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当务之急
    汪阳死了。

    在开车回家的路上,顾倾城都还有点难以接受这个消息。

    汪阳是什么人?

    因为性别的关系,在永兴,汪阳这个长老的孙子甚至比她这个大小姐还被看重,汪家一直有意想与她顾家联姻,社团上下也都乐见其成,甚至连爷爷都曾动摇过,要不是顾倾城深知汪阳品性卑劣不堪,誓死抗争,说不定汪阳早就成了她的未婚夫。

    哪怕说服了爷爷,但顾倾城知道,汪阳甚至汪家一直都没放弃过那方面的想法,所以顾倾城心里始终有种危机感,她真的很害怕哪天爷爷会突然答应她和汪阳的婚事。

    但现在,一直笼罩在她心头的阴云终于彻底消失了。

    汪阳死了,她担心的事情永远不会再发生。而这一切,她都得感谢某个现在恐怕正在面临审讯的男人。

    要不是因为自己,他根本不会和汪阳发生冲突,更加不会导致今天发生的一切,于情于理,顾倾城觉得自己必须要把他给救出来。

    回到家,顾倾城直接上了二楼来到书房,甚至都顾不上敲门,直接推门闯了进去。

    书房里人真不少,她见过的几个在社团里身兼要职的叔叔伯伯都在,看到这一幕,顾倾城不禁愣了一下。

    “好了,你们先回去吧。”

    顾擎苍挥了挥手,支退了这些忠于社团,更关键的是忠于他顾家的骨干。

    “大小姐。”

    这些江湖大佬转身面对顾倾城的时候纷纷打招呼,模样甚至比以往更加和蔼了几分。

    顾倾城挤出一抹微笑回应。

    等那些人都离开后,顾擎苍看着自己的孙女,并没有责怪她冒失闯进来的举动,慈祥笑道:“丫头,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学校上课吗?怎么跑回来了?”

    顾倾城没有立即回答,走过去把门重新关上,才转身眼神严肃的盯着顾擎苍:“爷爷,汪阳是不是死了?”

    顾擎苍微微皱了皱眉,笑容缓缓收敛。

    “谁告诉你的?”

    “您先别管我从哪知道的,您先告诉我,这消息究竟是不是真的?”

    在顾倾城一瞬不瞬的注视下,顾擎苍沉默了一会,终还是轻轻点了点头:“没错,汪阳的确死了,就在今天下午。”

    看着一脸恍惚的顾倾城,顾擎苍微微皱眉:“丫头,你不是一直都很讨厌汪阳吗?他死了你应该觉得高兴才对。”

    顾倾城苦笑一声,对自己爷爷的话不置可否。

    她确实讨厌汪阳,但也没恶毒到盼望人去死的地步。

    沉默半饷,她轻声道:“是李浮图杀的,对吗?”

    顾擎苍没有回答,再次问道:“你从哪知道的消息?”

    “我从我一个学妹那里听到消息,就是沈嫚妮的妹妹,苏媛,李浮图和她认识,她知道李浮图出事,所以来找我帮忙。”

    顾擎苍点点头。

    “那你知道李浮图现在住在沈嫚妮的家里吗?”

    听到爷爷的话,顾倾城不禁愣住了。

    “看来你并不知道这回事,那你现在明白了,还想救他吗?”

    对于爷爷能猜到自己回来的用意,顾倾城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救,为什么不救。”

    顾倾城此时无心去思考李浮图和沈嫚妮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看着自己的爷爷道:“这是我欠他的。”

    顾擎苍笑了笑:“丫头,你不欠任何人,又不是你让那个小子去杀的人,何来亏欠之说。”

    顾倾城摇头道:“如果不是我,他根本不会与汪阳起冲突,现在的一切也就根本无从发生,我不管他为什么会走这么极端的一步,但这件事发展到如今这种田地,我难辞其咎。”

    顾擎苍心里暗叹了口气,他自己一生染血,可生的儿子却满脑子光明正义,甚至无法接受他这个做父亲的是个江湖大佬的事实很早就离开了东海去做了个律师,现在这个孙女又如此善良,顾擎苍不知道自己该觉得庆幸还是该觉得悲哀。

    “你知不知道,爷爷要是帮他的话,会承受什么?再怎么说,汪阳也是你汪爷爷唯一的孙子。”

    顾倾城咬着唇,没有说话。

    顾擎苍平静的看着她:“给爷爷一个帮他的理由,别说你欠他的,他是个成年人,在做某些行为前,他应该很清楚可能会造成的后果。”

    顾倾城知道每当自己爷爷露出这幅神情,那就代表他开始认真了,不是她撒撒娇就可以让其点头的,可左思右想,顾倾城都没能想到一个可以让爷爷不惜冒着社团分裂的风险也要营救李浮图的理由。

    看着默不吭声,眼神却充满倔强的顾倾城,顾擎苍突然笑了笑。

    “丫头,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小子?”

    顾倾城一愣,下意识摇头,可眼神却逐渐开始变得有些迷茫。

    自己和那个家伙认识不到一周,面都没见过几次,自己怎么可能会喜欢他?

    可是为什么听到他出事,自己心里会前所未有的紧张?

    见顾倾城半饷给不出一个准确答案,顾擎苍摇了摇头,轻叹道:“年轻的时候,人往往心动却不自知,爷爷承认那个小子很出色,相当出色,但是他却不是一个好的恋爱对象啊。”

    “我没有……”

    见爷爷越说越离谱,顾倾城不得不出声辩解,可低弱的语气怎么听怎么有种底气不足的味道。

    顾擎苍笑着看了她一眼,没再继续说下去,站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淡淡道:“其实这件事你不用太过担心。”

    顾倾城目露不解,看着爷爷的背影,静待下文。

    “放心吧,即使不用爷爷出手,那小子也不会有事,他比你想象中的要厉害许多,你认为他会为了一个汪阳而把自己搭进去吗?”

    “可是……”

    顾倾城仍然无法放心。

    “燕东来你应该知道吧?现在整个东海恐怕都知道那小子和他是兄弟,他会全力把那小子救出来,如果燕东来都没办法的话,就算爷爷出手也是一样。”

    顾擎苍回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顾倾城一眼,“丫头,你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去担心别人,而是整理好自己的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