风挡雨的身影。

    审讯室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空气缺乏流通,气氛更显凝固。

    一直气势彪悍表现得咄咄逼人的罗伊人此刻竟有些失魂落魄。李浮图的话不仅揭穿了某种现实,更是残忍的动摇到了她一直以来的信念与信仰。

    吕帆眼神复杂,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当初刚从警校毕业的时候,和此时的罗伊人一样,他也是满腔正义,踌躇满志,雄心勃勃打算大展拳脚,除暴安良惩恶扬善,捍卫律法森严,但是这二十年一路走过来,他早就被磨平了棱角,不知不觉间早已把当初的抱负抛在了脑后,逐渐与世界同流合污。

    可看到此时的罗伊人,吕帆仿佛又看到了当初的自己。

    “小罗,改变世界太难,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坚持自我,不要被世界改变。”

    吕帆轻声道,语气里带着一丝莫名的遗憾。

    罗伊人瞳孔动了下,强自回神,当再次看向李浮图时,她的眼神不再像之前那么凌厉尖锐。

    “我承认,你说的对,或许还有很多不法之徒在逍遥法外,但我能力有限,管不了那么多,我能做的,就只有力所能及的事,比如说……将你法办。”

    李浮图不惊不慌,靠在略显冰凉的铁椅,淡淡一笑。

    罗伊人眯了眯眼,“你莫非就真的一点不怕?”

    “怕?”

    李浮图摊了摊手,笑着反问:“我有什么好怕的?”

    “你不怕你这次进来后,就再也出不去了?”

    罗伊人这并不是危言耸听,如果罪名落实,即使往轻里说,一个无期也跑不了,而且想想死的可是汪阳,他背后可是永兴的二号人物汪登峰,自己唯一的孙子被人害死,他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即使这个男人能逃过死刑,等进了暗无天日的监狱里,汪登峰想要在里面纠集几个亡命之徒弄死个人还不跟玩一样?

    罗伊人相信这个男人不是个傻子,这些道理他心里也应该也很清楚。只是这个男人到现在仍然若无其事,甚至还有心情玩笑道:“怕、怕有用吗?难道我承认害怕,罗警官就能放我出去?”

    罗伊人面无表情保持沉默。

    “罗警官,你仔细看看我。”

    李浮图突然把椅子往前挪了挪,双肘靠在桌面上,一脸认真的盯着罗伊人:“你看到了什么?”

    不仅罗伊人,就连吕帆都有些纳闷。

    果真在李浮图身上打量了一番,但罗伊人还是没发现什么值得奇怪东西。不过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确实拥有一副好皮囊。

    “你什么意思?”

    罗伊人柳眉微蹙。

    “你看看我这一身名牌,难道就没看出一种叫‘身份’的东西?”

    李浮图一本正经,随即轻叹一声:“我也是有背景的人呐……”

    吕帆脸色抽搐,好不容易才把笑憋了回去。

    罗伊人一愣,随即眯起一双好看的眸子,神色再次变得不善起来。

    “你耍我?!”

    “别这么严肃,开个玩笑而已。”

    李浮图不以为意一笑。

    “我或许活有余罪,但汪阳的确死有余辜,罗警官难道不觉得汪阳死了对东海而言是一件好事吗?”

    罗伊人没有回答,紧紧盯着他道:“这么说来,你承认汪阳是你杀的了?”

    李浮图抬了抬眼,看了一眼罗伊人,不置可否,耸耸肩淡淡道:“这就需要交给你们警方去评判了。”

    说着,他朝罗伊人眨了眨眼,“我相信警方会还给我一个公道的。”

    与此同时。

    局长办公室。

    城南分局局长罗涛正在与上级通电话。

    “薛局,对,人已经抓到了,现在正在审讯。”

    能被罗涛恭敬的叫一声薛局,电话那头的人自然便是东海市市局局长薛平贵了。

    薛平贵嗯了一声,然后淡淡道:“老罗,这件案子你怎么看?”

    因为死的是汪阳,涉及永兴高层,这案子会惊动薛平贵罗涛并不觉得意外,只是从那平淡的语气里,他有点摸不准薛平贵的想法。

    现如今爬到这个位置,罗涛自然很清楚为官之道的要诀在哪里。做官,有没有能力倒在其次,最关键的是要学会揣摩上意,只要跟着上面人的想法走,就绝对不会有错。

    但现在罗涛摸不准薛平贵的心思,只能就事论事的谨慎道:“以目前掌握的证据,那个名叫李浮图的年轻人十有**就是凶手无疑了。”

    “是吗?”

    薛平贵平淡道:“可我怎么觉得汪阳死亡地点那栋房子的户主才是最大的嫌疑人?听说是汪阳包养的一个女学生,那女学生现在找到没?”

    罗涛眼神闪烁,但语气还是很恭敬:“还没,估计已经潜逃了,我已经发出了通缉令。”

    “这就是了,畏罪潜逃,她不是凶手谁是?”

    薛平贵淡淡一笑:“老罗,我们当警察的责任重大,得为老百姓负责,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啊。”

    “薛局说的是。”

    “嗯,对了,下午那个肇事的凯迪拉克是被人偷了,目前对方自知罪孽深重难逃法律制裁,已经投案自首以求宽大处理,那个名叫李浮图的年轻人是无辜的。”

    薛平贵把话都说到这份上,罗涛再无法领会对方的意思那他就可以卷铺盖回家了。

    “原来如此,要不是薛局提醒,差点冤枉了好人。”

    罗涛仿佛恍然大悟,随即沉声道:“我马上放人。”

    “老罗,好好干,我还指望着你以后能为我多分担一点担子呢。”

    听到这话,罗涛内心大喜,面上却诚惶诚恐道:“感谢薛局抬爱。”

    薛平贵笑了笑,没再多说,挂断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